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伏天氏 愛下-第2317章 魔界祕辛推薦

伏天氏
小說推薦伏天氏伏天氏
胜负已分么!
下空之地,魔界强者看到眼前的局面内心颇为不平静,萧木竟然战败了。
天魔九斩第六刀,依旧没有能够拿下叶伏天,被挡下了,神甲大帝和紫微大帝的传承力量迸发而出,八境的萧木终究没有能够撼动得了他。
而这一击之,萧木已经是非常疲惫,斩出天魔九斩第六刀之后的他已经耗尽了力量,整个人的状态在之前那一刻达到了巅峰,而那一刀过后,便陷入了虚弱期,更何况,他的魔刀还被叶伏天击碎了。
然而叶伏天,却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此刻依旧处于全盛时期,通体璀璨,神体爆发出耀眼神辉,不可一世,仿佛随时可以再次爆发出之前的攻击,因而两人都知道了战斗结局,没有必要继续战下去,萧木承认战败。
这位天谕界年轻的王,竟真强横到这般地步么。
天谕书院各方修行之人则是暗松了口气,内心也微有波澜,叶伏天跨越境界击败了魔帝亲传弟子萧木,这意味着,各方世界,已经很难找到同境界和叶伏天相抗衡的人了,即便有,怕也只是屈指可数,真正的凤毛麟角,会是站在各世界最顶端的妖孽之人。
他们更期待叶伏天的成长了,待到他入人皇巅峰,渡大道神劫,那会是怎样的一种风采?
原界之王,将会真正能够震杀各方世界修行之人,无人再敢犯原界之地,成为原界绝对的领袖人物。
远处酒楼之上,梅亭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一战爆发之前,他也不知道胜负会属于谁,内心中对于这一战他也是非常关注的,如今战斗结束,他仿佛更懂了一些,对叶伏天的战斗力也更清晰的了解了一点,毕竟对于他而言,萧木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可以检验他的实力。
是他培养出来的吗?
应该不可能,他根本没有时间,据他从余生身上所知道的,以及叶伏天展现出的实力,其实和他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是余生,也只是单独传授了一套魔功让余生自己修行而已。
那么一切的成长都是叶伏天自身机缘,但无论是何机缘,他能够成长到这一步,便意味着他生来不凡,天赋绝顶,他的身份,便也更耐人寻味了。
“走吧。”只见此时,萧木开口说了声,随后身形腾空而起,离开天谕书院,此时的他有些虚弱,而且战败之后,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魔界的顶尖强者都认真的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一尊尊魔道身影腾空而起,直冲云霄,和萧木一道离开这边,很快一行人便消失不见,苍穹之上残留着一些魔道气息流动着。
星河碎甲
他们走后,天谕书院的诸强者也放松了下来,这些强者给予的压迫力极其可怕,纵然是尘皇也都一直紧绷着,若是魔界这些人动手,会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没有一人敢大意,那可是来自魔帝宫的强者。
不过如今压力终于消失了,诸强者退去,此事算是结束了。
叶伏天看向那些消失的身影,他显得很平静,并未有战胜的喜悦,这一战,他也真正能够感受到魔帝亲传弟子所能够带来的压迫力,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够和自己对碰肉身,而且,天魔九斩已经威胁到了他,如若魔帝亲传弟子中有人能够修行到第七斩、第八斩呢?
那样的存在,他还如何抗衡。
魔帝本身,又是一个怎样的传奇人物。
“叶皇不愧是绝代人物,纵是八境的魔帝亲传弟子,依旧败于叶皇手中。”只听宋帝城的强者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非常赞赏,而且,内心中结交之意更强烈了,这一战也再一次检验了叶伏天的天资,真正的绝代人物了,魔界亲传弟子被击败,神州怕是也没有几人能够比肩了。
“侥幸而已,若他修成第七刀,我怕是也接不住。”叶伏天谦逊道:“前辈对魔帝可有了解?是怎样的人物。”
“魔帝乃是魔界活着的传说,他成名比东凰大帝更早,在东凰大帝一统神州之前,他便早已经结束了魔界的诸皇争霸的时代,一统魔界四海八荒、九天十地,有人称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他不仅仅要继承古时代魔帝之辉煌,甚至想要走的更远。”
“走的更远?”叶伏天内心颤动着。
“恩。”宋帝城的强者点头道:“听说,曾经他尝试过。”
叶伏天内心怦然跳动着,一统魔界之后还想要走得更远,叶伏天自然明白那是什么,他想要统治其它世界,全部打下来。
而且,魔帝甚至尝试过这么做。
当年,发生过什么?
“魔帝身边,可曾还有非常厉害的人物,和他关系非常近的。”叶伏天开口问道。
宋帝城的强者目光思索之意,随后轻声道:“听闻过一件秘辛,但不知真假,而且这件事好像并不为人所知,即便是顶尖势力也只流传着一些小道消息,无法辨别真伪。”
“什么秘辛?”叶伏天问道。
“魔界,曾经有两位纵横时代的人物,不仅仅是魔帝一人,他还有一位兄弟,然而后来,不知所踪,有消息称,他背叛了魔帝,也有人说,死在了魔帝手中,魔界,只能有一位掌权者。”宋帝城的强者开口说道,使得叶伏天心脏跳动着。
他隐隐感觉,他已经快要接近真实了。
只是,就连宋帝城的顶尖人物,都知之甚少,只是说小道消息,甚至无法辨别真伪。
魔帝的兄弟?
那么,余生呢,他又是什么身份。
如若真如对方所说的那样,这是真实的话,那么他显然没有死,一直就在他的身边,成为一位孤独脆弱的老人,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闪婚蜜爱 盼盼
仙道至尊 凌晨烟半支
但那样一位恐怖的人物,为何会自称为奴?
他无法理解,这其中究竟经历了什么故事,又或者,这消息本身就是不对的,他的身份,也并非是魔帝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