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線上看-第一七六零章 各有後手閲讀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凌晨一点钟左右。
可可坐在电脑前,喝着咖啡,拨通了沈飞的电话:“喂?沈先生,您休息了吗?”
“哦,还没有,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沈飞没想到对方能这么晚给他打电话,表情有些古怪地回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刚才咱们聊完,我回来就给秦师长打了个电话。”可可直奔主题地说道:“我们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谈判内容,也商定好修改了几个条款,有部分的退让,所以我想约你们,后天晚上再谈一下。”
沈飞眨了眨眼睛:“晚上谈吗?”
“对,可能要晚上,因为这次谈判,八区那边也会有人过来。”可可点头应道。
爆笑小萌妃:王爷榻上来 关玺言
“八区的人也来参与谈判吗?”沈飞更加意外地问道。
“他们不参与谈判,只是旁听。”可可轻声回道:“他们大概下午四点多钟到,我需要和他们碰个面。”
“那定在晚上几点呢?”沈飞问。
“八点吧。”
“好,我可以跟建飞沟通一下,应该没多大问题。”沈飞又问:“您那边有部分退让,能透露一下具体细节吗?”
“是在盐岛内港的建造权上。”可可停顿一下回道:“具体有哪些细节,我们还是碰面再聊吧。”
“好吧,那就定在后天八点。”沈飞语气严肃地说道:“希望这次谈判,我们能有一些突破性的进展。”
“当然,我也希望能和平解决。”可可笑着回道:“呵呵,好,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后天见吧。”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沈飞坐在床上,眉头沉思许久后,立即又拨通了建飞的号码。
“喂,怎么了?”
“刚才于瑾年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回去之后,跟秦禹通了个电话,俩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盐岛内港的建造权上,有所退让。”沈飞面色凝重地叙述道:“你怎么看?”
“呵呵,”建飞笑了笑:“他们拖不起了呗。林城一个军,川府四个团,现在全部都往风暴中心靠拢了,每天额外产生的驻军费用就要多少钱啊?拖下去,也没啥更好的结果,那有所退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我总感觉没这么简单。”沈飞很多疑地说道:“哪儿都对,又好像哪儿不对。”
“筹码,节奏,全在我们手里,”建飞反问道:“那你说,他们能耍啥花样?”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沈飞摇了摇头:“我们这边条件提的苛刻,他们就采用军事手段施压。我们予以反击后,双方进入紧张期,他们又再次退让……面上看,确实没啥问题。”
“我觉得是你想太多。”建飞皱眉说道:“咱就记住一点,只要韩三千在咱们手里,我们控制住关键性股权,那他们就闹不起什么风浪。外围的军事变化,都是吓唬人的,我就觉得他们不敢打。”
“这样,你明天一早向上报告这个消息。”沈飞话语简短地说道:“如果后天谈判,他们真有所退让,那我们就顺着杆往下谈,继续压他们价码。如果后天谈不拢,那就不谈了,直接让你们二战区许系部队,搞一场小规模的军事摩擦,试试他们的态度。”
“这有点激进吧?”建飞停顿一下说道:“搞军事摩擦,万一搂不住火了怎么办?”
“道理是这样的,如果这次小规模的军事摩擦,都按不住双方,那就说明他们想打,你搞不搞事儿,这一仗也躲不过去。但如果他们这一次也退让了,那就说明,顾泰安心里是没有把握的,他不想打,那这样一来,谈判也提前结束了,对方很大可能会跟我们平分盐岛利益。”沈飞思路很清晰地回了一句。
建飞虽然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但也同样能听得进去正确的话,他思考了一下回道:“行,这个办法可以,我明天一早就跟上层报告。实在不行,就先偷偷围了川府一个团,看看他们是啥反应。”
“可以。”沈飞点头。
“好,那就这样。”
……
九江,川府代表团的住所内。
可可站在窗口,双眸看着沉睡的城市,灯火璀璨的街头,思考许久后,才拨通了蒋学的号码。
“喂?”
“……后天下午之前,船要进港。”可可直言说道:“人上去之后,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我已经安排好了。”蒋学点头。
“欧盟区那边的事情,你有把握一次性办好吗?”可可又问。
“我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吧。”蒋学底气很足地回道。
“好,那就这样。”
说完,可可挂断手机,怔怔地望着窗外,轻声呢喃道:“……妈妈,你要保佑我,后天一切顺利。”
……
两天后,下午三点多钟,南沪城内。
保林坐在一间饭店的包厢里,伸手将数个牛皮信封,交给了下面的兄弟。
“点都踩完了,剩下的信息、照片,都在里面。”保林低声说道:“五点后,我们一块干活。”
七八个沉默寡言的壮汉,都拿过信封,缓缓点了点头。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一个点响了,那所有点全炸,所以办事儿的时候一定要低调,尽最大可能不要弄出动静。。”保林眉头轻皱地嘱咐道:“实在不得已,也要速战速决,并且第一时间通知其他小组。”
蛇妃嫁到:逆天妖后要成魔 欧阳海
“明白!”
“明白!”
“……!”
众人点头。
“人到手后,单线联系我,我再告诉你们集合地点。”保林起身后,双手按着桌面,双眼如刀地说道:“额外说一句,从东家进入松江开始,我们这些人就没怎么干过活儿,白吃白拿这么多年,大家心里也是有数的。老话讲,万贯家财不养绿林响马,日落西山不遣堂内家将。这东家做到份了,我们就要还。此次事件,谁被抓了,那就是倒霉,没啥说的咱得认命。但要让我知道有谁被抓后,瞎几把咬,那对不起,我保林绝对让人杀他全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众人都懂规矩,纷纷点头。
无尽三千界
“对表。”保林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块调好的手表,放在了桌上。
……
下午四点半。
沈飞,建飞等代表团的人,已经坐在一块开会,商讨晚上谈判的事儿。
可可待在房间内,接起了电话。
离爱生花
“我这边开始了。”保林的声音响起。
“注意安全。”可可停顿一下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