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01 進階魂尉!?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半个月后,演武馆中,小课堂里。
杨春熙站在讲台上,一手拿着书籍,一手拿着粉笔,正在黑板上书写着什么。
窗外,那蒙着寒雾的冬阳透过窗子,洒下束束阳光,落在了她米色的风衣上,落在了她那披在肩头的长发上,如此画面,竟是那样的美好。
自从回来之后,见到了这群魂班孩子,杨春熙的心情显然好了不少。
由于是导员的缘故,有时她不得不板着一张脸,但即便如此,也能在她那装作严肃的脸上,看到眼中隐隐含着的笑意。
此时的荣陶陶,正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里无意识的转着笔,看着黑板上杨教写下的公式。
这节课是《逻辑学》,荣陶陶不是很感兴趣,但该听还是要听的,毕竟他已经落下了很多文化课了。
不出意外的话,二年级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荣陶陶应该会参加。
有趣的是,荣陶陶已经是二年级了,但这一学期,很可能是他入学后的第一次文化课考试。
在一年级的时候,两次期末考试,荣陶陶都是在“复活点”里面度过的。
和打游戏不一样,游戏角色复活了,就可以四处浪了。而荣陶陶“复活”了,还得在病床上修养一阵,这也让他完美的错过了文化课考试。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有了第二次……嗯,按照惯例,荣陶陶得出结论,这学期的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很可能也要出事?
很好,旗子已经插好了,现在就等结果了!
返校之后的生活很单一,上课、修魂力、练武艺,但对于荣陶陶来说,这样的生活,他反而乐在其中。
因为荣陶陶知道,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这也让他铆足了劲刻苦训练,日子过得无比充实。
他接连参加了关外排位赛和全国大赛,他是关外排位赛第一,这倒是不假,他也是全国冠军,但却是并列第一。
相对于比赛而言,场外给他的打击似乎更大一些。
归乡之后的那次刺杀,他在战斗过程中的作为很小,比赛场中的风采荡然无存,面对雪境之地这些穷凶极恶之徒,荣陶陶自保都难,更别提什么发挥了。
在学校里的安稳训练时光,就是他此时最需要的!
“啪~!”
“唔。”荣陶陶一手捂住了额头,一个粉笔头落在了他的桌子上。
蜷缩在书桌电热毯上的云云犬急忙爬了起来,摇晃着小尾巴,探头探脑的凑到了粉笔头前。
嗅~
云云犬耸了耸小鼻子,确定这粉笔头不是美食之后,便又趴回了那四四方方的小电热毯上。
荣陶陶一手捂着额头,可怜巴巴的抬眼看去,却是看到杨春熙一脸严厉,道:“溜号!”
荣陶陶努了努嘴,小声道:“没,没有。”
“犟嘴?”杨春熙一手叉腰,问道,“根据概念外延的重合情况,概念间的关系分为哪几个?”
“全同、全异。”荣陶陶脱口而出。
杨春熙微微挑眉:“嗯?继续。”
荣陶陶:“真包含、真包含于……”
杨春熙:“还有呢?”
还有…还有……
过道另一侧,高凌薇双臂交叉,搭在了桌上。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X?”
“呵……”高凌薇一手扶住了额头,闭着眼某,深深的叹了口气。
杨春熙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笑意,提点道:“雪夜惊和本命魂兽。”
荣陶陶心中恍然:“交叉关系。”
难怪大薇给我比划了个X……
“还行,倒是听课了。”杨春熙随口说着,刚刚拿起书,却是眉头微皱,看向了教室第一排靠墙的位置。
龍鳳 呈 祥 小說
只见李子毅面额凝重,甚至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杨春熙发现的最早,而后,那剧烈的魂力波动,也纷纷惊醒了班级里的小魂们。
“哇!子毅!”孙杏雨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她,扭头看着身旁的李子毅。
她那小脸蛋上写满了兴奋之色,甚至因为激动而有些红润,就差拍手欢呼了:“子毅好棒!”
如此恐怖的魂力波动,毫无疑问,这是魂士巅峰进阶魂尉的标志。
杨春熙看向了李子毅的后座,道:“陆芒,给他扛回寝室去。”
虽然小课堂距离寝室很近,但以二楼的楼梯为中间点,一个在走廊的西侧,一个在走廊的东侧。
而男寝室与斯华年的寝室是斜对门,那里当然距离斯华年更近。
杨春熙:“杏雨。”
“到。”孙杏雨急忙站了起来。
杨春熙:“去室外演武场,找找斯教。”
“好~”孙杏雨扑腾着小短腿,飞快的跑了出去。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她就在那教训人玩呢~”
“嗯?”杨春熙走下了讲台,来到窗前,向室外演武场望去,刚好看到斯华年穿着一身白色的太极服,一脚将一个学生踹趴在地。
她的动作很是飘逸,甚至还背着双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荣陶陶都没眼看了,这个恶霸,闲着没事蹂躏学生,装高手,真的是恶趣味十足。
“叫她上来,淘淘。”杨春熙开口说着。
“奥。”荣陶陶打开了窗户,手中一片冰霜弥漫,一杆方天画戟,恶狠狠的甩了出去。
杨春熙:???
我是让你这么叫的嘛!?
演武馆外,室外场地之中,虐待小朋友的斯华年正乐在其中,还想要补上一脚,突然感觉情况不对!
她转过身来,那雪制的方天画戟“叮”的一声,插在了她前方三米处。
“噗~”方天画戟碎裂开来,化作了点点霜雪,消失无踪。
斯华年抬起眼帘,看向了演武馆西侧的一个窗户,也看到了一个一脑袋天然卷儿的少年。
斯华年那一双美眸微微眯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容。
哪成想,荣陶陶却是连连勾手:“回来!”
回来?
你让我回来我就回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斯华年随手一甩,手中汇聚出了一柄长直刀,对着那窗口就甩了过去。
荣陶陶:!!!
他急忙一手伸出,手掌上一片霜雪覆盖,精美的霜花雪饼探出了窗外。
“叮~!”
一声脆响,雪制刀刃与霜花雪饼撞在一起,荣陶陶只感觉手臂一阵发麻,整个人“蹬蹬蹬”向后退开数步……
过道另一侧,高凌薇急忙伸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背脊上,企图扶住他,却是也被这一股巨力推得向后退开。
下一刻,窗口处,一只手突然扒在了窗框上,那纤长白嫩的手指仿佛要将窗框扒碎一般,而后,恶霸的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缓缓爬了上来。
同一时间,赶到室外演武场的孙杏雨,一脸懵懵的四下望去:“诶?斯教呢?”
“斯教。”杨春熙急忙说道。
“嗯?”斯华年也是愣了一下,教室里怎么还有一个教师?
好小子,胆子是真的大,正上课呢,就敢开窗户挑衅我?全国冠军就是不一样呵?
之前,斯华年还以为是下课了,荣陶陶闲着没事找揍呢……
“您先回办公室吧。”杨春熙急忙说道,“李子毅要进阶魂尉期了,您帮忙守着点他,大段位晋级,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嗯。”斯华年爬进了窗户,听着杨春熙的话语,便点了点头,眼神似有似无的瞟了荣陶陶一眼,这才迈步向教室后门走去。
教室中一片鸦雀无声,杨春熙与斯华年显然是两种风格的人。
斯华年的恶霸属性,覆盖了演武场范围的每一个角落,也覆盖了小魂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恐怕这班级里除了荣陶陶,没人敢跟她“打闹”。
就在学员们胆战心惊,目送着斯华年走到门口时,斯华年突然脚下一停,转过身来。
一时间,班级里的学生们纷纷低头,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
尤其是那石兰,都快把脸塞进书里了。
搞得像是要穿越进《逻辑学》里面似的……
“杨教,漏了一个。”斯华年轻声开口道,随手一甩,一条雪制长鞭,直逼第一排左侧靠窗位置的樊梨花。
“唔~”樊梨花一声轻呼,被长鞭困住了腰。
在斯华年顺手一拽之下,樊梨花那娇小的身体,掠过了班级教室的一个斜对角,直接飞向了教室后门,也被斯华年一手捞住,夹在腰间。
教室虽小,但人员稀疏,桌与桌之间的间隔很大,倒也没有一片桌椅倒地的混乱场面。
不过,那被长鞭突然卷走的樊梨花,甚至连座下的椅子都没有倒,也展现出了斯华年那神乎其神的技艺。
杨春熙却是面色一喜,双喜临门!?
太棒了!
两个学员同时进阶魂尉期!
第二排中央位置,赵棠那英武的脸上,隐隐露出了一丝欣羡之色,而后,他垂下了头,眼中稍稍有些黯然。
樊梨花、李子毅都是魂班第一组的组员,也纷纷晋级,唯有那资质稍差的孙杏雨没有动静。
而赵棠所处的第二组中,陆芒也快要晋级了,本是经验十足的自己,理应给弟弟妹妹们做出表率,却反而拖了班级的后腿。
斯华年夹着樊梨花,刚走出教室,高凌薇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还漏了一个。”
高凌薇一手撑着荣陶陶的背脊,原本是帮他稳住身形,却是感觉到了他那稍稍颤抖的身体,以及那隐隐传来的魂力波动。
“噗~”一声云雾破碎的声响,电热毯上蜷缩着的云云犬,迅速化作丝丝白雾,飞回了荣陶陶的体内。
“好!好好好!”看到这一幕,杨春熙的幸福感简直爆棚,一时间,她的笑容竟比孙杏雨还要甜美,“去,凌薇,给斯教送过去。”
“是。”高凌薇蹲下身,扛起了荣陶陶这条漏网之鱼,迈步向外走去。
班级里顿时少了大半学员,杨春熙笑盈盈的看着剩下的学员,鼓励道:“你们也要加油啊!”
焦腾达一脸无奈,烦求得很。
本以为实力境界追上淘淘了,结果看这情况……我桃在外面比赛,也就是魂法没办法修行,魂力这不也修着呢么?
哎…莫得办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外出比赛,但人家好歹也是去千山关特训了三个月的人。
杨春熙继续道:“你们今天就不要回寝室了,也不要大声喧哗,如果有必要的话,晚上我给你们另安排房间居住。”
说话间,班级窗户上又伸出来一只小手,孙杏雨探头探脑的爬上了二楼教室,向里面张望着:“他们说斯教爬上来了?”
“呵呵。”杨春熙“噗嗤”一笑,招手道,“快进来吧。”
“哦。”孙杏雨爬了进来,好奇的看着四周,“人呐?咋都没了?”
石兰瘪着嘴,小声道:“别骂了,别骂了……”
“诶?”孙杏雨一脸懵懵哒,我也没骂人啊?
事实上,此时此刻……
人少不可怕,谁留谁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