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08章 求被罰讀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入夜后,邵乐成带着一个男子落在倪月杉的房间内,倪月杉将面前的男子打量一遍。
是一个相貌平庸的男子,丢在人群中很难被注意到,不过倪月杉相信,邵乐成选中的人,就一定没有错。
“收了一万两,为我去做一件事情,成了,你便可以拿钱逍遥的去过日子,若是败了,钱也归你,但你怕是花不到了,你害怕吗?”
倪月杉神色平静,但说出的话,却很是严肃。
对方没有半点迟疑,回应:“一万两银子,足够我花一辈子了,死有何惧?”
见他语气中气十足,且态度坚定,并不像是吹嘘之人,倪月杉略感满意,看向邵乐成,“此人我用了,给他一天时间料理自己的后事……”
邵乐成迟疑的看着倪月杉:“你还没告诉过我,你究竟要让他做什么呢?”
“他连生死都不怕,你还替他担心什么?”
邵乐成依旧迟疑着:“你不说你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帮到你,我不放心啊!”
史上最强方丈 无敌皇上
“你尽管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邵乐成长叹一声:“那好吧,你也不像鲁莽之人,我带他先走了!”
祭奠之游戏
邵乐成来的快,走的也快。
倪月杉看着二人离开的方向,眸光愈发深沉,倪月霜,这次一定要让她再无翻身的机会!
第二日,倪月霜还没有搬出相府,回皇宫去,倪月杉带着人到了倪月霜的竺芷阁。
倪月杉身边跟着一个青蝶,宫人知晓拦不住,只呵斥道:“大小姐,你眼中还有没有霜嫔,小心霜嫔回到宫中告你状,到时候皇上发怒,有你好受!”
倪月杉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看着面前的宫人:“那就要等她回去了再说啊!”
倪月杉将挡在她面前的宫人推开,朝房间里面走去,在房间里面的倪月霜已经听到倪月杉的声音了。
对于她的擅闯,倪月霜也见怪不怪。
倪月霜坐在软塌上,手中端着一杯茶水,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
倪月杉走到她的面前,开口:“二妹,昨天父亲说了,让你搬出相府,你怎么没有动身?”
倪月霜冷笑一声:“本宫为何要动身,没满一个月,本宫若是回去,岂不是正好让你们这群人看笑话?”
“你的孩子还没诞生呢,何必讲究满月子?你是想体面的离开呢,还是想被我直接赶走?”
倪月霜嘲讽的看着倪月杉:“之前你在我这里发了几次疯,这次我绝对不允许你在我这里猖狂了!”
倪月霜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朝桌子上砸去,守在门口的宫人立即将房门关闭上锁。
倪月杉环视一下四周,在里面的房间里缓缓走出几个身材魁梧强壮的打手,一个个凶神恶煞。
倪月杉轻笑一声:“所以霜嫔是料定我会来,派人在这里守着是么?”
“没错,正是如此,今日本宫要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重生之阎王总裁的暖妻
她对几个打手命令道:“谁都别客气!将她往死里打!”
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朝着倪月杉逼近,青蝶将倪月杉护在自己的身后,“小姐待会奴婢想办法将人拖住,你在窗户逃走!”
倪月杉站在青蝶的身后,笑着说:“不必,她今天能将我怎么样?”
青蝶迟疑,打手朝二人袭击而来,倪月杉和青蝶闪身躲开,打手再次攻击而来,青蝶与打手交锋在一起。
一时间,有些难以抗衡,她往后退了好几步,她有些着急的看向倪月杉:“小姐,你快逃。”
倪月霜轻笑一声:“逃?你们两个今日谁都别想离开这里一步!”
她笑着端起面前的茶杯:“倪月杉一切可都是你自找的!”
倪月杉被逼到角落的位置,她轻笑一声:“霜嫔教训的是,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倪月杉在一旁拿起一个花瓶:“倪莹莹的今天就要被审理了,不知道现在结果如何了,你说她离开大理寺后,第一件事情是不是来找霜嫔你呢?”
倪月杉鄙夷的看着她,将花瓶朝着地上狠狠一摔,花瓶落在地上,瞬间破碎。
倪月霜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怒道:“倪月杉,你好大的胆子,你在我房间随意的乱摔东西?”
倪月杉轻蔑的看着她:“为何不可以?你想要我的性命,我摔你东西,怎么了?”
倪月杉在旁边将另外一个花瓶,往地上摔去,花瓶立即四散,碎了一地。
看着满地的碎片,倪月霜脸色愈发铁青,“倪月杉,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生气的怒吼,对着倪月杉怒斥道:“这些可都是本宫在宫内带出来的好物件,你胆敢这样毁坏!你,将她抓了!今日,本宫一定要让她尝尝厉害。”
青蝶退到倪月杉的面前,着急的开口说:“小姐,你快逃啊!”
倪月杉根本没打算离开,目光落在一旁的屏风上。
“我看这个工艺好似不错,雕刻没有一年完成不了吧?”
无限之黑暗足球
倪月霜脸色铁青,对打手恼怒道:“你们干什么呢?还不将人拦下?”
倪月杉好似没有听见倪月霜的叫嚣声,用力踹出,好好端放竖立的屏风便倒下了,倪月杉还不满足,用力在上面踹了两脚。
原本雕刻而出的镂空图案被踩踏了一截,精美屏风被毁,倪月霜的整张脸沉的犹若密布的乌云……
倪月杉笑的得意,只听青蝶叫了一声,人被反押住了双臂,动弹不得。
倪月杉也跟着停下脚下动作,倪月霜深呼吸两口气,对着打手命令:“将二人绑起来!”
最后倪月杉和青蝶被按压着跪在倪月霜的面前,倪月霜看着二人,阴沉着脸。
“倪月杉,你毁坏本宫在宫内带出来的东西,本宫现在便治你的罪,先让你尝一尝碎片的滋味!”
地上的碎片被人扫在倪月杉的面前,让倪月杉跪上去,只要她跪上去必定皮开肉绽。
一旁的青蝶着急的开口说:“霜嫔娘娘,你若处罚的话,倒不如处罚奴婢吧,奴婢愿意为小姐受罚!”
倪月霜鄙夷的看了青蝶一眼:“你以为你是谁?可以为倪月杉受过?你也太高看了自己,告诉你,你们今天二人都得在这里哭着被抬出去!”
她的声音带着尖利,十分凶狠。
打手拖着倪月杉,将她往地上按去,青蝶拼命的挣扎,“不要啊,霜嫔娘娘,你处罚奴婢吧,小姐,将来还要嫁人,不可以受了皮肉伤!”
倪月霜冰寒着一张脸,很是不屑。
在倪月杉的身子要往碎片上躺去时,门外响起了撞门声,一声接着一声。
倪月霜脸色稍稍一变,外面传来命令声:“开门!”
那声音是倪高飞的!
倪月霜沉着一张脸:“爹,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她在屋内回应,倪高飞声音在屋外不客气的响起:“快开门!”
倪月霜用眼睛狠狠剜了倪月杉一眼,之后看向宫人,宫人起身去开门。
房门很快被打开,倪高飞大跨步的朝着房间里面走来,他目光扫过,之后落在倪月杉的身上。
倪月霜尴尬的解释说:“爹,大姐欺人太甚了,你看她将房间打乱成什么样子,女儿实在是无法忍耐下去了,才让宫人下手,将她拿下!”
倪高飞脸色阴恻的扫了倪月杉一眼:“霜嫔娘娘所说属实吗?是你过来闹事的?”
倪月杉低垂着头,回答:“是。”
倪高飞诧异,倪月霜也一脸意外,没想到倪月杉老老实实承认。
“原本以为你变的沉稳了,但没有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幼稚的事情!”
面对倪高飞的斥责,倪月杉惭愧的低垂下头,“爹,她现在身为霜嫔娘娘,却不愿意听你的话离开相府,她未免太不将你放在眼里了!”
“倪月杉,你想对本宫不敬,何必牵扯到爹的身上!”
倪月霜立即不悦了,她指着房子里乱七八糟的陈设:“爹,大姐分明就是仗着你还有二皇子护着她,所以才这般为所欲为,爹,你若是这次还放过她,她眼里还有尊卑吗?本宫还是皇上的嫔妃吗?”
倪月霜双眼通红,说话时,满脸的委屈,就差没有坐在地上撒泼喊冤了。
倪月杉低垂着头,满脸委屈:“爹,女儿知道自己有做错,可是女儿心里就是觉得气愤,爹,你若是罚我抄女则我也认了……”
倪月杉当初被罚,没有抄写完就被放出来了,倪高飞清楚,倪月杉是深恶痛绝那种东西。
倪高飞脸色阴沉着,最终开口:“将大小姐带下去,罚二十戒尺,禁足思过!”
“多谢爹。”倪月杉整个人气焰都软了下去,没了一开始的半点嚣张,被带下去也没有多吭半句。
倪月霜脸色稍稍缓和,她擦着眼泪:“爹,女儿在府中丢了孩子,现在回宫,也会被人笑话,倒不如在相府养好身子再回去……”
“随你便吧!”倪高飞不想多说其他,抬步朝外走去。
倪月霜委屈的表情立即收敛了起来,看着倪高飞离开的身影满脸幽怨。
“在我这里大闹,竟是只罚戒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