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爲君故,沉吟至今展示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苍梧仙城前线,师帝君只留下一支精锐坐镇,撤掉其他军队,同时后方征调各地能工巧匠,打造更多重器,用以对抗第一剑阵图。
另一边,师帝君上报仙廷,告知陇天师死讯。
苍梧仙城前,大规模战事就此消停下来。
师蔚然等人于是练兵,分为不同将领带着新兵,率兵突袭骚扰敌营,学习战场决胜与保命之法,再由老兵来带新兵,将经验迅速推广。
偶尔爆发一两起小规模的战事,死伤的仙人也不超过十个,双方往往稍微接触,短时间内尽可能干掉对手,趁着对方将领还未反应过来便径自撤退。
过了两个月,洞庭、彭蠡等仙城的将士赶来轮替,磨砺新兵,免得仓促上战场。
帝都中,苏云则在恢复之后,又一次沐浴焚香,带着太子来到后廷,求见天后娘娘。
天后娘娘接到拜帖,率众来迎,道:“本宫听闻师帝君叛出同盟,与逆帝步丰沆瀣一气,同流合污,竟然敢进攻帝廷,不禁既是痛心疾首又为苏道友担忧。幸得苏道友调度得当,未曾让师帝君得手。”
苏云惭愧道:“若非娘娘洪福齐天,巫仙宝树庇护,师帝君又岂会知难而退?”
他顿了顿,引荐太子,道:“娘娘可知这是何人?”
“太子参见天后。”太子上前,躬身见礼。
天后娘娘慌忙还礼,笑道:“神帝,你折煞我了!你我自帝倏时期便已经相识,不必如此多礼。”
太子肃然道:“神帝不敢当,丧家之犬而已。当年天后帝绝贤伉俪,杀得我丢盔弃甲,妻儿老小死伤无数,我辈后裔皆为鱼肉刍狗,任由宰割,皆拜贤伉俪所赐啊。”
苏云和莹莹听得毛骨悚然,寒毛倒竖。
太子的言语中充满了怨念,对天后和帝绝怨气冲天,其中的血海深仇罄貔貅之竹难书,倾北冥之水难洗!
天后娘娘笑吟吟道:“不止于此呢。道友,你每次在新仙界复生,便都会被外子抓起来镇压,便没有逃脱过。说起来这一世若非外子驾崩,苏道友造反,你还不能得见天日呢!你能跑出来,赖外子驾崩苏道友谋反之福,倒是幸甚至哉。”
太子冷笑连连。
苏云心头一突:“神帝请我为他说项,意思是请天后把先天福地给他。不过一上来,他们便像是吃了混沌劫火一般,嘴里喷着劫灰,恨不得喷死对方。这让我如何与天后商谈?”
他硬着头皮,笑道:“两位既然是旧识,那就方便多了。娘娘,实不相瞒,魔帝也被放出来了。”
决命之光
天后娘娘心头微震,不动声色道:“步丰果真要天怒人怨吗?神帝倒还好说,毕竟有所为有所不为,本宫左右还敬道友是条汉子。那魔帝放出来,不怕她失心疯,打开杀戒?”
苏云道:“幸好神帝光明磊落,肯帮助帝廷对抗逆帝步丰。娘娘,那魔帝这次出山,肯定对先天福地虎视眈眈。娘娘,大家同在一条船上,何不借先天福地给神帝,让他来对抗魔帝呢?或者,可以省去娘娘一番手脚。”
天后娘娘笑道:“这是小事,何至于让道友亲自来说?神帝道友便在先天福地边修行便是。苏道友,你此来莫非只为这点小事?”
太子的本意是夺得先天福地,把先天福地据为己有,自己炼化里面的先天一炁,魔消神长,自己的修为实力势必远超魔帝!
只是天后不愿放弃先天福地,他也无可奈何。但好在苏云为他争取来在先天福地修炼的权力,没有白来一场。
苏云道:“我此来的确另有要事。娘娘,恳请娘娘传令长生帝君,命他从南极攻伐后土,我帝廷必然呼应,两家攻其首尾,师帝君灭亡无日!”
天后娘娘笑而不答。
苏云微微皱眉,再度试探:“娘娘可否让萧长生出兵?”
天后娘娘顾左右而言他,笑道:“苏道友,你还没有成亲罢?可有心仪之人?”
苏云慨然道:“逆帝未灭,何以家为?”
天后娘娘面色严肃,正色道:“人伦乃是天道,岂可荒废了?尤其是你,贵为帝廷之主,手底下能臣良将数以万计,岂可没有主母坐镇后方为你分忧解难?”
莹莹闻言,心中微动,向苏云悄声道:“娘娘不是劝你成亲,而是另有所指。”
苏云也听出她弦外之音,道:“娘娘可否明示?”
天后娘娘不再兜圈子,道:“苏道友,应龙白泽追随你为的是什么?水萦回、宋仙君、郎家剑仙不惜冒着被灭族的危险追随你,为的又是什么?芳逐志、师蔚然、谪仙人追随你,又求的是什么?还有桑天君、西山散人、月照泉这些强大的存在,以及神帝,他们追随你,难道无所求吗?”
苏云皱眉。
他明白天后娘娘的意思,只是这与他的初衷,未免有所偏离。
他回到帝廷在这里建立势力,只是为了保护元朔,给元朔以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时间,并无多少私心。
“道友你或许没有私心,但追随你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有私心的。”
天后娘娘意味深长道:“就算是莹莹,也是有私心的。第七仙界一盘散沙,各大洞天各自为政,却逐一丧失主权落入仙廷之手。多少仁人志士惆怅哀叹,只恨报国无门,出师无名。你在这个时候称帝,不仅给了追随你的这些仁人志士以名分,也是给那些尚未追随你的人一盏明灯,让他们有个盼头。”
苏云沉默下来。
天后娘娘悠然道:“你从前不称帝,为的是表明自己没有野心,期望仙廷不会注意到你,不会注意到你所庇佑的元朔。但现在呢,你和你的元朔已经变成了盒子里装不下的大象,怎么隐藏都隐藏不了。尤其是师帝君之败,陇天师之死,已经让帝廷成为仙廷要铲除的第一目标!你还能装作人畜无害吗?”
苏云叹了口气,正色道:“娘娘劝的是,只是我父犹在,未敢称帝。”
天后娘娘噗嗤一笑,道:“苏圣皇,你要替一具尸体打天下吗?你这话说出去,看看天下群雄哪个追随你?”
苏云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告辞离去,道:“天后娘娘容我想一想。”
天后娘娘送他离去。
太子却留了下来,向苏云道:“我一出生便被擒拿镇压,还未曾在诞生自己的福地中修炼过,先在这里修炼几日。”
苏云由他,便要带着莹莹离去,这时太子笑道:“圣皇可知天后娘娘为何不答应助你?”
苏云停步,疑惑道:“因为我未称帝?”
太子摇头,点拨他道:“天后是何人?女仙之首。就算是圣皇称帝,地位离她也相去甚远。天后娘娘适才说追随圣皇之人,多有所求,那么天后所求呢?”
苏云茅塞顿开,道:“帝丰称帝,将天后囚禁于后廷。等到我破除封禁,天下已变,人们不再尊天后为女仙之首。”
太子道:“天后所求,便是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苏圣皇该如何满足她?”
苏云叹了口气,肃然道:“我要先娶妻,再称帝,立妻子为后,诸将主母。再让妻子拜入天后门下,尊天后为女仙之首。将来我若夺得天下,天后便地位稳固。”
他长揖到地,道:“多谢神帝赐教!”
太子躬身还礼,正色道:“不敢。我也有所求而已。”
苏云离去。
太子在先天之井前坐下,呼吸吐纳,汲取福地中蕴藏的神道奥妙。
天后娘娘走来,抬手拈花放在鼻翼下轻嗅,轻声道:“神帝这么看好苏圣皇?本宫以为,帝丰放了你,你便会死心蹋地追随帝丰呢。”
“帝丰气度气魄尚且远不如帝绝,何德何能折服寡人?”
太子一开口,便是桀骜不驯,淡淡道:“帝绝不能让寡人臣服,帝丰在寡人面前也如稚童一般,不配让我臣服。我所要追随的人,是有帝倏之胸怀气量之人,而非庸庸碌碌如帝丰之流。”
天后娘娘惊讶道:“苏圣皇是这样的人?”
太子道:“论谋略,论心机,论耐心,论手段,他都比帝绝逊色远了。但他有一样东西帝绝比不了,他有帝倏般的气魄。至于,他是否能成长到那一步,则还要看将来。”
天后娘娘沉默片刻,道:“本宫也早见识到他的不凡,因此才会耐心等候至今。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天意难测啊……”
苏云回到帝都甘泉苑,迟疑再三,亲自前往苍梧城犒劳将士。
苍梧城将士,上下一片欢呼,极为兴奋,在他们心中,苏云便是无敌的存在,一口玄铁钟挂在那里,挡下百万仙神仙魔,让师帝君不能东进!
甚至,连仙廷的天师也被苏云这口钟炼死!
苏云的不败神话,自此铸就!
而今苏云亲自前来犒劳将士,他们自然兴奋莫名。
待到检阅大军完毕,已经是夜晚,苏云与诸将一起就餐,又与各军将领单独会面,谈论战场上的事情。
最后,苏云请来左松岩和裘水镜两人,迟疑再三,还是鼓足勇气,道:“我心仪鱼青罗,劳烦两位长辈与我去说亲。”
左松岩面色如土,急忙看向裘水镜。
裘水镜不动声色,正想像从前那样糊弄过去,苏云叹了口气,将自己与天后娘娘的对话复述一遍,道:“我与青罗虽是青梅竹马,彼此心生爱慕,但此次成亲之后,我便要称帝,作为我的后,须得拜天后为师,方能得天后的鼎力支持。嫁与我,便要委屈她,因此我不敢厚颜前往。”
裘水镜起身,慨然道:“阁主无需忧虑,我与左仆射去一趟便是。”
绝世武神
苏云躬身。
左松岩慌忙起身,与裘水镜一起还礼。
两人离去,左松岩叹了口气,埋怨道:“你怎么就答应下来?鱼青罗看似柔柔弱弱,但实则是一个要强的女子,那苏阁主是二手男人,甚至多半是三手的了,她肯要?”
裘水镜哭笑不得,喝道:“哪里来的二手三手的?我看四手都有了!这些与我们要做的事情无关,我们一概不问。鱼青罗,有主母之风范,又是人族,元朔出身,名门正派。倘若阁主选了另一个主母,比如妖族的,或者有外戚的,又或者是人魔,你那时才要头疼!”
左松岩顿时醒悟过来,心中凛然,道:“鱼青罗,确是最佳人选!”
两人连夜返回帝都,通过桂树来到空洞新世界,求见鱼青罗。
鱼青罗待他们说明来意,略略思量片刻,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笑道:“老新郎何不亲自前来?莫非害羞?”
裘水镜和左松岩哈哈大笑,回去复命,让苏云亲自前去,道:“鱼洞主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只待阁主前去,便会点头。”
这日,苏云来到空洞新世界,向鱼青罗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