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四十二章 許家集會熱推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多多脚步略有些沉重的上了楼,王婶却因为觉得自己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以为许多多被自己劝的已经想开,于是也是开开心心的跑去厨房继续喝水。
总之,这一觉,许多多睡的很沉,也许是因为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要保持警惕,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到了中午,所以等许多多下楼的时候,许家客厅已经是坐的满满都是人了。
其中许家、唐家的、师父杜斌一家、楚岚一家,就连一向忙碌父母许嘉、阮情,和少见的阮家一大家子居然都是来了,客厅里热热闹闹的。
许唐两家自是不必说的,多年的邻居又是共同进退,现在两家的小辈又已经结为未婚夫妻,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一家人,不分彼此。
只要是多多或者唐元的事情,两家也向来都是一起的。至于杜斌,其实他还是会顾忌着一些影响的,一般除了特别重要的日子,基本不太会随便来大院,毕竟他的圈子确实和这边差距比较大,而他本人也并不想掺合进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懒,每次进来都很麻烦就是了,十次来的八次也就都是因为自己自己徒弟了。
楚岚则是因为几家小辈关系好,所以现在楚家也算是受到许、唐两家一些照应,尤其是唐氏现在和楚家的公司也有几个项目的合作,所以楚岚的父母也算是经常会接触到这边,楚岚又和多多关系那么好,自然一家人也都一起来了。
冷血传说 笑语新风
许多多刚下楼都一时是看着这些人有些怔然了几秒,像是没想到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又像是觉得这场合有些久违的陌生感。
所有人,也是在注意到楼上刚刚下来的那抹身影的时候静默无言,许老爷子算是最能端得住的,而许奶奶在内的其他人……
空夢 作品
“多多姐姐,你可是醒了,我都等你好久好久了”,有人率先打破了眼前这番平静,许多多反应迅速的收回了自己差点踹出去的脚。
然后就看到身上死死扒着的一个小身影,原来是师父的宝贝儿子小杜衡。只是比起一年多前,现在的小杜衡明显是又抽条长高了很多,也越来越像他爸爸,不过五官中和了妈妈的秀丽,比他爸爸又要好看很多。
黑了,也瘦了,仅仅是摸上小家伙的手臂,都能感受得到里面的力量感,许多多向杜斌那边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没想到小杜衡之前说的竟是真的,师父竟然真的舍得下功夫来教导儿子了。
别看小杜衡总是和他爸爸两看生厌的样子,其实周围人谁不知道,最宠着杜衡的人就是杜斌了,反而一向在外非常温柔的黄柔,在家里更多的是管教孩子,而杜斌面上看着对儿子各种调戏,但是每每都是最护着的。
习惯性的摸完小家伙的骨,许多多伸出略变得有些粗糙的小手放在杜衡头顶,“小杜衡变厉害了呀!看来今年有好好练习呢?”。
这下可是说中小家伙的得意之处了,虽然已经有七岁了,但是小杜衡性子却一点也没变,尤其是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和许多多玩的多了,所以学许多多也是学的最像,不管是许多多小时候小霸王的样子,还是把自己养的壮壮的小体格。
仰着小脑袋,杜衡语气略有些得意的说,“那可不,我这两年寒暑假可都是在山上过得呢?师傅都说,我的基础已经打得很不错了,今年就要开始教我一些功夫了呢?多多姐姐,我以后一定会像你一样厉害的,到时候我也跟你一起去打坏人,好不好?”,一双从他妈妈那继承而来的大眼睛那是眨呀眨的,求着自己多多姐姐的认同。
许多多去打坏人了的说法自然又是杜斌用来糊弄自己儿砸随便编来的说法,不过也算是结合了事实,所以许多多也只是好笑的刮了刮小孩儿的鼻头,“你才多大,就想去打坏人了?”。
或许是见到了熟悉的人,又是自己从小熟悉照顾的孩子,许多多一开口,之前的身上的疏离冷漠肃杀之气也是淡了不少,也能对着杜衡摆出一个略微正常的柔和的笑容了。
索性杜衡也才是一个七岁大的小娃娃,也不懂其中的什么多番变化,只以为多多姐姐不同意,忙就像以前习惯的撒娇道,“多多姐姐,小衡以后会变的厉害的,等变得厉害了,再和你一起去嘛!”,说着口气还是一番略委屈的样子,好似许多多这样还不同意的话,就是伤害到他幼小心灵了一番。
其实紧绷了几个月,倏然放松回家,一下面对这么多人,许多多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也是可以跟着小杜衡故意逗弄了几句,没想到小家伙还像以前一样巴拉巴拉就没个完。
顿时就有些求饶的看向了客厅,杜斌和爷爷奶奶们的地方,她都一年多没有接触过小孩子了,真的一时还说不出以前那种温和诱哄的话来。
这对于习惯了冷冰冰的机械完成任务的她来说,真的有些超纲呀!
杜斌和黄柔自然也是一直注视着这边的情况,也是对于自家的厚脸皮儿子很是无语,这喜欢抱人家女孩的动作都是跟谁学的。
“杜衡,你都七岁了,又不是三岁,怎么能还像小时候一样,赶紧给我过来……”,杜斌无言的看向自家的傻儿子,亲自上前拽着杜衡的衣领就往回扯。
似是刚刚被攻击了年龄,杜衡也难得的没有躲避,只是眼神还是巴巴的扫过来看向许多多的方向,似是再说,多多姐姐,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咳咳!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伯伯,阿姨……”,许多多也是紧随着杜斌的动作走下了最后几个台阶,刚刚杜斌过来给她的眼神她也是看到了,不得不说好歹是带了这么多年的徒弟,许多多什么想法杜斌都清清楚楚,光是叫人,许多多就叫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将客厅这些人全部招呼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