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愛下-第五百九十章 可怕的君臣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魏国都城梁城被秦军给围了!
这绝对称得上是整个中洲的大新闻。
但是吧,他们同样还看到了秦军虽然围困梁城,但实际上却是孤军深入……北魏只要操作得当,随时都有可能反败为胜!
所以齐国该内斗还是内斗。
荆南越国该打还是打,甚至是放心大胆地开始放开了手脚地打。
宋国依然‘坐看风云起’。
韩国稍稍松了一口气,甚至决定悄悄往边境上增派了一些军队,想要帮自己盟友牵扯一下西秦注意力。
甚至就连北魏自己都是害怕之中带着另一半反败为胜并且是大获全胜的赌性……各地勤王的军队源源不绝汇聚,却是想要与王兼率领的北军进行第四次决战。
当然,让他们始终困惑不解的,却还是他们始终无法找到秦军的‘秘密粮道’,都不知道他们凭什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杀入魏国腹地。
沁心眷恋 薛紫夜
魏国君臣还怀有希望,殊不知王兼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围点打援。
凡是前来救援魏都的军队他有一个算一个,统统打掉不带一丝客气。
于是他在魏都外驻扎了一个月,就这么依靠围点打援的手段,已经零零碎碎打掉了各级魏军约二十二万。
一剑刺向太阳之刺阳传奇
加上一开始的边境守军二十万,击溃之后撤退中不断从地方整顿出来的七万,援军十万……好家伙,加起来这就已经是打掉了魏国五十九万的军卒!
再算上此时屯兵于马韩边境,正要紧急回调的二十万精锐……其实魏国王都之中应该是已经没多少的守军了!
所以说理论上王兼随时都可以对那梁城发起强袭,一鼓而下都是极有可能的。
但是王兼考虑的可不是这么简简单单得到将魏国国都给打下来……在这不世功勋的诱惑下,他反而是更多地考虑西秦接下来如何才能在这北魏国土上顺利地施政……
所以他打得很耐心也很鸡贼,不但是要将这些魏人的反抗力量与潜力彻底打掉,还要让魏人自己就对他们原本的统治者厌恶。
所以他依然是围点打援,各种埋伏、陷阱轮流上,总之就是以最小的代价去换取最大的战果。
到后来梁城内的人都也已经知道了他的险恶用心,却是依然毫不介意地传令四方过来勤王……哪怕来一万人只能进城一千,对于这些达官贵族来说都是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北魏的最后一支正规军总算是进入了战场……马韩边境的二十万精锐,再加上沿途收拢的败军,还有梁城中又凑出来的一些新兵以及贵族家丁……
此时这最后的魏军总数有三十四万,号四十万,气势汹汹地向秦军方向压来。
领军的将领头脑很清晰,完全不想着能够反败为胜什么的,因为能够将魏国逼到这种境地的大将又怎么会是蠢材?
斗龙战士之封印之路
所以此时是堂堂正正地在梁城之外的沃野上摆开了阵势,就是要以这彻底铺开的人数优势逼退只有十五万人的王兼。
只是对此情况,王兼却是反其道而行,一样是摆开了十五万人,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十五万人没有留任何的预备队,直接就这么开始冲阵了!
魏人绝对没想到自己竟然又一次输了,而且这一次是输得彻彻底底……
对于王兼来说,对面人虽多,可是这军阵之中军气强弱一看就知……甚至还看到了几个驱赶了一路多次照面的‘熟面孔’。
这种情况下他当然明白这仗该怎么打……
突刺
于是强攻弱点,然后以点破面……魏人这一次是彻底被打断了脊梁打掉了胆气……兵败如山倒,那如同倒卷珠帘一般的惨败之象甚至让梁城中的魏国君臣都不敢开城门。
网游之与光同尘
就在魏国君臣上下都是瑟瑟发抖的时候,王兼却是又按兵不动了,这谜一样的节奏真是令人困惑不已……
但是苏礼却是从中感觉到了什么。
而后王兼的祈祷则是彻底说明了情况……
“恩主国师,门下也未曾想到这魏人竟然如此脆弱……如今胜得太快也太大了,门下已经是被架在火上烤啦!”
“求至圣护国大仙师恩主庇佑,门下愿不要这次灭国之功!”
这可真是个人精……
不过他此时也的确算是不能上也不能下,被架在当中难受极了……若是进军梁城,那么灭国之功何等恐怖?到时就算是姬正依然信任他,却也是很难再用他了。
而就此退兵呢?毕竟机会难得,他若是退军了,他自己心里那道坎就过不去……
那怎么办呢?很简单了,就是把这场惊世之功给让出来啊!
他的祈祷中没有说得清楚,但是苏礼却听得明白。
所以此时闭关中的本体就睁开了眼睛,然后直接一步走到了空中,又一步来到了秦王宫上空。
王宫宿卫一时紧张极了,但是在看清天空闲然而立者之后,却是连忙叩拜然后立刻去通报……
姬正穿着睡衣就出来见到了苏礼,问:“苏先生这是有何急事?”
苏礼落下天空,然后拽着寒风中穿着睡衣就乱跑的姬正就往殿内快步走去,同时说道:“让人告诉我一个地方就行,何必这样出来,你现在的身体可金贵得紧。”
姬正听着心里暖暖的,但却是不以为然地说道:“正可不想让先生多等。”
两人很快在御书房内就坐,姬正也换了一身衣服并喝了口热汤……虽然王兼挺着急的,但其实也没那么急。
因为当王兼祈祷之后,苏礼已经将他的神术传送阵的阵盘打造方法告诉了王兼,让他立刻命人打造阵盘……反正这神术传送阵的主要威能来自于他的神力,所以实际阵盘的打造并不难。
而此时他见到了姬正,才是不紧不慢地说出了来意:“王兼将军那边已经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但是他不敢就这么攻入魏都,正在等着陛下派一个身份足够的人前来受降呢。”
姬正闻言微微错愕,他随即领悟了王兼的意思道:“这王兼当真是小心思太多了,正岂会是那种怕他功高震主的昏君吗?”
苏礼失笑摇头:“陛下当然不是昏君,但是王将军只是想要能够给陛下多效命两年……毕竟就算陛下不猜忌,他得此大功之后也只能回到中枢来当文职了。朝中的那些大臣们可不会放心他再在外面领军的。”
姬正听了说不出反驳的话来……的确,王兼的军略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两相比较之下,似乎永远没办法拿出全力来的蒙挚已经完全落到了下风。
他若是想要真正地统一天下,王兼这把刀就必须始终锋利并且牢牢地捏在他的手里才行……
“先生的意思正已经明白了……既然如此,正便立刻召集朝会,再来一次御驾亲征吧。”姬正说着苦笑一声道:
“本以为前一次御驾亲征极够寒酸的了,没想到这一次还要寒酸……”
的确,当姬正朝会上力排众议敲定大小事务之后,他这一次甚至是一个亲卫都没带,就一个人孤零零地穿着帝王的华贵铠甲,站在了苏礼的传送阵上……此种酸楚,当真是难以言喻。
是日,梁城外的秦军大营中猛然间就是一片高呼‘万岁’之声……秦王正,竟然是真的亲临阵前!
这支北军本来就是姬正一手带起来的,如今随着他的到来王兼根本就不用交接,这支军队就已经重新落入了姬正的掌控中。
由此王兼心中的妒忌一闪而过,随后却是冷汗涔涔……还好他从来没有什么妄想,否则这支精锐到极点的北军真的是随时都能教他重新做人。
秦军终于摆开攻城架势,十五万人在姬正的指挥下竟然也是井然有序,丝毫不见疏漏……没想到姬正这些年的指挥能力也是在成长。
看起来若是安国公老去之后,这西秦实际上的‘第三统帅’应当就是姬正自己了。
而看着秦军攻城时摆开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气势,梁城的权贵们一下子就失去了抵抗的信心,直接裹挟了他们的君王选择了开门投降。
从这一刻起,预示着与西秦在北方厮杀了近两百年的北方强国魏国,彻底覆灭。
但是这还没完,既然姬正都已经御驾亲征了,怎么可能真的只是走个过场?
姬正的帝王心术在这个时候彻底展现了出来……
投降的原魏国权贵们真的可以让人安心吗?还有那些一同投降的军队、将领……怎么才能令人真正放心?
他需要一个投名状。
而这个投名状,就是所有投降的魏军以及魏国权贵都必须带着自己的部卒或私兵去攻略马韩!
攻略马韩的收获姬正已经以秦王的名义表示分文不取,他只是要看到众人为他效死的决心与忠心……
于是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魏国投降的那些人又拉起了一支参差不齐的十八万大军,猛然杀入了马韩境内。
他们起先的确是有所保留,可是当他们发现身边的人随着不断的杀烧抢掠使得自己腰包越来越鼓的时候,所有人就都真的疯狂地开始攻略马韩了。
权贵的本质还是要追求个人利益的,如今他们的利益近在眼前……虽有明眼人知道秦王正如此命令的用意,却已经是大势所趋难以扭转了。
反过来原魏境内呢?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魏国自己人的正规军,有的只是不停杀掠的乱军。
所以在姬正的坐镇指挥下,秦军开始慢条斯理地‘解救’魏民了……
天空之上,当苏礼的神念注意到了姬正稳稳地坐在了原本魏王的王座上,神情淡定地掌控着这边所有的局势发展时,他就知道西秦从天裂山处俯冲而出横扫天下的脚步已经迈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