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mpo小說 DC裏的天罡地煞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六章 情感光譜(二合一)閲讀-n3gvz

DC裏的天罡地煞
小說推薦DC裏的天罡地煞
龙虎玉如意明明不大,仅仅半亩方圆,这样的面积对于视察怪来说,也就是一个鳞片大小,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鳞片大小的东西,敲击在视差怪的头上,当场竟然就将整个视差怪给敲散。
凌乱的能量如同云雾一般,从视差怪的身上冲出,扩散出去,瞬间弥漫了整个小型星系。
“你毁了黄灯的能源!这是黄灯的根本啊!”塞尼斯托哀嚎一声,看着身边弥漫的黄色烟雾,心中悲痛不已。
他知道,没有了视察怪,黄灯灯戒将会失去最主要的中央能量的来源,仅仅凭借着他们储存的能量,将用不了多久就会枯竭,那个时候黄灯还没有崛起,就会直接衰落,再也没有了对抗绿灯军团的本钱。
这是塞尼斯托无论如何都忍受的不了的。
“是我毁了黄灯能源?塞尼斯托,你可真会说笑话,是谁将视察怪放出来的,又是谁来找我想要夺取戒指的!你做了这些事,就要有这个觉悟!”毁灭日一边说着,一边召唤出黄灯灯炉,直接放开了所有限制,让它全力吸收这些散溢的视察怪的能量。
就这,毁灭日犹觉得不够,随即他动手,调动法力不断的将各种能量聚集过来,成为黄灯灯炉的储备能源。
正要出言反驳的塞尼斯托猛然觉得眼前一空,半个星球的能量就已经被毁灭日的灯炉吸收一空。这让他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赛尼斯托这下子顾不得说什么,径直也召唤出来自己的灯炉疯狂的吸收着这些能量。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多的黄灯能源在什么地方,那就是黄灯的总能源,以及视察怪本身了!
现在这些能量如果多吸收一点,那么自己的能量将会变的多一点,如果能全部吸收,那么自己手里的就会是黄灯的总能源了!
想到这,塞尼斯托顿时没有了说话的时间,将手里的黄灯灯炉变大,向着宇宙里快速的飞去,一边飞,一边快速的吸收着能量。
他的身后所过之处,一片漆黑!
毁灭日也不甘示弱,向着他相反的方向飞去,两个人都带着黄灯戒指,速度快的简直不可思议,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一个小型星系之间的能量就已经被两个人吸收一空。
而这个时候,塞尼斯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两个影子都找不到了。
“切,胆小鬼,真的以为我会杀了你吗?”毁灭日嗤笑。
说实话,这次毁灭日从视察怪身上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过了,身体的强度增加,力量增长这都不算什么,最让他受益匪浅的是他掌握了一门大神通,三十六天罡之一的降龙伏虎。
仅仅是龙虎玉如意的轻轻一击,就可以直接将视察怪这个级别的敌人打散,这已经可以说的上是一种壮举了!
在他的记忆中,视差怪有被收服,有被驱逐,有被封印过,但是就没有被打散过。这样的力量可以说是他目前最强的攻击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身体攻击!
而且对于他来说,还有一样好处,那就是一半视察怪的能量,只要有了黄灯的能量给他充能,他就可以重复刚才的壮举,而不担心自己的力量被消耗一空。
这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放我出去!小子,我们还可以再来!”就这这个时候,黄灯灯炉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声音,让黄灯灯炉在半空中不断的摇晃!
毁灭日举着黄灯灯炉一看,那些被吸收能量这个时候竟然又重新聚集起来,成为了一只小号的视察怪!
“你竟然没死?”
“我是这个宇宙里所有生命中最根本的恐惧,只要有你生命存在,我就必然存在!我怎么死呢!”视察怪愤怒的吼道:“我劝你最好还是将我给放了,不然等我找到机会,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我会让你尝遍所有生命经历的恐惧!”
毁灭日笑了:“你这说的,我差点就信了。难道你不没看到你现在在我的灯炉里面吗?就这你还想跑?”
“在你的灯炉里面又怎么样?当初我还不是被封印在了绿灯灯炉的里面,结果还不是让我给跑出来了。你这个小灯炉又能怎么样呢?说不定过两年我就出来了!那个时候看你怎么死!”视察怪丝毫不以为意。
他这都被囚禁出经验来了。曾经他作为视察怪,在宇宙里遨游,然后被捕捉到绿灯灯炉里。即使这样,他也愣是给绿灯军团留下了的黄色缺陷。
然后他在被移交到黄灯军团手里,本来以为自己要被关押个上万年什么的,结果这才多久,就被放出来了。
现在被关押到这么一个小小的灯炉里,估计用不了两三天,他就可以直接飞出去,再次遨游宇宙了。
他对人类这种到处作死的本领非常有信心!
“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光是这一个小小的黄灯灯炉关押你确实有些危险,看来我应该给你在再加上一点东西才行。”毁灭日想到这,默默的沟通元神,然后他的指间一道道禁制缠绕,飞速的将整个黄灯灯炉密密麻麻的缠上了好几圈。
一层又一层的禁制宛如刚刚的雕刻出来的最精美的花纹,让原本看上去光溜溜的灯炉看上去华丽无比。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漂亮多了?我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有信心,你可以试试能不能逃出去?”
毁灭日打量着增加了禁制的灯炉,非常满意,这下子他就更不担心这玩意跑出来了。
“你就是困着我又能怎么样呢?你早晚会死的,而我是不死的!早晚我还是会逃走的。”视察怪简直想抽自己几巴掌,这下子他逃出去的日子就又变得漫长了起来。
“没事,只要你活着就好,对于我来说,你活着就是源源不断的黄灯能源。本来我还担心这些能量会被我耗光的,现在我是一点都不担心了。”毁灭日哈哈大笑着冲向了宇宙深处。
这个宇宙并不是太适合他,他的骨子里充满了暴虐,杀戮,无尽的毁灭。即使有着迈尔斯的元神坐镇,他依旧会倾向于毁灭所看到的一切,这是他的本性决定的。
所以,他会按照自己和本尊早就定好的计划,自己前去暗物质,甚至反物质宇宙,只有那里才是他的天堂,他才可以放飞本性,快速的变强,然后完成自己的任务!
毁灭日化作一道黄黑交织的光芒,快速的向着宇宙深处疾驰而去!
一颗无名的星球上,塞尼斯托靠在黄灯灯炉上休息着。说实话,他是被毁灭日给吓到了。什么样的力量可以一下子将视察怪给击散,这可是宇宙之中最强大的力量,甚至是最最让人恐惧的力量。
说这是恐惧本源都不为过,但是就是这样的力量,竟然被一个人瞬间击散。一种绝望侵蚀着他的内心,让他觉得自己恐怕再也无法掌握着完美的黄灯军团。
而且黄灯军团的尽头已经可以看得到了,那是等着所有黄灯都熄灭的尽头,黄灯军团还没来得及照亮宇宙,就要黯淡下去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感到恐惧了吗?”
塞尼斯托一惊,急忙转身看去,竟然在一人多高的黄灯灯炉里看到了一只正在游动着的视差怪!
“你没死?”塞尼斯托先是大惊,随后大喜:“哈哈哈哈哈,你没死,你没死……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身为恐惧本身的你怎么会死呢?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塞尼斯托又哭又笑,抱着黄灯灯炉猛亲!
“塞尼斯托,你能不要这么恶心吗?你的口水都滴到灯炉上了!”视察怪一脸懵逼的看着宛如犯了羊癫疯的塞尼斯托,你这家伙怎么回事,看到他不露出恐惧的神色也就算了,你这疯狂的表现是闹哪样?
难道我不是恐惧化身,而是疯癫化身?
视察怪有那么一瞬间在怀疑着自己。
大悲大喜之下,塞尼斯托花费了良久才终于平复了情绪,看着灯炉里的视察怪说道:“我明明已经看到你被打散,我绝对不会看错,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视察怪一脸的不爽,冷哼一声,道:“毁灭日的力量的确很强,非常强大。刚刚那一击,直接将我身上意识都给打散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我是谁,我是根植于整个宇宙中最根本的力量,我是恐惧的化身,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生命在恐惧,我就是不死的。我会在恐惧的能量中复活。”
塞尼斯托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自吹自擂:“等等?你是说你可以在所有的恐惧中复活?那我这里只有你一半的能量,意味着……”
“对,你想的没错,我被你们分开了!毁灭日的手里也有我,而且那也是我,我能感觉到他那边的能量更多!”视察怪幽幽道。
“我不关心这个,我的意思是你还有以前那么强大吗?你还能聚集这个世界上的恐惧能量,然后转化为黄灯能量吗?”塞尼斯托急忙问道。
“废话,我是这个世界上的恐惧化身,自然可以做到!不论我被分成多少份,吸收恐惧都是我的本能!”视察怪不屑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下子黄灯军团还算有救,还算有救!”塞尼斯托一脸的庆幸。
“我要打造更多的黄灯戒指,我要招募更多的军团成员,而且要尽快的形成战斗力,趁着这个家伙再次出事之前!”塞尼斯托抚摸着黄灯灯炉,心中暗暗的想道:“仅仅只有一只灯兽实在是太危险了。特别是视察怪这种随时都有可能出事的灯兽,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我不能将我自己权威完全的放在这个灯兽上!”
赛尼斯托明显感觉到了视差怪的靠谱,他的能量损失一半多,他的力量无论怎么吹嘘,必然都会损失一半多,这是由他的能量上限决定的,不论视察怪怎么吹嘘,这一点不会改变。
虽然现在的视察怪变得好控制了一些,但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他的敌人是绿灯剧团,他想要超越绿灯军团,比如不能就靠着这么一个半残的视察怪!
是的,现在视察怪已经在塞尼斯托的眼睛里变成了一个半残的家伙。
我应该去找找其余的灯戒了!塞尼斯托猛然想起了守护者们说的,这个世界上有着情感光谱,传说中有着其中不同的情感能量。
红色之愤怒
橙色之贪婪
黄色之恐惧
绿色之意志
蓝色之希望
青色之怜悯
紫色之情爱
而现在,他才仅仅得到了情感光谱之中的一种,如果他得到了这个世界上别的情感光谱的力量,那么他超越绿灯军团的梦想才会实现!
但是上哪里去找这些情感力量呢?塞尼斯托心中各种念头交织,最终将目光放在了灯炉上,出声问道:
“你知道情感光谱吗?”
“情感光谱?你竟然知道情感光谱,这怎么可能!情感光谱秘密一直被你们的守护者们牢牢的把守着,他们怎么会告诉你?”视察怪诧异不已。
别看视察怪本身在绿灯军团的待遇不怎么样,仅仅是一个囚犯,但是光凭借着他能在绿灯军团中留下黄色缺陷的能力,他对外界的感知就一点不弱。更何况守护者们从来没有把他们这些灯兽当成一个智慧生命来看待,所以谈论一些事情的时候,从来不会对他们进行遮掩。
这个家伙其实知道的东西非常多,只是不想搭理守护者那些家伙罢了。所以他也乐得去当个傻子!
塞尼斯托的眼前一亮:“我就知道,你肯定知道对不对,你们都是情感光谱上的力量,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力量,快告诉我,它们的灯兽都叫什么,都在哪里?”
“你想得到它们?”视察怪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然,不然我不会这么问。”塞尼斯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那我就告诉你吧,红灯灯兽血屠牛,橙灯灯兽贪欲蟒,绿灯灯兽离子鲨,蓝灯灯兽耀室凰,青灯灯兽改宗蛸,紫灯灯兽掠夺兽。加上我这个黄灯灯兽视差怪,我们才是这情感光谱的主宰。而你们不过是寄生在我们身上的寄生虫!”
“它们都在哪里?快告诉我!”塞尼斯托急不可耐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