rf2p2熱門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九百七十六章 不當人子 (更新完畢)看書-mqnfc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你回魔都了?”
“是,黄老师,我回来有一个多星期了。”
“啧啧,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不跟我说一声,也不露面,还是别人说你回来了我才知道,向南啊,亏我还留着一件纺织品文物,说是等着你回来再修复,好让你观摩一下修复过程呢,看来你是不打算好好学纺织品文物修复了啊!”
没错,这位大佬不是别人,正是魔都历史博物馆纺织品文物修复专家黄云轩。
此刻他正生气着呢。
向南这个学生,之前说要去巴里斯出差,结果回来了也不来找他,连电话都不打一个,换了你你也生气。
这是不打算好好学习了?还是打算换一个老师了?
想想就生气!
“……”
幸好是在电话里,要不然向南非得尴尬得钻进墙缝里去。
他在心里狂喊:
“黄老师啊,我是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再去找你的啊,不是把你给忘了啊!”
然并卵。
这话说出来也没人信啊,没时间过去,总不会连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没有吧?
所以,向南聪明地没有辩解,因为这事实在说不过去。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黄老师,您别生气,是我不对,您现在在博物馆吗?我现在就过去!”
“我可没空接待你……”
黄云轩说了一半,电话就断了,他愣了一下,忍不住骂了一句,“这混小子,还敢挂我电话?”
可惜,这句话向南听不见,听见了他也得挂,要不然还怎么厚着脸皮跑过去把他给哄开心了?
飞快地将修复室收拾了一下,向南拎起背包,给前台的小姑娘焦佳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有人找我就打我电话”,然后就坐着电梯下楼了。
一路紧赶慢赶,向南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魔都历史博物馆。
如今已经是九月下旬了,距离华夏丝绸博物馆和魔都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的丝绸文物展览会已经没几天了,修复中心此刻的氛围很轻松,因为该修复保养的展品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全部修复完成了,现在这会儿正是“大战”之后的调整时间,没了压力,当然要轻松许多。
向南一路走去,路上碰到的修复师都是眼睛一亮,然后忙不迭地跟他打招呼,他也是客气地点头微笑,迅速走了过去。
来到黄云轩办公室门口,向南正要走进去,从里面忽然走出来一个人,差点撞在了一起,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三师兄”李明宇。
李明宇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看清是向南后,一把将向南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向南,你惹老师生气了?”
“怎么了?”
向南假装不知道,一脸迷糊地看着他。
“不是你?”
李明宇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向南,抬手挠了挠头,有些郁闷地说道,
“我修复一件清代的纳纱绣缀大雁方补,结果有些地方没处理好,被老师骂了一顿。”
向南:“……”
你自己做事没做好被骂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怎么会想到是我惹老师生气了?
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向南正想着,李明宇又对他说道:
“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正在气头上,你要进去的话,还是小心一点,不然又你受的。”
这可是肺腑之言,向南连忙向这便宜师兄道谢,等李明宇转身回修复室以后,他看着办公室的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让自己把黄老师给忘到一边去了呢?
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
办公室里,黄云轩坐在茶艺桌后面,正“咕噜咕噜”地烧着水呢,不过他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黑沉沉的,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一个样。
向南往里面瞄了一眼,伸手在半开着的办公室门上轻轻敲了敲,笑着喊了一声:
“黄老师!”
黄云轩抬眼瞥了一眼向南,轻“哼”了一声,说道,“来了?坐吧!”
向南一听,连忙走进去在茶艺桌对面坐了下来,这时候水正好烧开了,冒出一阵水汽,向南赶紧伸手提了起来,笑着说道:
“黄老师,你歇着,我来烧水!”
黄云轩也不说话,不过脸上倒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气消了一些。
向南也不说话,闷着头烫茶壶,煮茶盏,然后将茶叶放入茶壶,用热水洗了一遍,这才再次倒入热水泡茶。
等茶叶泡了一小会儿,他又将茶水倒入放了茶漏的公道杯,然后才拿了两个茶盏,在黄云轩和自己前面各放了一个,将公道杯中的茶水倒进了茶盏里。
做完这些之后,向南才一抬手,笑着对黄云轩说道:
“黄老师,请喝茶!”
黄云轩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伸出两根手指将茶盏捏起来,将茶水一饮而尽,一脸享受的样子咂了咂嘴。
向南一看,连忙又给他添了茶。
黄云轩这回连看也不看他,又端起来一饮而尽。
向南又给添上。
这么来回了好多次,黄云轩一个人差不多喝完了一泡茶。
向南还准备再泡一壶时,黄云轩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不用泡了,我都喝一肚子茶了。”
向南听他这么一说,“嘿嘿”一笑,将水壶放了下来,不再泡茶了。
他一来就这么殷勤地烧水泡茶,不就是为了让黄老师消消气的嘛,如今一泡茶喝下去,黄老师肚子里有再大的火气,也都给浇灭了吧?
“说说吧,这段时间都在忙些什么?”
黄云轩瞥了向南一眼,虽然心里不怎么生气了,但他还是有点介怀的,回来这么长时间都不告诉自己一声,这哪像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事?
这简直就是不当人子嘛!
“黄老师,确实是我不对,我应该早一点跟您说一声的。”
向南态度很诚恳,总之不管怎么样,自己先承认错误,再道个歉,然后解释一下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黄老师见自己这么诚心诚意地认错道歉,总不会还生自己的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