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掠奪萬界討論-第45章 兩位皇帝的投誠!祝融夫人的勸慰鑒賞

西遊之掠奪萬界
小說推薦西遊之掠奪萬界西游之掠夺万界
众将齐齐舒了口气,不用跟周易这样的猛人正面硬扛,实在是再好不过。
但公师藩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是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无所适从。
“现在若撤退,必定会被刘渊王问责!而刘渊王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物。他若是要问斩我们,到时候该怎么办?”
“毕竟,这大撤退,肯定会导致全军崩溃。这种大事总要推一个祸首出来担责才行。你们说他会推谁出来?嗯~不用看了,一定是我。所以我不会跑。要跑的话,各位将军快跑吧。”
“……”
将军们无言以对,心想,“你不跑,我们跑了。那杀的不就是我们了?!真当我们傻?!”
他们心念电转,见公师藩越来越镇定,不复开始时的惶恐、惊惧,便知道公师藩有了对策,当即便问,“将军你有什么好点子不妨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对啊。将军,再不说真的来不及了。”
也就是聊谈的这么一小会儿功夫。
周易大军,已经往里推进数百米。
距离他们是越来越近了。
想到周易的投掷、神射之能、将军们情不自禁的找了个掩体庇护。
没有掩体,面对周易,他们感觉自己就似那没有爪牙的老鼠看到了猫,不怕,那真的是假的!
隔空数千米射爆刘豹这位大帝的恐怖威能,至今还深深的烙印在将军们的心坎上,这辈子他们怕是都忘不掉这可怖的一幕了。
周易,必定会成为他们一生的阴影!
“很简单!”
公师藩也找了个掩体。
刘豹例子在前,这一刻再是自负、愚蠢的人也知道周易具备万军之中,轻易斩杀将军的本领。
除非自身是武力值极高的统帅!
否则没有统帅会蠢到当这么一个活靶子。
“我们投降周易!”
此言一出。
将军们哗然!
“公师藩,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大帝尸骨未寒,我们就投降敌人。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有一貌相不俗,威风凛凛的悍将,忍不住手指公师藩,大喝,“你这是公然背叛匈奴国!我们不能容忍!”
他看向左右将军,“各位,你们难道要接受公师藩的提议?!”
将军们沉默,有人站队此将,有人则站队公师藩。
公师藩眼瞅着就要内乱,忙道,“刘曜,你第一世为汉赵皇帝,汉光文帝刘渊的从子。跟刘渊王关系匪浅。你不愿意投降我们理解,但那是你的事情,我们不阻拦。但你也不能拉着兄弟们一块去送死啊。
周易有多强?你也见到了!连刘渊王都不战而逃,难不成你以为我们能胜利?!我们若是跟对方硬扛,十之八玖就是一个死。若是逃,九成九也是一个死。不管怎么样都是死。
那我们还不如投降!最起码不用去幽冥地府排队受罪,辛辛苦苦练出来的武功、战录,也不会被废弃!
这是其次。
最为主要的还是周易此人是个宽宏大量,急缺将领的新皇!我们此时投靠,绝对会活得不俗的地位。看之前投靠周易的金国皇子完颜宗干、完颜宗强哪一个不是活得好好的?!”
公师藩越说越快,吐字如泄洪一般。
实在是时间紧张,周易大军的杀伐太猛,己方士兵完全挡不住。
特别是在公师藩放弃抵挡,准备投降的那一刻,己方大军更是宛若雪崩一般。
公师藩急的额头冷汗滚滚而落,高声道:
怪谈实录之乡村鬼事 雪冷凝霜
“各位,连金国完颜阿骨打之子,周易都能接纳,并授予实权!我们若是投靠,地位可想而知,你们还犹豫什么?!”
“公师藩这话在理!”
其余将领听了,个个心动不已,纷纷言说道:
“这事我们也听过,应该做不得假!连金国皇子周易都能包容,并肯定他们的本领,而不计较之前他们的所作所为。这等人物,心胸广大,绝非寻常大帝可比。值得投靠!”
“不错。周易武艺高强、箭术可怕。兼之统帅才能堪称顶尖。投靠这样的人物,比投靠霸王项羽都来的丝毫不差。绝对有前途!”
“嗯。说一句难听的话。外圈有周易在,其他王者肯定没有机会了,而跟着周易,我们说不得有一天能混成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史!”
“这话太对了!那还犹豫什么?刘曜,你别也投降吧!你第一世好歹做过皇帝!再不济也比一些庸才有本领。周易何等人物?肯定会接纳你的。你到的那时候,肯定能大展拳脚,不比你在匈奴国混更好?!”
众将士不再犹豫。
八成的将军都不再理会刘曜,而是随着公师藩走出,朝着周易的方位高声大喊,“周国大帝,我们降了!”
他们看向左右,“都住手!不要乱跑,投降周国大帝,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周国的将士!”
将军们都实力非凡,气魄慑人!
个个嗓门如虎吼。
十几位将军齐齐大吼,声裂九天,传荡八方,震得不少在狂奔当中的老兵条子都懵比了。
他们这边想着跑路,回匈奴国,继续给匈奴国的皇帝开疆拓土。
这边的将军已经投降了?!
他们该干嘛?!
“投降吧!”
老兵油子是第一批跪倒在地,举手投降的!
他们看得清局势!
也知道投降最容易活下来。
更别说对面的可是威名赫赫,杀的十几路诸侯都狂奔鼠窜的猛人!
跟着周易的人混!
未来可期!
前途无量啊!
最起码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杀的跟苟一样!
这些老兵油子混迹过多方国度,有的人转世都已经十几次了,他们在周易的千军之中,看到熟人,震撼、呆滞之余,忖道,“原来小张跟我是同时转世西域外圈的。结果他去了金国,我去了匈奴国。他机遇好,得遇周易,现在混得是风生水起,在沙场上纵横自如,何等霸气?潇洒?!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若是我也能借此机缘,加入周易的侍卫队伍,那我岂不是赚大了!”
老兵油子极为羡慕、嫉妒的看着周易的近卫军。
近卫军的人似有所觉,一个个愈发精神抖擞,士气大振,他们心中的那种荣誉感、成就感在这一刻飙升到了巅峰。
原本都只是浑浑噩噩混着的老兵,但在这一刻,他们有了主心骨,有了荣耀和使命!
那就是以后跟着周易,周易指哪他们打哪。他们将随着周易,而名震天下!
“哗啦啦!”
老兵油子投降后。
一批被周易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兵马,也立刻跪地乞降。
而随后是弓箭手、投石车人马等在野战之地生存能力相对薄弱些的队伍。
再是长枪队、刀盾兵、铁戟队……
最后是骑兵队伍!
一队队兵马投诚!
在战场上列成了黑压压的一片,宛若一片无边的羊群在向着猛虎跪倒,献上忠诚!
场面浩瀚,让人震怖!
孟获都看呆了。
祝融夫人也是惊得下巴都似乎要掉下来了,她忙道,“大王,不好,快撤!”
“撤撤撤!”
孟获当先掉头离去!
他原本指望公师藩能挡住周易,甚至击败周易的。
结果大战才刚刚开始没有多久?
周易就杀穿了七八道阵列,直指中军,逼的公师藩倒戈投降!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暗骂公师藩怂包之余,也很是懊恼、后悔
“我当初就不应该来趟这浑水的。好处没用捞到一点,还惹了一身搔。但愿周国大帝别记恨我。”
‘我孟获真的不想搞事啊!我只想好好活着啊!’
孟获对于拉他入伙的唐王李建成是恨得牙痒痒。
唐王麾下有上百名将,足足十万精兵,竟然都被周易给杀得崩溃!简直太差劲了!
如此水平,竟然还敢扬言直捣周国之王城,把周易头颅斩落马下,高悬城头?!
这不是搞笑吗?!
“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孟获一边策马狂奔逃遁,一边看向祝融夫人,“夫人,我们是不是该送些好处给周易,以祈求他的原谅?”
祝融夫人傻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家这位丈夫已经吓坏了,彻底怂了。
她好气又好笑,但也不得不按捺着性子安慰道,“大王,我们的领土距离周易还是很远的。只要跑的及时,别被他追上,就没有多大问题。接下来该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李自成、安禄山等跟周易领土接壤的国度。我们回去好好整军备战,做好守土工作,短时间内不用担心被人攻打。这个时候如果上杆子给周易送好处,不是让其他王侯小瞧我们?以为我们南蛮国好欺负吗?”
“夫人所言在理。听夫人的!”
孟获大赞,很是认可。
祝融夫人无奈一笑,道,“依我看,周国崛起已经势不可挡。在这西域外圈怕是没有人会是周易对手了。我们得做好直面周易大军的准备!”
“不是。夫人,这……”
孟获大骇,很是惶恐。
“大王不用还怕。”
祝融夫人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以守势为主便是。要知道我们的王城可是在高山之巅。易守难攻。不进攻,只是防守。周易的骑兵部队再是厉害,他还能上天不成!”
“夫人所言极是!”
孟获大喜,“就按照夫人所说的办。”
南蛮国数万大军来时汹汹如潮水
去时也是颇为齐整有序,看得出来,南蛮王麾下还是有不少领军好手的。
对此。
周易心知肚明,他没有追击。
而是率军到公师藩等将领的面前,选择接纳他们的投降。
“以后你们就是我周国将领!这些兵马,依然归属你们统帅!”
周易高声道,“速速去打扫战场。整军加固城防。待我再破了鳌拜、张角大军后,自然会回来奖赏你们。”
“是。陛下!”
公师藩一行人大喜!
知道周易心怀宽广,能容纳降将!
但刚刚投降,就被授予兵权,这种皇者气魄,当真罕见!
公师藩觉得自己赌对了同时,也是暗暗舒了口气。兵权在手,就不怕后面的各种算计了。只要周易在,兵权在,他相信他在周国肯定会有一席之地,最起码会混的比匈奴国好。
而这正是他的目的所在。
战场大陆,混乱无比。
跟着一个前途无量的主公,比跟着前途叵测,不知什么时候会灭国的一个王者来说,无疑是靠谱的多!
而周易比之刘豹、比之刘渊王,无疑是极为靠谱的那种!
在目睹周易统领几千兵马,从战场撤离,去直追南蛮王、刘渊王等人后。
公师藩再无顾虑,当即便开始跟着其他将领打扫战场。
这投降的将领中,也有刘渊王的从子刘曜。
这位在第一世做过皇帝的人物。
此刻心绪极为复杂。
有人劝慰他,“既然已经降了,以后好好在周国做事,相信将军你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你不用担心我会再次叛变。”
刘曜道,“既然降了,我就不会再选择连累你们。”
他若是叛变。周易震怒之下,说不定会斩了这一批一起投降的将领。
这些将领明着劝慰他。
却是想试探他的态度。
都是老油条。
刘曜心里跟明镜似的,也不点破,只是道,“我跟刘渊王虽然关系匪浅。但那都是第一世的事情了。我在这战场大陆战死过好几次。跟刘渊的血脉亲情早已经不复存在了。这点你们比我更清楚。我以后会好好在周国做事的,争取做出一番业绩出来这才不虚此生啊。”
“是啊。”
公师藩走过来,很是赞同,道,“战场大陆很是浩瀚,历史名将多不胜数。我们虽然在第一世有些业绩,但在这里都是从零开始,谁也不比谁强,但也不会比谁差。唯一多的,怕是就是肚子里的那些知识点了。我们之中很多人都死过好几次。再不抓紧点,会越来越落后的。到时候怎么跟那些内圈的猛人比?”
“公师将军这话说的很在理。”
一位英气勃勃,身高八尺、手持长枪的猛将走了过来,大笑道,“听闻东域、北域有不少名人猛将都已经活了百多岁而未死。而百多年啊?他们的积蓄有多恐怖?!我们再不能力、抓紧点,绝对会被恶狠狠的拍死在沙滩上。如今好不容易得遇了一个明主,我是绝无可能就这样放弃的。”
“刘粲你果然很有见地。”
刘曜赞道,“看来你也早就放下了第一世的荣誉与骄傲。决定脚踏实地从头开始了?”
刘粲,字士光,匈奴族。汉赵第四位皇帝,汉昭武帝刘聪之子。
此刻闻听刘曜这话,刘粲说道,“这战场大陆的皇帝、王者不知道有多少。我这样的小王扔在里头,一点水花都溅不起来。我早就看清现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