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第932章 雜修魏無畏讀書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天地毕竟很大《黄泉》一书的影响力也是逐渐扩散的,对于能腾云驾雾的修行之辈还好一些,但人间来说则较为缓慢。
不过这一局面到了如今已经大有改善。
稽州玉翠山脉中,在深入山脉一段路途之后,在原本的山路即将断绝的区域,一个庞大的车队正在缓缓前行。
有的车是牛车,有的车则是马车,牛车的车轮偶尔经过一些泥地时轧地较深,显然车上拖着重物。
随车队而行的除了并未着甲的大贞公门高手,还有几个书生模样的官吏,以及三名天师处的天师。
此刻远远在前的两名公门高手发现前路断绝,顿时就有一人施展轻功快速赶回,落到了最前头的一辆马车面前。
“钱大人,赵天师,前面山路到头了,是否让车队停下?”
车上的文官和一边的天师都在看书,此刻听到下属来报,两人都放下书册,那天师掀开车窗看了看外头,然后对着一边的文官轻轻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了车外。
“不必停下,一直往前就行了,注意看好车辆,前头有一段路可能比较颠簸。”
“是!”
这赵天师往前走去,然后轻轻一跃,好似在风中借力点踩,很快超过了前头开道的一些差役到了最前端。
山道已经没了,尽头处是一些杂草,再往前就是一片起起伏伏,有些乱石子,但并不算大,应该还能勉强驱车走一段路。
没有理会边上那些差役询问的眼神,赵天师直接先一步跨过山道往前走去,差役只得大声对后面道。
“快点跟上,每辆车前去一个人领住牛马,防止它们乱跑。”
“看住牛马,看住牛马!”
随着差役不断大喊,车辆也一辆辆缓缓驶出山道,在颠簸的山丘上前行。
前头的赵天师走了半刻钟,这下前头真的是没路了,都是些大石头,且周围山体也起伏剧烈。
不过还没等差役来问,赵天师就走到其中一块巨石面前拱了拱手。
“在下玉怀山弟子赵江,带大贞车队过路,还望行个方便,这是文牒。”
赵天师从袖中取出一本硬壳文牒,拉开之后,第一折的书页上面写了几行字,还盖了大贞印章。
在赵天师出示文牒之后,那石块身上泛起一阵白光,然后周围开始出现一阵轻微的“隆隆隆”声,那些大石块都开始微微颤动。
下一刻,挡道的山石纷纷翻动起来,大的滚开一边,小的汇聚而来,在后方车队之人惊奇的眼神中,一条铺设完整且一看就十分结实的石道出现在眼前。
赵天师收起文牒,带着笑意向着那块大石再行一礼,然后对后面命令一句。
“现在有路了,快跟上,距离玉照峰不远了,那边乃是仙家渡口,大家跟紧点,记得勿要随意喧哗,不过也不用太过拘谨。”
后面的人缓过神来,赶紧领命牵着车马跟上。
这条新出现的路居然比前面的山道还要平稳,一路深入玉翠山更深处,然后环绕延伸着向一座虽然不高却十分巨大的山峰。
众人视线中也陆续出现了一些其他上山的人,身上背着包袱的还结伴多人的,也有都不带只身一人的,不过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庞大的车队吸引,一直到上了山,车队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然后,车队上的大多数人,以及那些同样第一次来玉照峰的人都呆住了。
在稀薄的云雾之中,在这玉翠山脉深处的大山顶上,居然有一片规模不小的建筑群,其中有一些建筑上流光溢彩十分美丽,更远处外围,云雾中似乎停泊着两艘巨大的楼船,一艘朴实却厚重,一艘晶莹剔透好似白玉雕琢。
“船……飞在空中?”
“这就是仙家港口啊!”
车队中不少人心中震撼之余,纷纷出言感叹,不过车队并未停下前行,而是缓缓驶入仙港,他们车上的货物全都是书,而且是如今在大贞各处乃至周边各国都炙手可热的《黄泉》六册。
整个大贞到处都缺货的《黄泉》书册,在这里却有整整一个庞大车队的货,要是让那些想买买不到的人知道了,肯定会抓狂,不过这些书也有自己的使命,这是要送往天下各州去的。
“呵呵呵呵,赵师兄,魏某在此恭候多时了!”
车队才到玉照峰顶,哪怕是已经开始修仙了,身材却依然显得圆润的魏无畏就直接带着几人迎了上来,一边走一边行礼。
魏无畏虽然修为不高,甚至一直都修不出意境内景,更不用说凝聚丹炉了,但也能参阅玉怀山的一些基础修仙典籍,不过也从来不算是玉怀山的人,只能算是自己孩子的“陪读”,但魏元生早就长大了,玉怀山却也不曾赶人,如今魏无畏更是借此平台大展拳脚。
说起来,魏无畏也算是一个绝对的修仙异类,身为一名仙修,却依然不忘魏氏的生意,更是对商贾之道研究越来越深,而且自得其乐,就连衣着也和一般仙修不同,就是喜欢穿得华贵些。
甚至这么些年来,魏无畏主要修仙成果就是以自己为主,让儿子魏元生和阳明真人帮忙,炼制了一枚金灿灿的大铜钱作为法器,时常就会拿在手中把玩。
寻常仙修见了魏无畏,第一反应绝对不会认为这人是道友,更不像是什么官宦世家书香门第该有的样子,准第一眼就能联想到的只有大富大贵。
魏无畏修行是慢,但是也因为他的精力并不完全放在修仙上,实际上,他的自我认知十分清晰,这些年来早就看清了,自己的心性其实和仙道相左,至少和高境界的仙道并不相合,虽然这种仙修也不少,魏无畏可不喜欢高不成低不就。
即便如此,魏无畏修仙还是不算怠慢的,只是在与他有些交情的仙修眼中,魏家主有些不务正业,因为他不怠慢的事情太多了,涉猎太广了。
魏无畏常常拜访一些土地山神甚至鬼神,似乎对神道很感兴趣;
也常常如书生一样彻夜阅读文圣和各种文学大作;
同时还要忙于玉怀山仙港的建设,以及界域摆渡的线路规划和修士轮值规划,更是时常同各处仙门打交道,宣扬玉照峰之事;
同样还要去各处仙港安排开设宝阁,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买卖,更不可能比得过灵宝轩之类已经越来越有名气和成规模的庞然大物,却只言占个地方也好;
甚至魏氏一族凡尘的生意,魏无畏也没有落下,偶尔连思考去别的大洲开辟商道这种事也要亲力亲为一下。
当然,计缘交代的一些事情,魏无畏也是绝对摆在首位的。
玉怀山的人很难想象魏无畏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精力,又怎么可能挤出这么多的时间来做这些事,仿佛他修仙就是为了连睡觉的时间都方便挤出来。
就冲魏无畏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情况,哪怕修为再高的玉怀山修士,以及其他仙门中了解这魏家主的人,哪怕想不通,也不会轻易小看他,因为了解魏无畏的人都清楚,这是一个聪明人,一个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该干什么的人,不可能浪费生命。
修煉 狂潮
若是计缘清楚魏无畏的所有情况,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夸奖对方一句:时间管理大师。
所以面对这个另类且看似多年来修为一直很废柴的男子,赵江却丝毫不敢怠慢,快步上前郑重回礼。
“魏家主,几年未见,魏家主风采依旧啊!”
“哈哈哈哈,赵师兄过奖了,魏某这点微末道行,在一些人眼中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来来来,车马人员都去我那阁中休息吧!”
魏无畏一张标志性的笑脸,笑的时候眼睛都眯了起来,显得人畜无害,但当年的凡尘武林上,可没人敢这么认为。
“好,有劳魏家主了。”
赵江笑着个魏无畏相互恭请,也让后面的车队跟上,见车上的几位大贞官吏,虽是文职小吏,但魏无畏依然一一向他们行礼问候。
魏无畏如今身份并不普通,暗中更是随着计缘当年给他指出的道路,一直谋划着大事,如今的他,就算面对居元子这样的高人,也并不气喘心跳,但哪怕面对修为再低的仙修或者妖怪精怪,甚至是凡人,只要不得罪他,都绝对客客气气十分礼遇,并且让人感到绝对真诚。
“对了赵师兄,听说你有一门极为擅长的神通,名曰御灵,可调用超出自身道行上限的灵气为己用?”
魏无畏边走边和赵江继续闲聊着。
“确实如此,不过也并非外人想的那般神奇,常言道水火无情,御灵远难过御水御火,所御灵气不过能助长自身仙法,弄出更浩大的声势,却少了许多灵活性。”
“哦!”
魏无畏点了点头,又笑呵呵道。
“魏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从赵师兄这买几次御灵之法,报酬定让赵师兄满意。”
“买几次?”
赵江略显诧异,魏无畏肯定是懂仙道规矩的,所以绝对不是买御灵之法的修炼法决,可买几次是什么意思,让他赵江帮忙出手几次?
像是知道赵江在怎么想,魏无畏笑着解释道。
“魏某这几年来,也自行领悟出……嗯,算是神通吧,对方愿意,且买卖能成,魏某就能买来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赵师兄的御灵之法,哦对了,师兄只要对着我这铜钱施法就行了。”
赵江皱起眉头,这金灿灿的大铜钱有一个茶杯盖那么大,算是魏无畏的法器,但法器的妙用怎么能算是自己的神通呢?
不过魏无畏却不多说什么了,这铜钱是法器,又极为特殊,更多算是一种买卖的象征,法器连心,他魏无畏虽然没有仙修的意境丹景更无丹炉,却也有自己的道。
最终赵江还是没有拒绝魏无畏的要求,虽然他不打算要什么报酬,但魏无畏还是给了赵江一些水行凝萃当作报酬,而赵江则需要对着金色铜钱施法数次,至于究竟几次,就看赵江自己。
片刻后,在玉照峰外某处,赵江凝神施法,引动四方灵气汇聚,化为一阵舞动的灵风,带着光辉流向悬浮在空中的一枚金色大铜钱。
本来赵江还十分小心,准备在这铜钱承受不住他的神通的时候及时收手,毕竟这法器看起来并不出众。
可没想到,灵风呼啸着冲向铜钱,却像是流水遇上地洞,回旋之中全都汇入铜钱的钱眼里之后就消失不见。
“好,赵师兄好法力!”
赵江略觉尴尬,笑了笑之后,又继续施法,第一次施法不见任何动静,实在有些丢分,至少听个铜钱的响也好,至少让它晃动一下也好。
可是赵江足足施法十次,一次比一次用力,甚至后面已经不算是轻轻接近铜钱,而像是施法以相对柔和的力道打向铜钱,可却从来不见铜钱晃动,等他回过神来,法力消耗已经超出了预计。
“赵师兄,可以了可以了,法力损耗过度也不是好事,够了够了!”
魏无畏依旧是一张笑脸,频频向赵江行礼,结束了这次施法,而后者则对于那金灿灿的大铜钱惊疑不定。
这铜钱,不是魏无畏自己炼制的吗?就算阳明师叔帮忙了,可这也太过怪异了吧?
赵江惊异不定地走了,而魏无畏在回到玉照峰中阁楼内时,却已经对赵江的御灵之法有了较深的理解,那十次法术入了铜钱却融入他心中,十次若是用出来,不会比赵江差,甚至还能更夸张……
魏无畏手中还有小一些铜钱也很特殊,那是计缘给的法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