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六十四章 離京看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什么?!”楚宓羽听到外头传来的风言风语时,气得把桌子都拍碎了,“他们说宁王是逃兵?让他们都去晃晃自己的脑子,看看自己的脑子是进了多少的水!”
面对小殿下的盛怒,府中下人们如履薄冰。
他们也是知道的,他们的殿下和摄政王关系一向很好,如今外头却传出这些有损摄政**誉的谣言,殿下不可能不震怒。
“殿下,有道是三人成虎,这谣言若是不早日澄清,恐怕说着说着,那些人就当了真了。”
楚宓羽重重坐下来,他起伏的胸膛渐渐平缓下来,憋了一口气,许久之后才沉沉开口说:“你说的对,这事的确需要早日澄清……”
找寻女老尸 鲁班尺
但是他现下什么都不知道,连宁嵇玉怎么失踪的,现下又在哪里,甚至他还现在是否安全都不知道,又如何去澄清呢?
“你将消息放出去,就说宁王殿下是被重伤后失踪的,因为伤势太重所以无法及时返军,消息传的越广越好。”
起码能够混淆视听。
“是。”下人恭敬应声,退了出去。
楚宓羽复又坐下来,仍旧是愁眉不展,他无法改变百姓间的那些风言风语,更无法改变朝中众臣心底的迁移。
如果逃兵一事坐实了,恐怕宁嵇玉在朝中和百姓间的威望就要一落千丈了。
而此事……最得益的是谁呢?
.
穆府。
今日楚昭帝下了一道暗旨,无需宣读,然而穆显阳看完旨意后,脸色却微微有些变了。
楚昭帝暗示该让穆寻钏出来露面主持边关大局。
虽然此事对穆家来说利大于弊,但眼下穆寻钏心智刚硬,已不是他能拿捏的,若是让穆寻钏的声望再高些,恐怕要胜过他这个父亲,届时,穆寻钏就更不好管了。
但楚昭帝既然已经下了旨,穆显阳自然不能不遵守,他当日便将人放了出来,择日便要启程边关。
楚昭帝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楚临之战便只许胜不许败,穆寻钏的压力俨然也不会小。
“父亲。”
这段时间穆寻钏一直被关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虽然饭食上穆显阳没亏待过他,但长时间的不见光到底是让他看起来消瘦了几分。
穆显阳沉沉应了一声,“寻儿,之前父亲因为怕你再鲁莽行事,出于下策才先禁了你的足,你不会怪父亲吧?”
“父亲这么做自然有父亲的用意,孩儿不怪。”穆寻钏面上毫无波澜,他垂眸如是道。
“嗯,不怪为父就好,为父知道寻儿是为父的好孩子。”穆显阳继续说道:“明日你便要启程边关了,一切小心。至于你的母亲瑾瑜……你放心,再怎么样也是夫妻一场,为父会派人好生看着些的。”
穆寻钏不动声色的拒绝道:“父亲平日辛苦,此等小事孩儿已派人安排好了,不必劳烦父亲了。”
穆显阳听出他话中的排斥之意,神色有些不悦,但到底没有发作,他叹了口气,说:“行吧,你是个有主见的,为父就不多管了。”
“若无他事,孩儿便先回去了。”
穆显阳略显疲惫地捏着眉心摆了摆手,“去吧。”
穆寻钏利落地转身退了出去。
若是可以的话,穆寻钏倒真想将夏瑾瑜也一并带到边关,毕竟夏瑾瑜此前状态并不好,可他被关押的这几日,夏瑾瑜就好像在体恤着他一般,也没怎么吵怎么闹着要见他。
然后我们去哪 王泡小泡
想必他离开一段时间,应该是可以的,况且夏瑾瑜无法受这般的舟车劳顿,而那位神医公子也定不肯随他颠簸,将夏瑾瑜就在京城照顾是最为稳妥的方法了。
楚昭帝之所以会将他派去边关,是因为宁王出了变故,但之前的消息他已传给了苏清翎,难道是她没传出去?
可以肯定的是,宁王之事绝对与他的父亲穆显阳和楚昭帝有关。
楚昭帝早已忌惮宁嵇玉许久,趁着战乱便是解决这根心头刺的好时机,楚昭帝自然不会错过。
而穆显阳就是为了攀功博取楚昭帝的信任和重用罢了。
那么此时楚国的军营里一定有穆显阳安排的人,恐怕以后就会用来盯着他了。
将夏瑾瑜安排妥帖后,离行之前,穆寻钏还去见了苏清翎一面。
“穆少将军。”苏清翎款款欠身。
“公主不必多礼,此前还要谢谢公主替我传信,只是不知那信可曾传出去了?”
虽然这信并不是苏清翎亲自传出去的,但那蔺公子已替她将信送了出去,便算做是她传的吧。
“清翎不辱少将军的交代。”
“哦?”信传出去了?
穆寻钏愣了一下,“这倒奇怪了。”
如果宁王真的收到了提醒,应当会小心防备不会中招,这谜面宁王没道理猜不出来。
况且,就算宁王真的无法猜透,他那个妹妹的脑袋也不是摆设,这般浅显的答案,应该早就参出来了才对。
难道对宁王下人的手另有他人?
罢了,具体细节恐怕要等到了楚军才知道。
苏清翎留在楚国,相当于和国给楚国的半个质子,是万万不能离开京城的,穆寻钏虽然很感激她的相帮,但报答之时,也只能以后再说了。
两人告别之后,穆寻钏正式踏上前往边关之路。
.
“公主殿下呢?”
外头的侍女听见宁嵇玉问起温氿,心底都是有些惊讶。
这还是这位宁公子头一次主动提起她们公主,此前都是公主来打探宁公子的情况,连宁公子一天之中要做些什么都要了解的清清楚楚。
而宁公子向来是不冷不淡的,并不主动提起,也不推拒什么,好像这世上没有让他讨厌的,同样,也并没有让他喜欢的。
“公主殿下此时应当在荷花池吧,宁公子找公主殿下做什么?”
宁嵇玉并不答话,只道:“带我过去。”
侍女见宁嵇玉语气强硬,只好应声,“是。”
此时温氿正趴在池前给池中的红鲤鱼们喂食,鱼食撒下去,小红鱼们便一窝蜂地游了过来,红鱼色彩清亮好看,像水底流动的有色暗流,喂久了便有些得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