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口感更佳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来到屋外,一位中年女人正焦急的等待着,看到蓝医民出来,急忙道:“蓝医生,您快去看看吧,我家那口子…….”
“森大哥的情况严重了?”
蓝医民有些意外的问道。
“可不是,这会儿在屋子里光着身子,骂骂咧咧的。”
“我开的药吃了吗?”蓝医民问。
“吃过了,感觉比之前还严重了呢。”女人道。
“不应该啊。”
蓝医民皱了皱眉:“走吧,先去看看。”
蓝医民和女人走在前面,方寒和苏铁航也跟在后面。
女人家并不算远,当然,一个村的,也远不到什么地方去。
大概三分钟,进了一家院子,院子里的躺椅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光着膀子,一会儿躺下,一会儿坐着,看上去烦躁不安。
这个时候已经是五月份了,江州这边已经热起来了,可凹蓝村这边是山区,相对还是凉爽一些的,哪怕是江中市,男人光着身子,看上去却不觉得冷。
方寒几个人进门的时候,男人再次从躺椅上坐起来,端起边上一个大杯子,咕咚咕咚大口喝着水,一口气就喝了大半杯。
“森哥。”
蓝医民进了门,就急忙走上前,女人也急忙拿了凳子。
“医民啊。”
男人看上去有些昏昏沉沉的,招呼一声,又躺在了躺椅上,还时不时的摇摆一下胳膊,有些像是喝醉了酒的样子。
“这是大热之证啊。”
苏铁航开口道。
男人面色发红,又光着膀子,明显是燥热烦躁,表现完全是热证的表现。
说着话,苏铁航还把男人刚才喝水的杯子拿了起来,对方寒道:“冷水,应该是从冰箱里面冷过的。”
症状一派大热之像,又喜欢喝冷水,很显然是体内有热。
“我也认为是热证,开的正是清热去火的方子,怎么会没什么效果呢?”蓝医民道。
“方医生,您怎么看?”苏铁航看向方寒。
方寒没急着下结论,而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走上前伸手摸了脉。
“症状看上去是热证,而且各方面都符合热证的范畴,但是其脉浮大沉小,并不是单纯的热证,应该是阴证似阳的表现。”
摸了脉,方寒这才下了结论。
“阴证似阳?”
苏铁航也上去摸了脉,详细的感受了一下,点头道:“方医生您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蓝医民见状也上前摸了一下,之前他其实诊过脉了,只是患者各方面都是热证,他也就判断为热证,脉象这边他觉得应该是脉证相逆,也没多想,这会儿之前的方子没效果,再加上方寒的判断,他倒是有些犹豫了。
“方医生,既然您判断是阴证似阳,那还麻烦您开个方。”
蓝医民对方寒道。
“有纸笔吗?”方寒对问边上的女人。
冷皇的卧底皇后 颜倾城
“有,有!”
女人进了屋,急忙拿了纸笔出来,方寒提笔写了一个方子,然后递给蓝医民。
蓝医民接过药方看了一遍,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方医生,虽然您判断是阴证似阳,可患者一派热证的症状,您这个方子确实温热的药方,这要是判断错误,那可是火上浇油了。”
是的,之前方寒一席话,蓝医民确实听进去了不少。
可就水平而言,蓝医民其实并不是多么服气方寒的,特别是中医方面。
方寒懂的多,外科内科都懂,中西医皆通,名气也大,可蓝医民自问自己也不差。
方寒是从小学医,他也是,方寒又精通多方面,而他虽然也懂一些外科缝合,可那都是没办法学的,并不算多深,主要还是中医方面。
都是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都是从小学医,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谁还能比谁差多少?
而且蓝医民从小跟着蓝康平,很小的时候就走村川乡,大大小小的疑难病症,危重急症都见过不少。
要说见识和胆魄方面,阮云飞都是比不上蓝医民的。
年轻人,谁会轻易承认自己不如人?
而事实上,如果在不开挂的情况下,在年轻一辈中,阮云飞、晋博这些人也确实算是佼佼者了,也是这个年龄段能达到的一个极限了,哪怕有人天赋高,强一些,其实真不可能强出太多。
按照大多数人正常的想法,我和你差不多,你能比我强多少?
真要是庸才也就罢了,可阮云飞这些人哪个是庸才,蓝医民虽然只是高中文凭,可在中医方面,他还真不会轻易服气人。
其实这是正常心态和正常思维。
只可惜,这些天之骄子都遇到了挂逼,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开了挂的人生自然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
可这一点蓝医民不可能知道,既然不知道,自然也就有较劲的心思。
而且就事论事,如果方寒判断错误,这个方子用下去,后果确实是相当严重的,必然会导致患者病情加重。
“蓝医生之前开了清热去火的方子,不是没什么效果吗,既然没效果,那么岂不是说明前面判断有误,患者的症状非热既寒,非阳既阴,不会再有第三种情况了。”
方寒都有些不想解释,明白人怎么一会儿就糊涂了呢?
超凡勇士 兔纸的小堆堆
“我去抓药。”
蓝医民一愣,然后瞬间起身,急匆匆的走了。
丢人丢大了这是。
原本蓝医民确实是有些较劲,可方寒一句话,他就知道他犯了什么错误了。
他现在和方寒有分歧的其实就是热还是寒。
因而到了这一刻,患者的这个情况其实就是一个判断题,判断题只有两个答案,他之前开了药没效果,其实等于已经否定了一个错误答案了,那么剩下那个必然是正确的。
“还是方医生您厉害。”
看着蓝医民走远,苏铁航这才笑着道:“这头犟驴,可算是被您降服了。”
“其实人还是不错的。”
方寒倒是有些欣赏这个蓝医民了。
虽然方寒和蓝医民年龄差不多,可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打交道的都是一些专家主任,慢慢的方寒也不由自主的心态和角度各方面都有了变化。
所以在看待蓝医民的时候,方寒不由自主的就站在了领导看下属,前辈看晚辈的这么一个角度。
先婚后爱:老公太霸道
来之前,方寒也猜测过蓝医民的为人,比他想象的好得多,最起码是听的进去道理的,真要是那种听不懂好歹,一根筋的,方寒也懒的多说。
医疗小组现在人是不够,可也不是离了谁不行,全国招人,绝对能招到比蓝医民更合适的。
“您两位是医民的朋友吧?”
方寒和苏铁航说话的时候,女人也端了两杯水出来了,笑着问道。
“嗯。”
苏铁航点了点头,顺嘴问:“蓝医生平常还好吧?”
“好,好。”
女人点着头,感慨道:“医民人好,他爷爷人也好,我们凹蓝村穷,医民的爷爷其实是当年我们村走出去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十几岁就出去闯生活,二十多岁的时候回来的,一走就是十五六年,在外面学了本事,回来给村里人看病。”
女人也是喜欢说话的性子,站在边上不停的说着。
蓝康平三年前去世的时候78岁,要是在世,今年也八十一了,蓝康平十二岁出去的,按照年龄,那个时候应该是建国前后吧,各地还比较乱,特别是一些山区甚至还有土匪。
十二岁的孩子,回来的时候已经蓝康平现在这么大了。
女人说着蓝康平和蓝医民的一些事,方寒和苏铁航反正没事,就听着,大概四十来分钟,蓝医民回来了,还端着熬好的汤药。
混蛋传说 路人大叔
“医民,我来吧。”
女人急忙上前接过药丸,准备让自己的男人喝药,方寒却开口道:“不着急,有冰箱吗,把药放进冰箱里面冷一会儿,凉了再喝。”
“凉了喝?”女人愣了一下。
蓝医民也奇怪的问:“方医生,这又是为什么?”
这个方子究竟有效没效,蓝医民现在其实还不敢说,可方寒让把药放冰箱,凉了喝,这就让人纳闷了。
春风一顾,错爱经年
“患者是寒症没错,但是外热的症状却是真的,而且喜欢喝冷水,这种情况下服用温热的药物,是很容易呕吐的,特别是热服温热的药物发生呕吐的可能性更大…….”
说着方寒笑了笑,道:“患者不是喜欢喝冷水吗,药物凉一下,口感更佳。”
蓝医民张了张嘴,这次他是真的服了。
之前要说方寒判断这个病可能是阴证似阳,还有可能是借鉴他之前方剂无效做出的判断,那么现在方寒让把药物放凉这一点,就不是他能想到的了。
细节之处见真章。
蓝医民从小跟着蓝康平学医,自然知道这些,其实有时候越是高明的医生,表面上看起来越是返璞归真,往往在一些细节中才能看出这些人的厉害之处。
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有时候越是厉害的医生,用的方子越是平平无奇。
“嫂子,听方医生的。”
蓝医民笑了笑,同时给女人介绍道:“这位是江中院的方寒方医生,可是上过电视的名医。”
“呀,我就说看着眼熟呢。”
女人惊讶了一下,道:“上次琪琪在家,就非要看什么华夏医药,还说有什么方医生,今天我可算是见到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