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螢火-第一百一十二章 殺戮的落幕推薦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光耀扔掉手里握着的盾牌碎片,这已是自己的绝对防御第二次被攻破,但上一次被爆破和剃刀联手击碎盾牌并没有对光耀造成多少实质性的威胁,然而现在的状况,他竟感觉自己有些落入了下风。
自诩作为骑士的尊严不允许光耀落败,他重新摆好架势,没有了盾牌便也等同于放弃了防御,而耀骑士也将转变为全力攻击的形态。
陈凌风全身的兽血正在沸腾,原始的搏杀欲望刺激着他攻击的本能。
星痕闪烁着深黑的闪电,具象化的电芒让长刀又延展了数米。
两人同时握住各自的武器,朝着对方冲了过来。
“嘭”雷电的长刀与闪光的锤击,两人全然不再采取守势,疯狂的对攻。
鲜血不住从陈凌风身上的伤口喷出,光耀铠甲的碎片也在一片片的剥离身体。
心理罪
伤痕不断激发着他们攻击的欲望,两人像两台永不停歇的机器爆发着原始的野性轰鸣,这样激烈的厮杀,直到任意一方倒下才会停止。
武器交拼的间隙,光耀忽然扭转身体,双手握锤,挥击的力道突增了几倍,锤头击中星痕具象化的闪电刀刃,立时将其轰成碎片。
没有了距离的优势,陈凌风的攻击顿时被压制,身上的伤口在急速增加。他自动解除了握刀的手臂的异化,也像光耀一般双手握住刀柄。
“当”两人再一次全力的武器交拼,巨大的反震力道将长刀和钉头锤双双弹飞,两把武器飞落至两人身后的地面,但这一击仍然没有停止两人进攻的步伐。
“锵”陈凌风手臂再次异化,利爪从手指前端伸出,完全不给光耀喘息的机会。
这边,光耀也从手腕的铠甲处伸出钢爪,两人怒吼着挥动手臂,兽化的血肉之躯与闪光的纯白铠甲再次撞击在一起。
“嚓”光耀的钢爪洞穿了陈凌风的肩膀,而陈凌风异化的手臂也插进了光耀铠甲的缝隙中。
鲜血喷溅而出,陈凌风脸上却带着疯狂的笑意,身体上的创伤已然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他早已是精神凌驾于肉体的状态。
“噗”双方同时抽出插入对方身体的利爪,嘶吼着准备下一轮的进攻。
凌厉的破风之声划破天际,某种东西正急速的从竞技场上空坠落。
“轰”一把一人高的长刀直插进陈凌风和光耀之间的地面,将两人激烈的厮杀暂时阻隔。
刀鞘上满是繁复精美的纹饰,陈凌风定睛一看,竟是有几分熟悉的感觉,这把刀和空中监狱里时刃房间的一模一样,他记得那把刀名为樱斩。
两人隔着长刀对立而站,这时空中又传来了一阵环佩轻响之声,淡淡的幽香也自空气中散开,这股奇异的香气也些微平息了陈凌风身上兽化后狂暴的怒气。
一个穿着古典长袍的华服丽人从半空中缓缓飘落,双脚没有穿鞋,白皙的脚面和脚踝上的花环随着主人的降落,轻轻的没入地面的细沙里。
长发盘在脑后用一根金色的发簪固定住,耳朵上的吊坠随着身体的摆动发出清澈的声响,柳眉轻挑,杏眼里如同含着一湖春水,明眸流转间暗自生情。
来人长袖一挥,盖住自己的纤纤玉指,举手投足间的柔美风情,顿时将竞技场内你死我活的血腥杀戮之气吹散。
“你来做什么?”此刻光耀也恢复了理智,停止了攻击。
“测试的目的已经达到,教官不希望再做无谓的争斗,大个子,你的任务完成了。”时刃轻启朱唇,对着光耀微笑着说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知道规矩。”时刃不客气的打断了光耀的说话,光耀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虽然心有不甘,但教官的命令不可违背,悻悻的转身退出了竞技场。
“站住,不许逃,我要杀了你!”陈凌风见光耀转身离场,急忙重新凝聚起异化之力,朝他冲了过去。
“这场较量已经结束了,再斗下去对你没好处,你杀不了他,这场决斗也就算是平手吧。”时刃用长刀抵住陈凌风的胸口,让他停了下来。
“让开!”陈凌风怒视着时刃,双眼绿芒闪动,迸发出森寒杀气。
“呵,凭你现在受伤的身体可办不到,别急,想复仇的话后面有的是机会,我想我们下一次见面不会太久的。”时刃依旧是一脸柔美的笑意,手腕抖动,陈凌风只觉胸口传来一阵强烈的压迫,樱斩不曾出鞘便将他击飞出去。
陈凌风跪在地上,鲜血从嘴里不断喷出,正如时刃所说,先前与光耀放弃防御的厮杀已让他遍体鳞伤,纵使兽体细胞不断的愈合,但受创的部分短时间内也不能完全修复。
他一拳砸在地上,看着远处槐虎的尸体,眼里满是不甘和愤怒。
“不用这么难过,能够打成平手已经算是你的胜利了,作为回报,我就给你些额外的奖励吧。
关于你的朋友们,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他们被关押在中央实验室里,不过你不必太过担心,你有充足的时间找到进入那里的方法。
因为他们都非常安全,可以说是生龙活虎,我们只是关押监视,并不能对他们做些什么,毕竟那些家伙每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
所以,继续你在瑶光的生活吧。
好了,我也该走了,期待下一次的见面,最后,去迎接属于你的胜利吧。”时刃举起樱斩指向竞技场内的广播。
里面很快传来了杰克的声音。
“骑士竞技最后的冠军,属于历史悠久的卡尔德诺家族!让我们欢呼吧!”
全场的观众早已沉浸在刚才陈凌风和光耀的决斗中,听到广播里再次传出声音,才慢慢回过神来。
欢呼声重新响彻整个竞技场,陈凌风颓然的跪在地上,在胜利的呐喊中目送着时刃飘然远去的背影。
他的手臂慢慢恢复了人类的形状,眼中的绿芒也逐渐退去,这场惨胜或者形容为绝境的厮杀更为恰当,让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
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颗任人摆弄的棋子,在巨大的棋盘上朝着设定好的路线前进,由不得他的意愿,而是他不得不这样走下去。
时刃轻巧的离开竞技场,在经过贵宾席的包厢下面时,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里是梅莉亚坐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