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近身兵王 txt-第2400章 不看僧面看佛面看書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苍浩对此早有预期:“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
苍浩和陈全彦能够单独说话,是因为苍浩到了之后,冲着陈全彦使了一个眼色。
陈全彦非常聪明,跟苍浩单独去了会议室,因为会议时间还没到,所以调查组其他人没跟进来。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调查组其他成员来了,这个时候交谈就不是很方便了,
很快的,苍浩开始向调查组介绍事件经过,并且提供一些相应证据,主要包括各种视频和照片。
调查组成员互相之间看了看,有的点了点头,有的则摇了摇头,很显然意见不统一。
我的抗日大队
危险关系
一个华夏调查员直接提出:“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开枪。”
“如果不开枪你让我怎么处理?”苍浩一摊双手:“听着,我这里是军队,不是普通地方,在军队处理这类事件,跟社会可是完全不同的!”
冷宫弃后很绝情
米国代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苍浩的观点:“军队自然有军队的规则!”
“非洲人的命也是命!”华夏代表理直气壮:“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交给该国处理,而不是擅自做决定!”
苍浩很嘲弄的看着华夏代表:“我没听错吧,我这里是军队,内部问题竟然要就交给外部势力处理,如果军队违反纪律我自己都无权解决,那么是不是以后该国也有权调动我们血狮雇佣兵进行作战?”
陈全彦支持苍浩:“毕竟血狮雇佣兵不是企业,不能按照通常意义处理,每一个士兵跟血狮雇佣兵签订的合同当中,都已经说明了需要遵守血狮雇佣兵的规则,血狮雇佣兵的军事警察和法庭处理一切有关事宜。”
也就在这个时候,库图尔提来了。
事实上他是迟到了,但非洲从来都是这样,不管任何事情能拖就拖,如果不迟到就不够非洲。
库图尔提直接提出:“我要求严惩血狮雇佣兵!”
“这个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陈全彦摇了摇头:“我们已经看到血狮雇佣兵提供的证据,本地士兵抗拒执行命令闹事,这是事实。”
库图尔提理直气壮:“如果本地人涉嫌犯罪,应该交给本地警方和法庭,血狮雇佣兵有什么权力单独处理?!”
苍浩冷冷提醒:“他们是血狮雇佣兵的成员。”
叛逆青春:恶魔禁止令
“那又怎么样?!”库图尔提一个劲摇头:“你们是在我们的土地上,就需要遵守我们的法律,否则我们不欢迎你们!”
“既然这么说的话……”苍浩缓缓站起身来:“即刻起,血狮雇佣兵撤离贵国,合同作废!”
库图尔提愣住了:“你要违反合同?”
苍浩本来不想这么做,但没有办法了:“没错!”
库图尔提威胁:“这个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你说的没错,确实非常严重,会严重影响到,我们与联合国下一阶段合作。”苍浩冷冷一笑:“但对你们来说后果更严重!”
库图尔提面色惨白:“你……”
“你不是跟我过去不吗,那么我陪你玩到底,看谁更惨!”苍浩缓缓站起身:“血狮雇佣兵还是血狮雇佣兵,而你们会灭国的!”
苍浩丢下这句话,不管调查组,更不管是不是库图尔提还要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指挥中心,苍浩下令血狮雇佣兵,在马拉喀什打开一个缺口。
血狮雇佣兵赶到马拉喀什之后,把整个市区包围起来,杜绝感染者外逃的可能。
现在,血狮雇佣兵撤出一个阵地,让出一个缺口,这样一来,感染者就有机会离开马拉喀什。
这可把库图尔提给吓坏了。
不过,对该国来说比较幸运的是,血狮雇佣兵打开缺口之后,没有马上出现外逃的感染者。
黑宅大舰
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苍浩接到了孟阳龙的电话:“库图尔提通过该国外事部门,投诉到我这里来了,说你违背合同,给该国带来严重安全威胁。”
“他应该知道血狮雇佣兵并不归属华夏领导。”
“他当然知道,但投诉联合国没用,就只能找到我这里。”孟阳龙呵呵一笑:“你让我怎么办?”
“不管你想要怎么办,我都要给他一点教训。”
“我支持你!”孟阳龙点头:“很显然,库图尔提把你当成冤大头了,如果你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以后他必然蹬鼻子上脸!”
“既然你支持我,那么就回复该国,血狮雇佣兵拒绝服从,华夏对此无能为力。”
“好!”孟阳龙点了点头,然后提醒道:“不过,我也希望你适可而止,虽然库图尔提是个混蛋,可发生在他们国家的事情,毕竟威胁到了整个人类的安全!”
“哦,对了,有一点事情,调查组里的华夏代表,好像跟库图尔提穿同一条裤子。”
孟阳龙丝毫不意外:“我先前 提醒过你。”
“我知道最近这些年来,我们国家有些人跟非洲这边紧密勾结……”苍浩讥讽的笑了笑:“我平常是看新闻的,很多非洲留学生在国内得到特权待遇,不只是拿着全额奖学金,甚至学校还给配女伴。国内舆论沸沸扬扬,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优待,但我能够想到这里面有利益交换,这些所谓留学生多多少少有点背景,家里跟我们内部某些人联系紧密。所以,我现在的很多做法,事实上伤害我们内部人的一些利益,他们反对我很正常。”
孟阳龙点头:“是这个道理。”
“我只是觉得非常讽刺,眼下是米国那边支持我,反倒是自己人拆台。”
“老祖宗有这么一句话——人过一百,形形色SE。”孟阳龙非常感慨:“我们有十几亿人,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必然划分太多的立场和利益诉求,难以达成共识和统一。”
“不管他们到底有怎样的利益,现在来拆我的台,那么我就只能让他们永远留在非洲了!”
孟阳龙知道苍浩想要干什么:“如果调查组遭遇谋杀,事情只会闹得更大,我建议你还是冷静一下。”
“我现在其实非常冷静,都已经准备让库图尔提跟感染者同归于尽了,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不如这样吧,我通过内部渠道施加一些压力,让我们这边的代表就算是不支持你,至少保持中立。”
苍浩等的就是这句话:“好吧。”
苍浩刚放下孟阳龙的电话,陈全彦和库图尔提就来了。
库图尔提是来兴师问罪的:“你怎么可以在防线打开缺口?”
“因为我决定撕毁合同。”苍浩很坦然的回答:“你不是对我诸多不满吗,我特么现在还不干了呢,你另请高明吧!”
库图尔提威胁:“违约可是要赔偿的。”
“是吗。”苍浩很无所谓:“我就是不赔钱,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
“我现在安排一下,血狮雇佣兵全部撤离马拉喀什……”苍浩嘿嘿一笑:“你来得正好,就当给我们送行了。”
陈全彦叹了一口气:“大家先别吵,有话好好说。”顿了一下,陈全彦对苍浩提出:“既然合同已经签了,而且你还是联合国指定军事承包商,我希望你把合同执行到底。现在不只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如果感染者扩散开来,可能对全人类造成威胁,我们华人有一句话你应该听过——不看僧面看佛面。”
苍浩看向库图尔提:“你认为呢?”
库图尔提冷冷的道:“你开枪打死我们的百姓!”
苍浩又看向陈全彦:“对于血狮雇佣兵内部问题,如果我都没有管理权的话,这场战争没办法进行。”
陈全彦只能规劝库图尔提:“既然这些人跟血狮雇佣兵有合同,那么就应该遵照血狮雇佣兵的纪律,我觉得这没什么可说的!”
“非洲人的命也是命!”库图尔提把这句话算是挂在嘴边了:“血狮雇佣兵开枪打死我国公民,就必须受到严格惩治,如果血狮雇佣兵想要撤离,随便好了!”
丢下这句话,库图尔提狡黠的冷笑两声,随后就走了,竟然满不在乎。
陈全彦看着库图尔提的背影,因为深长的说道:“如果感染者真的扩散开来,最先倒霉的当然是他们国家,但全世界都要受到牵连,到时就是联合国方面施加压力,要求你完成合同。所以库图尔提并不是很在乎,这帮人鬼得很,尤其在涉及到利益的时候,可能比我们还要更聪明。”
苍浩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必须更加强硬一些了。”
“你准备怎么做?”
“继续评判!”苍浩毫不犹豫的道:“然后,我会建立军事法庭进行审判,对于带头闹事儿的,或者关押或者枪毙,我们有自己的规则,遵照执行就行!”
“这个吗……你怎么处理内部事务,我不干涉,但能不能等一下,等调查组离开再说。”陈全彦摇了摇头:“调查组还在的情况下,你直接枪毙本地兵员,让我们面子上挂不住。”
“那么你们就要尽快离开。”
“我需要形成调查报告,并且获得多数调查员同意,才能离开。”陈全彦又摇了摇头:“调查组内部达成共识主要障碍是几个华夏调查员。”
陈全彦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阵吵嚷声,过了一会儿,谢尔琴科来了:“这些非洲人又表演新节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