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第一百九十九章 崑崙計,朝蒼穹看書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嗯?”
昆仑秘境,蟠桃林中。
一名长发男子凌空盘坐,忽的心有所感,他先是看向不远处的那座石碑,眯起眼睛,轻轻一挥手。
很快,就有个年老道人飘然而至,口呼“祖师”。
那人道:“典云子于齐境有际遇,牵扯了那镇运金人,令人前往接引,让他不要涉入其中。”
老道不见诧异,便道:“领法旨。”
随后男子又道:“星罗榜上,最近新增之名不多了,该是初见成效了吧?”
老道就道:“正是如此,已深入八宗弟子之心,几乎人人意念根植,连不少分支小宗,亦念入榜中,这仙门各宗的门派中坚,尽入其中!”
王牌 大 明星
“既如此,后续亦该提上日程了。”男子谈谈说着,“神藏开启,佛道劫至,那时正是时机,不然真等到天下纷争清晰之时,又要多事了。”
老道闻言,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头领命,见没了吩咐,才缓缓退去。
其人一走,男子忽的抬头看天笑道:“既然来了,又何必隐藏?”
话音落下,天上一阵扭曲,宛如水中倒影褪去,显出一人。
这人年约五旬,穿一身朝服,一露面,就冲着男子拱手道:“还望尊下恕罪,不是有意侵入秘境。”
“昆仑秘境固然守备严密,又处处阵势,但终不是密不透风,想要挡住阁下,须得大阵尽启才行。”男子轻轻摇头,面带笑容,“况且,一缕意念投影罢了,无妨,你若是真身前来,在触及秘境的第一时间,便要陷入囫囵。”
“多谢尊下理解,实在是此事颇为紧急。”那人说着,冲着天空拱拱手,“吾主也是因为此事,关系到了大局安稳,才会遣我过来,问尊下一句,此番动摇北地根基,可是昆仑的意思?”
长发男子笑而不语。
那人点点头,又问:“那可是仙门之意?”
长发男子还是笑着,见对方又要开口,才道:“天宫想做什么便去做,何必问仙门?”
“吾知矣。”那人拱拱手,“就此告退。”
恶魔总裁温柔点 秋水妖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话落,那身影缓缓消散。
等人一走,那男子却眯起眼睛。
“扶摇子……”
.
豪门缘之撒旦老公遇到爱
昏 嫁
.
那穿着朝服的男子,在拜别昆仑秘境之后,转眼踏入了一座恢弘殿堂。
这座殿堂四周似是黄金雕铸,一根根立柱宛如参天大树,直抵穹顶。
那穹顶宛如浩瀚星空,一颗颗的星辰罗列其上,虽然稀疏,却也明亮。
这朝服男子一入殿堂,那穹顶上的一颗星辰就大放光芒,投下一道光辉,落在他的身上。
顿时,层层人念落下,令祂的身上生出层层光晕,更多出几缕缥缈出尘的气息。
但此人并未停步,依旧前行,来到殿堂深处,冲着那空荡荡的座椅,道:“见过陛下。”
下一刻,宏大之声响彻殿堂:“可曾弄清昆仑之意?”
那人并未多说,将意念凝结成一道光辉,传入穹顶之中,随后才道:“太华山的扶摇子,其名还在榜单之上,说明境界未升,一个道基境的修士,压下了长生高僧,动摇了金人封镇,若是真的,那是该关注一下。”
那宏大之声就道:“交给大河水君吧,祂既要位列朝班,总要有所表现,况且此事的根源,也是因他而起。”
“臣,明白了。”朝服男子拱拱手,便要离去。
这时,那宏大之声忽然又道:“如今朕难以降临现世,诸事都有劳卿了。”
那人站定,回身道:“陛下,此乃臣分内之事。”话落,那殿堂穹顶之上,诸多星辰都暗淡下来,此人便又朝最里面的龙椅拱拱手,这才迈步走出。
待得出来之后,便将一道意念化作光辉,直接传递出去!
这道光,跨越时空阻碍,径直落入大河深处,入了一片宫殿。
那宫殿之内,光影变化,诸多景象交缠,此光几次扭转,终于落得一处,被一只手抓住。
此人威武雄壮,正是那大河水君,他捏碎光辉,冷哼一声:“居然将这些事,都推到了本座的身上,只想着坐享其成……”
祂正在说着,忽然神色一变,跟着表情凝重起来。
几乎就在这同时,一片漆黑降临,黑雾之中,一道庞大身影逐渐显现,伴随着遮天蔽地的巨大双翅,以及一阵铁链碰撞的声响,这位大河水君深吸一口气,随即朝着那道身影看了过去。
随即,祂的身躯也被黑雾遮盖。
过了好一会,黑雾散去,水君的身形重新显化出来,依稀还能听得祂的话语:“……那太华扶摇子,并未真个踏足长生,他虽然意志刚烈,道心如铁,能以长生根基为利刃,但这根基乃是机缘巧合所得,今日既去,自然难以再得,他来赴宴,一样可制,必能从此番与会之人中,寻得尊者所需之人。”
.
.
与此同时。
晋州城中。
灵崖和灵梅来到了寺庙跟前。
诸神之战 黄易
在看到普渡寺的瞬间,两人就生出一点奇特的幻觉,仿佛看到整个寺庙轰然破碎,变成了一片瓦砾。
不过在惊讶过后,定睛再看过去,却又一切如常了。
“幻觉?”
灵崖和灵梅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旋即摇摇头,因为不可能两个人同时看到幻觉,更何况,她们固然是心灵震颤,但修行的底子尚在,不该无缘无故就生幻觉。
这么一想,心里就多了几分凝重。
“师姐,咱们真要进去?”灵梅忍不住问了一句,“这里面现在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万一那位君子已经落败……”
灵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是要进去探查的,而且看方才的局面,不像是公子落败。”
灵梅赶紧道:“我也担心那位君子的安危,可那最后关头,可是诸佛显化的,此处又是庙宇,总不至于是君子打到和尚庙中,把和尚给击败了吧?那昙断法师名头可不小,张道长也提过,说是这河东有数的人物……”
灵崖摇摇头,没有理会,而是上前敲门。
这寺庙大门紧闭。
不过敲了好半天,却不见反应。
“和尚都不在里面了,就是在里面,这会肯定也正迷糊着呢!”灵梅在后面提醒道,“师姐你昏了头了?咱们之前在那外围,可是看到好多僧人因意志相连、佛光相容,却受到了反噬,这会都趴在地上呢,而这庙中刚才又是放光、又是地震的,有人也早就跑了,没跑的,怕是凶多吉少……”
说着说着,她注意到师姐神态,赶紧停下话来。
过了好一会,见庙中果然无人应答,灵崖这才推开了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庙前广场上的那道身影——
陈错盘坐其中,正在低头感悟。
察觉到脚步声后,陈错抬起头,见了灵崖二人,微微一笑,道:“又与两位见面了,如今在下要闭关参悟玄妙,还望两位能帮着护持一番。”他说是让人护法,但神色从容,显然并非深度入定。
话音说完,陈错再次闭上眼睛。
灵崖与灵梅面面相觑,再看这庙中,空空荡荡,并无声息。
倒是那庙宇之外,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那位郡守叶楠领着一伙衙役,匆忙赶来,而后在外面喊起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