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38章 留裏克在納爾維克港相伴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归航,阿芙罗拉号装载她自下水以来最多的货物。
船舱里堆满了粮食,留里克估计这少说也得二十万磅。
她实际载运麦子接近三十万磅,加上其他长船分散运输的部分粮食,京船队干脆是把班堡粮仓的库存搬了个干净。
上百名被俘的女人被迫挤在船舱里,待到夜里,她们又不得不和下来休息的水手共处一舱。
夜里舱内会发生什么,住在船艏休息室的留里克根本无意去管。他只希望带着这支队伍尽快返回纳尔维克港,赶在大海变得狂暴前,最终返回罗斯堡。
这是一场九世纪的大洋远航!航行本身就是对人类勇往直前的赞歌,但对参与航行的个体,航行本身就是遭罪。
这不,当船队顺着南风抵达苏格兰东部海域,大海突然变得狂暴!
船队遭遇了一场八月末的海上风暴,它的规模和威力以千年后的标准并不算什么,之余现在颇为凶险。
满载货物显得极为敦实的阿芙罗拉号,她紧急收了主帆,就留船尾一面小三角帆迎着突入到来的寒冷北风在乌云中前进。她在大浪中上下起伏,却毫无倾覆的趋势。
这艘仿卡拉维尔型的帆船,就在这场风暴中展现了极强的稳定性。
奈何其他的长船真是遭此大罪。
战争中损失了多达二百名战士,船上也增加了四百余被掳的女人。人员变多了,航行的效率反而下降。
合计二十三条长船愣是有五条在海浪中倾覆!又是近二百人落海,非常可悲的是波涛中人们自顾不暇,只能看着自己的部族兄弟喂了鱼,二来直接默默祈求神灵息怒。
整个风暴经历了两天时间,当世界再度恢复风平浪静,茫茫北海上,各艘半死不活的长船齐聚在阿芙洛拉号这里。
再度仰望这艘已经非常熟悉的大船,比勇尼除了感叹还有无奈。
他顺着放下的绳梯攀爬到湿漉漉的甲板,不久所有侥幸活下来的部落齐聚于此。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船队人心惶惶。留里克自己竭力保持淡定,奈何北海的狂暴真不是波罗的海那一汪静水可比拟。
比勇尼随意坐下来感慨:“奥丁震怒了!也许我们当在班堡杀死那个国王献祭。”
此言一出遂有一批人支持。
“杀死那些不列颠人!”
“我们本就该设立一个祭坛,至少得杀死一百个奴隶祭祀奥丁!”
……
留里克扣扣耳朵,撅着嘴猛然呵斥,“都别抱怨了!这就是大海,海洋随时都能狂暴。你们以为自己没有敬神遭遇海难,但我的大船毫无损失。”
留里克此言本无他意,比勇尼立刻做出睿智解读,他一拍大腿,“所以,我们必须从罗斯人这里购买大船!不仅是一艘,要多艘。有了大船,以后我们光顾那个诺森布里亚才是真的安全。”
“你说的对。”瓦斯荷比的盖格带着沉痛的心情直言,“我们的三条船突然损失一艘,一些兄弟和女人落水,他们都完蛋了。如若有大船,我们平安无事。”
大船!必须有大船!
巴尔默克人最知道大西洋的狂暴,人们对风暴一直有着预期,真的闹得船毁人亡,人们都无奈也强过悲伤。
在留里克要求下,各家族首领互报了各自的损失。结果是惊人恐怖的!
加上整船倾覆和被甩出落水者多达三百人!其中的死者又有半数是远征的战士。
又如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他们实在倒霉。一百个设得兰人掳了近百名女人。这些家伙在战争中几乎就在做后方的射箭支援,纵使一度遭遇骑兵冲击,他们的兵力损失区区十个。
也许他们的欧气以及在战场消耗殆尽,二百人挤在三艘长船,一场风暴后一船沉没,当场便有七十人罹难。
如今的维京船队可不是出征之日那样贫穷且充满野心。他们得到极大满足,满载的货物让他们有了得失之患。
今天,让部族得到一艘或多艘大船,人们达成了强烈共识。
比勇尼作为和罗斯的留里克拜把子的兄弟,他必须顺应部族的高贵者们的诉求,把这笔买船交易落实。
比勇尼心急了,“留里克,我们劫掠一大笔钱。大船一艘二百磅银币,我给你钱,我尽快就要。”
看着众人投来的期盼目光,留里克也无意犹豫。
“这正是我要建议你们的。今年冬季,我的造船工厂仍在建造新船,我会落实那份许诺,最早明年,我会亲自把大船带到你们的港口。”
“仅仅一艘?”比勇尼又问。
“怎么?胃口变大了?”
“不!明年我打算得到了大船再次进攻诺森布里亚。”
“啊?你就这么着急?绵羊刚刚剃毛,你觉得它还能瞬间再长出来一层毛?”
比勇尼摇摇头,“你对他们仁慈了?”
“不!”留里克坐正身子,提及一个巴尔默克人不必关心却对罗斯人非常关键的事,“我造大船的目的就是防御丹麦人的进攻。”
“丹麦人?在你看来还是问题?”
“当然。今年我可要带着你妹妹回罗斯堡。我会穿越丹麦的领地,我不怕战争,就怕没完没了。我必须建立一支不畏风暴的大船构成的海军。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一艘船。”
“这……好吧。”比勇尼虽有惋惜,他也不能强求。
虽说船队遭遇海难,活下来的人们还是带有大量物资!
罗斯的留里克真是大好人。缴获的钱币全在稳健的阿芙洛拉号上,他不打算要一枚铜币,所有钱财都是巴尔默克部族的!
兄弟们可以拿着钱跑到卑尔根的集市采购,再等到巴尔默克人自己的大船到货,部族的实力就大大增强了!
人们都在自发乐观起来,冬季冰封的海洋以及丹麦人的海峡控制,根本不能干扰巴尔默克和罗斯的陆路交流。反而冰封的冬季,让两个族**流更快。
比勇尼萌生更多的贸易计划,他直言,“我们冬季仍会组织人手,走那条冰河贸易路线抵达你的艾隆堡,顺便还能抵达罗斯堡。也许我能亲自看到属于我们的大船建造完毕的整个过程。”
留里克自然非常欢迎:“很好,走冰封河道,若是乘坐驯鹿雪橇,从你的港口到我的菲斯克堡营地,可能只需十天时间,这可比海上航行更快。这样,诺伦也不会觉得离故乡太远。”
比勇尼笑了,众人更是哈哈大笑。山脉的东方不再意味着探险,翻山有了极为明确的目的地。罗斯人是共同战斗的盟友,兄弟们自可大胆前往东方赚钱,挤在纳尔维克港忍受局促的日子一去不反了。
当船队抵达设得兰群岛,参与远征的岛民就此完成了他们的航行。
一群女孩们 南亭而遇
留里克无意在此逗留,船队一路向东!
跨越北海的航行本就充满危机,历史上历次的进攻不列颠的维京船队,一旦遭遇风暴就必是遭遇巨大损失。更有丹麦国王意欲击败威塞克斯收复丹法区的远征计划,一度因船队的全军倾覆而被迫推迟。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终究留里克所率领的船队成功横穿了北海,仗着对这片地区地理知识的了解,留里克直接走最近的航路抵达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近海。
人们沿着海岸线前进,哪怕这样的航行必会与卑尔根人遭遇,哪怕这样势必要在曲折的离岛水道间穿梭多走弯路,为了不会再被可能的风暴沉重打击,这样的冒险是值得的。
与卑尔根渔船、商船的遭遇是一个必然。
留里克谢绝任何形式的“海上规矩”,就仿佛那些遭遇的船只是空气,船队自顾自地赶路,哪怕经过了卑尔根所在峡湾入海口的一片离岛,他们再无深入半步。
大量的来自卑尔根地区的渔船看到了一支奇怪的船队。他们像是一支商船大队,也许来自丹麦或是弗兰德斯,那为首的大船没有悬挂任何的旗帜,不过考虑到这么一支大船队的去向,显然他们是去北港的。
神醫 小農 女
等等!一艘拥有三角帆的大船?
两个多月前一则消息就在峡湾的社会传播,后来一些丹麦商人带来了更奇怪的说法。
有一艘东方的大船穿过了丹麦人的关卡,丹麦大首领的船队竟无法拦截。
但那突然出现的船队匆匆而过,它成了卑尔根地区民众新的谈资,除此外好像也再无什么。
最后的返航,巴尔默克维京船队迎着可能是夏季最后一股的温润南风,沿着海岸线快速向东北方向移动。
时间刚刚到了九月,在临近结束之际又遭遇一场小雨后,船队进入了峡湾。
纵使大海又变得有一点狂暴,它已经不再是威胁。
远征的大军回来了!
捕鱼的船只追随这支凯旋之师,逼近的渔民看到那敞篷长船上居然坐着大量女人,不由得亢奋欢呼。
满载货物的阿芙洛拉号,她释放的船锚在海底剐蹭了一段距离,才迫使带有强烈惯性的大船停下来。
至于那些运载俘虏、物资的长船干脆直接奔向各自的领地冲滩。
譬如瓦斯荷比的盖格,纵使损失了很多人,此番远征毕竟是带回一批女人和一批非常关键的生产资料,最为关键的则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气候不错土地肥沃”的好消息。他仅有的两条长船回到自己所在的庄园,得到家乡人的欢迎。
阿芙洛拉最终停靠在港区里那最大的天然泊位,围上来的小船在其挺稳后迅速开始帮助卸下货物。
强壮的男人看到了大量攀下绳梯的女人,她们面色憔悴精神萎靡,衣着皆素服,人均头戴白巾。
她们都是海那边的布里吞人?看着和卑尔根集市兜售的那些奴隶差别很大。瞧瞧奴隶的容貌发色,倒是和本部族的女人极为相似。
巴尔默克部族大首领,马格努特带着他的亲信们,尤其是自己的小女儿亲自赶来迎接英雄们的凯旋。
被卸下的大量俘虏,以及搬下船的大批铁质兵器,乃至大量装载钱币的皮箱,人员物资陈列咋港湾的土地处,马格努特在狂喜中几乎昏阙。
比勇尼以王者之姿踏步走向父亲,反倒显得船队的指挥官留里克屈居次位。
但留里克并没有什么损失,诺伦一身白布长衫,脖子上挂着那漂亮的巨大多种宝石混合而成的吊坠,她头戴艾丽卡花编织的头冠,急匆匆抛来扑向留里克。因为她知道,这个少年正是自己的大英雄。
名为艾丽卡的欧石楠开始了花期,巴尔默克的女人们开始以这种花卉妆点自己的美丽,亦是基于传统以浸泡鲜花的清水擦洗身子沐浴长发。
粉白色的花卉配上诺伦的金发,令这少女更加的魅力。她扑在自己怀中,留里克凑过鼻子嗅着她的长发更是心旷神怡。
她在欣喜中直白地问道:“你们一定取得了巨大胜利。”
“当然!我带着军队击败了很多强敌,你瞧,这些俘虏、这些物资,尽是你家族的财富。”
“那真是太好了。”
诺伦轻轻松开手,在留里克的陪同下走向那些和她年纪相仿的被俘女奴间。她高傲地审视这些少女,同情她们的遭遇?那是完全没有的。
她高傲地扬起精致的下巴,随口边说:“女人!你们都是我们的仆人,这就是你们的命运。好好服侍我们,你们才能摆脱奴隶的命运。”
话从她的嘴里说出,留里克心中一个天真浪漫善良少女的形象已经无了。
但是且慢,她本就是巴尔默克部族里顶级贵族之女,放在欧陆,她就是相当于一国之公主呀。她是养尊处优的高贵之人,说不出这番话才是奇怪。
留里克走上前,轻易的卡着她的后颈,将之轻易的拉到身边随口便说:“她们是奴隶,亦或是战士的妻子,都和你没关系了。诺伦,你该做好一些准备,我要赶在秋季的大海变得狂暴之前返航,几天之内我将离开,我会带你走。”
虽说这是自己的命运,突然阔别故乡,女孩的内心猛地生起一丝凄凉。
她轻叹一声又转身仰视留里克的双眼:“我要只身与你返航?”
“这……当然,我不希望你带什么侍女。你应该知道,我是高贵的男人,是被奥丁祝福的圣人。我的家里已经住着一些妻妾,我不会允许你去做最特殊的那一位。”
事实的确是如此,诺伦又轻叹一身:“难道,我真的不能成为你最宠爱的女人?”
“至少,你可以为我生下很多孩子。”留里克没有做出回答,也无意做出任何的许诺。
固然是身为帝王必是面临众多妻妾缠身的现实,留里克自知无力照顾她们每个人的心情,可那又怎样?这个时代,身为帝王的女人必须有这等觉悟。
留里克扪心自问,自己面临的一切婚姻都是带有强烈的政治目的,那些嫁与自己的女人,其背后都代表着一方势力,罗斯公国的扩张背后就有着联姻之举带来的稳定性以维持一个强权能继续膨胀。
如果说哪一个女人是真爱?莫过于养鹿人女孩露米娅。但事到如今,露米娅实质上的成了所有仆从于罗斯的养鹿人族群的利益代言人。
她是自己的第一个仆人,是第一个女人,亦要为自己生下第一个孩子。
留里克仍旧搂着诺伦的脖子,做出亲昵的动作给身为首领的马格努特夫妇去看,至于他的内心已然漂回了罗斯堡。
“露米娅,你应该已经有了吧……大祭司后继有人。是男孩就做大将,是女孩就继承大祭司!”留里克当前期望露米娅生下一个女孩从而明正言顺的在未来接手祭祀之职。给她取个什么名字?
留里克再看看诺伦的花冠,瞬间有了主意。
“就叫Virika吧。”
他颇为佩服自己的想法,这名字是有着三重意思,一是“鲜花之祭”,二是斯拉夫语的“聪慧之女”,最为重要的第三点,这名字正是对逝去的罗斯老祭司维利亚名号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