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txt-第五章 治靈可造真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龙大匠听他如此说,想了想,摇头道:“安小郎可是曾做过东庭前任玄首的学生的,这些东西据传也是那位给的,那可是一位玄尊,如今地位怕是更高,安小郎若不愿将此拿出来,我们怕是难以让他拿出来。”
于大匠道:“方法有许多,这只看他自家是否愿意,有的事情并非是要用强项得来的,安氏老爷子我也是认识的,还有安小郎的老师郭樱郭大匠,那也是总院的大匠,我们可以找她说项。”
龙大匠道:“还没有结果么?”
于大匠道:“此事急不来,况且目前还有包括龙兄你在内的几个大匠未曾参与进来,若是能得有突破,那就不必要去做此事了。”
龙大匠点了点头,他往前走了两步,望向三个那神异生灵,只是他所身处的是一座高台,距离较远,目前已是到了边缘处,所以看个大概,细节看不太真切。
这时远处有声音传来道:“龙大匠若是就近看一下,那可下去看过。”
龙大匠转头望过去,才见远处台地之上,有一个向内凹陷的壁龛,一个望着有三十余岁的修道人正盘膝坐在那里,由于相隔较远,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那里还有人,不过对方声音却是清清楚楚传递到他耳中。
于大匠道:“这位是楚道修,此间所有修道人都是由他管束,楚道修自我等入驻这里后,就一直在这里,为了确保此间安稳,已经十多年没离开过了。”
龙大匠很是意外,他也是郑重对楚道人一礼。
楚道修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对这些古老的东西有兴趣罢了。”
官场铁律 平湖荡舟2276
龙大匠又看了看楚道修,不知道为什么,他觉这位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奇怪,与以前接触过的修道人似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他也没去深就,收拾好心思,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随后小心往三个神异生灵处去,尽管知道这些生灵不会醒过来,可他是仍能感觉到一股沉重压力落在身上、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变得急促了起来,只是短短百来步,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负重攀山一般,浑身大汗淋漓。
楚道人这时一挥袖,一枚丹丸飞来,并道:“龙大匠,服下去。”
龙大匠一把抓住,毫不迟疑吞服下去,待药力化开,果然感受心绪镇定了不少,定了定神,回身对着高台上方一礼,再是往前走近了一点。
到了大约还有三丈远的地方他停了下来,抬起头望去。站在这里,能够更清晰的感觉到这等生灵的巨大,还有自身的渺小。
那不仅仅是体型上的差距,更是生命层次上的表现。
虽然他平日也面对那些修道人,可是玄尊却从未接触,现在面对这等与玄尊可能居于同一层次的生灵,他有一种似尘埃面对天地的错觉。
他努力呼吸了下,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起来。这些鼍人身上的鳞片和石墙完美融合成了一体,像是天生就是在上面雕凿出来的。
并且可以看到,上面有什么破损和缺洞,身体也有很多残缺的地方,石墙上也有许多裂纹和剥落的缺口,像是遭受到了暴力的攻击。
于大匠这时来到了他身边,神情凝重道:“当初那个远古神明便是倒在了这堵石墙之前,其到来目的不明,但无疑对这些个神异生灵造成了一定破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完成此事,反还因此失去了所有生机。”
龙大匠道:“那个远古神明呢?
于大匠道:“已然拖回去了,不过其身躯如同朽木一般,除了庞大一点,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神异之处,现在也还是在探研之中。”
龙大匠仔细看了一会儿,心中仍是有不少想问的,当还想说什么时,于大匠抬手制止他,道:“出去说吧。”龙大匠意识到了什么,点了点头。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地面之上,并在一处视线交好的土丘之上站定,龙大匠道:“现在到哪一步了?”
于大匠道:“我们已从这三个鼍人身上提炼出了一种奇特的灵菌,并以此造出了二十五种造物生灵,这其中只十二种可以继续向上的潜力。
一纸妻约:首席的心尖宠
但是越向上数目越少,现在到了最后那一层关口之前,不出预料只剩下一种了,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闯过去。这里需要更多大匠一起探研了,龙兄,你我共事良久,我知道你在‘融寄’一道上颇有长才,希望你能帮到我们。”
龙大匠郑重点头,道:“龙某自会尽全力。”他又道:“于兄,这处地界发现了多久了?”
“大概有九十多年了。”于大匠叹道:“只是以前没有办法利用这一切,也只是干看着罢了,好在最近这几十年来,造物技艺得了长足进展,我们才又重新拾起了此事。”
春暖花开蝶自来 骄傲的孔雀
龙大匠想了想,道:“九十多年?那差不多浊潮兴起前后。”
于大匠道:“正是那个时候,或许也是浊潮的影响才显露出了这里。”
他这时道:“龙兄可知么,上面有一个假设,说每一次浊潮兴起,便是一次纪历轮转,便有一个注定的文明兴起,而原本的主宰必将衰灭。
而我们天夏却是打破了这个固束,但这个打破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或许一些古老的东西会因此而醒来,也或许有更多东西到来,试图把我们推到,以回到原先的轨迹上去。”
龙大匠沉声道:“之前那这一切并没有把我们天夏冲垮,在此之后天夏更不会因此而倒下!”
于大匠赞同道:“正是,过去那些魑魅魍魉,又岂配与我天夏并列?”
女皇三嫁 下
绝世高手调教大宋
他振声言道:“这般波澜壮阔的天地大潮之中,我天机造物一派也当成为天夏的一支可以推动大潮力量,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只是任由那些修道人去充当这天地的主角。”
龙大匠看着这广阔的天地,道:“是啊,正该如此。”
于大匠道:“自古以来,修道人只有少数人能成,如今把持着上层都是修道人,然而造物却可让天夏无数子民不经修炼就能触摸到上层,为了这一个梦想,哪怕为此付出再多,于某亦是愿意。”
龙大匠叹道:“我天夏与上宸天一战中,我造物一派的斗战飞舟和造物玄兵都是被拿了出来用的,只是并不是什么能够左右战局的东西,只是拿来当了辅助,”他叹道:“所以这还远远不够啊。”
于大匠道:“是的,那还不够,原本我们寄希望于造物甲士,只是如今还是欠缺太多,便是打造出来也无有合适之人去穿,这条路走了几十年也未曾走通,但是眼前这条路却是极可能走通的。”
这个神异生灵本来就是上层生灵,就是一个现成的模板,不懂的地方,他们照着描摹就是了。
而且关键是这东西是可以光明正大拿出来做钻研的,实在不成,还可以趁着上面正在支持造物扩展,向偏向于他们的一些上层修道人递申书,求请支持。
东庭府洲,伏州。
班岚从高台之上下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居处,并让弟子去把何礼寻来。
何礼很快到来,入内之后,躬身一礼,道:“先生,有什么吩咐么?”
虽然上宸天覆亡了,可是他们两人却是一条船上的人,再加上班岚本人的确很有能耐,所以他也是一直跟随着。
班岚道:“方才我被张守正唤去了。”
“张守正……”何礼开始有些不解,可待明白过来后,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之色,慌张无比道:“这,这,先,我……”
班岚看着他道:“其实我们早便暴露了。”
何礼勉强定神,颤声道:“那,那现在?”
班岚道:“现在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守正令我负责调查复神会。”
何礼听了这话,渐渐冷静下来,同时心思活络了起来,露出了喜色,他发现这却是一个机会啊。
对于复神会他们倒也是说得上了解的,作为上宸天的暗线,他们对于和天夏的作对的组织自也是设法详细了解过的。
他很快进入了状态,想了想,道:“先生,复神会三年前在崔玄正打击之下,已然没有踪影了。”
班岚却是肯定道:“他们一定还在,除非是放弃自身的理念。过去的东庭,复活一两个异神就能引发一场变乱,可自府洲扩张,张守正到来之后,这事情再也不可能发生了。
那时候他们心里就该清楚,要么就该撤走,要么就是对抗到底。一般人会选前者,但是任何组织都不会只有一种意见,我猜测,这应该是有顽固之人依旧奉行以往的策略,而另一派人则是隐伏起来,或许对此是乐见其成的,顺便还能清除异己。
崔玄正消灭的应该就是这些人。
所以此辈之所以销声匿迹,那是在内部退让,还有外部打击之下一起发生的。”
何礼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因为从他搜集的信息来看,这十来年中,复神会闹事的规模是越来越小,声势越来越弱,好像根本就没什么补充,极像班岚所言,他佩服道:“先生果真洞察入微。”
班岚道:“这只是一个可能罢了,假若是这样,那我们就是要把那个隐藏起来的复神会给找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