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63章 戰神秦淵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他们这个村子里本来不缺少物资,因为之前已经送过很多了,但是这几人把送来的物资悄悄转移到山洞里,然后告诉众人没有食物了,外面的路塌陷,当兵的送不进来。
想要煽动这些村民,趁机造成混乱,抢夺物资,等到灾难过后,把这些物资拿出来收取不义之财。
秦渊直接走上前一巴掌打在男人脸上,他已经足够收敛,男人瞬间脸肿起老高,牙齿也飞出两颗,“你他妈的刚才叫的最凶的就是你,发这种国难财,还煽动民心,我告诉你,如果我有枪,现在就可以把你枪毙!”
那个男人恶狠狠地说:“你死定了,你不就是仗着你是当兵的,有这点本事,我打不过你,我认栽了,但是你打老百姓,我后面要让媒体曝光你们,曝光你们这一群土匪兵。”
没想到这个时候从后面走出一个拿着摄像头的记者,因为这次灾难其他地区的炎国然还有不少热心企业都伸出了援助之手,纷纷捐款捐物,大媒体要让他们知道这些东西是真正的利用在这些灾民身上,所以才派发的记者。
没想到刚好记录到这一段,而且正在直播,那个男人瞬间懵了,他本来还想反咬一口的,这下彻底完蛋了。
“你们一定要冷静,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国家肯定不会放任你们,不要受人煽动,以免做出错误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一车人赶来上面下来几个警察,是因为这边直播以后民愤非常强烈,外面这件事情被议论得乱糟糟的,要求有关部门赶紧做出行动,到现在还有这种发国难财的人。
“你小子这种时候就是和国家对着干,还有你们几个,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要遵纪守法,法律不是空架子!”接下来那几个人被带着手铐送上了警车,上面也派发了新的村官下来亲手接管,这速度确实不错。
外面那些网友看到直播都纷纷叫好,“你们只关注到那种混蛋吗?难道没有发现这个队长好帅啊!”
“对对对,我也是,尤其是冲过去制服那几个人的时候,我的天啊,那是什么速度,实在是太帅了,牛啊!”
“上面的都什么情况了,能不能不要随便放花痴,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人家有这个能力,一个人瞬间就制服了那几个垃圾!”
秦渊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众多网民热议的对象,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回到了驻守的灾区,没想到刚回去,一群记者就围了上来,记者太多,秦渊在范天雷他们的掩护下,终于进到帐篷,松了一口气。
高世巍气的拍桌子,“这不是胡闹吗?是谁把消息走漏出去的?这支队伍的身份是不能曝光在大众面前的。”毕竟这次救援对外只是宣称是特种兵,并没有具体的部队番号,但是如果一旦被那些记者采访,那很有可能暴露。
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大声说:“怎么,是我走漏了消息,我说的话分量还不够吗?”这个人正是副总书记,他身边跟着一群人。
高世巍有些无奈“领导,可是这不合规矩啊,我不想他们的身份被暴露。”
“你放心,这些媒体我都打过招呼,那些敏感问题不会问的,高指挥,你要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民众心中急需要一个正能量的高大形象,而秦渊在这次救援过程中,可以说是功劳最大之人,他可以代表军方!”
高世巍听到他这样说,也放下心来,毕竟这个可是副总书记,他的一句话,可是顶着自己的多少啊?那这次就让秦说那小子多出出风头。
副总书记走过去拍了拍高世巍的肩膀,“你这个指挥官不错嘛,还挺护着下面的人,那些道理我都明白,放心吧!”
既然有了副总书记的命令,那就让那些媒体去采访他吧,秦渊这边才是一脸懵,帐篷内,她坐在凳子上,十几个镜头就这样对着他,内心非常无奈,大哥大姐的虾,你们能不能不要把镜头拉这么近,这样太显脸大了。
这些记者也非常识趣,问的都是救援过程中发生的事,秦渊也都耐心和他们一一解答。
“秦队长,听说你这次救援中凭借一己之力总共救出了166人,是真的吗?”
“嘿嘿,这个我没有具体统计,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因为当时我光顾着救人了。”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拿着本子冲进来,“我确定就是166人,我是灵山中学的校长,地震发生时,我只是受了一点轻微的擦伤,所以一路跟随他们参与救援,秦队长救了每一个人,我都记下了!尤其是他们跳伞的时候,简直就是神兵神将!”
秦渊突然被人这样当着镜头一夸,还有点不好意思,也是那个校长口才好啊,把秦渊怎么救那些学生,怎么穿梭在废墟里面挖掘幸存者,经过他汇声绘色的讲解,那些记者都稀里哗啦的哭成一片。
“秦队长!你们真的太令人尊敬了,谢谢有你们!”
然后就是这一视频经过新闻播放以后,一个巨大的标题印在新闻上还有报纸上,“炎国的神兵神将!”旁边是站得笔挺的秦渊。
一时间秦渊在外面名声大起,而此刻的秦渊他们在帮当地老百姓重建家园,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这边的事情终于处理好,秦渊他们也要回到军区,回去的那天那些老百姓包围了车子,在外面不停的把一些吃的喝的丢在秦渊他们车上。
而且还有人大声喊:“秦神兵一路顺风!”
重点是这人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李二牛一直在旁边忍着笑,这个人又喊了几声,车内的人实在忍不住集体爆笑,他喊出来的就变成了,“精神兵!”
由于秦渊他们这支队伍的特殊性,后面没有媒体再跟踪,但是有不少人因为这件事想要参军,甚至要去部队里面找秦渊。
李二牛他们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秦哥,你这下可是出名了,竟然有这么多粉丝啊!”
“这些都不算什么,你知道被秦渊救下的那166人做了啥吗,他们现在先休息了,那条路直接命名为秦渊路,就是来纪念秦哥的,这个才是最牛的!”
“你也不想想,谁能救下这么多人啊,而且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只有我秦哥能做到,秦哥真的就是战神!”
秦渊这一刻倒是很接受这种荣誉,副总书记那边还亲自派人送来了嘉奖令,在全区通报一周,这次可是风风火火了一次,更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战神的名号也就传开了。
外面那些老百姓只知道秦渊是特种部队的,但是具体是哪一种他们不知道,都跟着一起叫战神。
秦渊有些得意的敲着二郎腿看着报纸,高世巍背着手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直接朝秦渊头上砸去,他灵敏的躲开,转过头朝着高世巍呵呵的笑着。
“老高,我可是战神啊,你可要注意我的形象,以后别在外人面前随便打我!”
“我说你个臭小子,坐没个坐像,还战神,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战神,战神也是有我这个战将培养的,知道吗?”秦渊一脸黑线,这老高还真是一点不谦虚。
不过这老高也带了一个消息,军区总司令因为秦渊的事情,过几天会下来军区这边视察,所以要举行一次小型阅兵,主要是检阅秦渊他们的作战能力。
砍价女王
高世巍让秦渊带着红细胞小组和战狼突击队进行训练,主要是搞一套流程后面军区首长来的时候,会视察他们的训练情况。
“不过这军区总司令可是看了太多特种训练作战,之前还到国外参加过国外那边的训练项目试验,所以这些基本的训练他看的也太多,我想的你小子主意比较多,你看看能不能搞点新鲜东西。”
“额,例如胸口碎大石,上刀山下火海这种?”
高世巍跳起来给秦渊一脚,“你个臭小子,现在还不正经点,反正这个任务我是交给你了,就一个星期,下个星期首长就来视察了,你看着办吧!”
这老高甩锅可甩的真是够快的,这特种训练作战不就那几项嘛,这领导想看什么东西呢?秦渊看到训练场外的绳子,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嘴角扬起一个微笑,你个狗头老高,既然你把锅甩到我头上,那就由我做主吧,反正后面出了啥事情也是你担着。
高世巍在外面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感觉会被这小子坑。
秦渊把红细胞小组和渣男小分队都集合,和他们说了大概情况之后,龙小云皱着眉头说:“我听说这个军区总司令之前也是特种兵出身,我们这些训练项目也都是人家玩过的,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呢?这个可是有点难办了。”
这个时候秦渊神秘的一笑,把自己想到的主意和他们说了,范天雷站出来说:“虽然这个确实挺新颖的,但是我总感觉怎么有点胡闹,万一惹怒了首长,那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没事没事,天塌下来还有老高顶着,而且你们上面还有我,到时候真出什么事了,你们就把责任全部推我身上,就说是我指使的!”秦渊倒是觉得他这个主意以总司令这种大将之风肯定是不会计较的。
“我倒是同意,反正秦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都听秦哥的,有啥情况大家一起当生生死死都过来了。”就这样,这个主意得到了通过。
一个星期以后,三辆军车开进了军区大院,高四位穿着正装,亲自在门口迎接,至于秦渊这个臭小子,一直没有出现,这个时候一个士兵过来报告,说秦渊他们在训练场了,让高世巍把首长直接带去训练场。
高世巍脸一黑低声说“这不是瞎胡闹吗?首长都还在这里,应该先来迎接首长,这小子到底怎么想的,欠收拾是吧!让这小子赶紧给老子带着人滚过来。”
站在前面的首长听到了,倒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小高啊,你还是这脾气,这样挺好的,不整这些虚的,我还挺喜欢,就这样直接点,挺好的,走吧,带我去你们训练场!”
高世巍松了一口气,幸亏首长没有计较,希望秦渊最好给他一个满意的训练项目,否则他一定要给这群小子好看,差点让自己下不来台。
高世巍带着他们到了训练场以后,却发现整个训练场空无一人,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个时候几颗烟雾弹直接丢在了高世巍他们脚下,烟雾弹是提前拉好的,刚刚落地就冒起了白烟,身边的人根本就没做防备,毕竟这个是在军区里面。
这烟雾弹让人眼泪都呛出来,根本看不清东西,高世巍一边咳嗽一边喊:“咳咳,秦渊,你个臭小子,你这是在搞什么东西,快给老子滚出来!”
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起,战狼小分队的出动了,围在首长身边的几人被快速击倒,这手长之前也是特种兵,可不是吃素的。
高世巍突然明白,这群小子要做什么了,事到如今就配合他们演好这场戏吧,现在自己想退出也不行啊,如果出手的话,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那更麻烦。
军区首长快速做出反应,蹲在地上,一个扫堂腿踢倒了一个人,秦渊早就料到,所以只能来玩阴的,接着一张大网丢在了首长头上,范天雷他们四人拉着绳子,就这样直接把首长扛着跑了。
烟雾散去,秦渊出现了,而此刻的首长就在训练场的一栋建筑大楼里面,这个首长眯着眼睛,似乎也知道了这小子要做什么。
秦渊在下面喊道:“首长!其他训练项目都太普通,这一次我们的训练项目就是营救最高长官,委屈您当一下人质了,这样您可以亲眼看到我们的作战过程,能更好地做出点评。”
里面半天没有动静,那个首长闭着眼睛,并没有说话,范天雷也非常紧张,是不是这最高长官生气了,毕竟这么一搞,确实是风险太大,多少有点不尊重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