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四百五十章回家看書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谁也不知道在背后到底藏这些什么,从前以为的劲敌如今不堪一击,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很难让人不产生这种因为未知而不安的感觉。
“还觉得不舒服吗?手怎么那么凉?”
秦北穆抓住了南意棠的手,感觉到她手心的冷汗,脸色也是苍白的,看着情况不大好。
“有点头晕。”
“那我们回家。”
“我想去一下医院。”
以前南意棠是不喜欢去医院的,但是现在主动要求去,着实让秦北穆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担心,她是不是真的难受的紧,才会想要去医院。
“你别多想。我只是觉得,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晕倒,如果唐佳音真的对我动了什么手脚的话,现在去医院做个仔细的检查,应该还会有发现。”
前妻不好惹
南意棠做了仔细的检查,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医生告诉她,至少在她晕倒前的一个小时内,她的体内是没有摄入任何药物的,。至于她为什么会在公众场合无缘无故的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陷入睡眠当中去,很难解释,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除了药物,还有各种生理性的暗示的方法,比如催眠。”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能够做到催眠而且不被当事人给察觉吗?而且,时间很短。“
“条件很苛刻,但也仅仅是代表难度高,而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离开医院的时候,秦北穆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南意棠失去意识,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可见他们的敌人的强大,而且柳芊芊在这个时候已经出事了,这一次出手的人又是谁呢?
“你觉得唐佳音是谁的人?”
哥特王子桃心殿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唐佳音并非柳芊芊的人。我们原本以为,柳芊芊是头目,现在看来,她才是个幌子,背后的人不过是利用她来掩人耳目罢了,如今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可以随意丢弃。”
南意棠顿了顿,揉了揉作痛的额角,继续分析道:“柳芊芊以这样残忍的方式被人弄死,或许不仅仅是对柳芊芊的处罚,如此的大张旗鼓,恐怕也是杀鸡儆猴,那个人的最终目的,还是我们。唐佳音的出现也是从柳芊芊的身份开始浮出水面开始的,所以,这一切,应当都是有联系的,你觉得呢。”
“我的想法,恐怕你会不太认同。”
“为什么?”
“棠棠,你想想,你为什么会认识唐佳音?”
“因为她是夏明涵的未婚妻。”南意棠顿了一下,愕然的抬头,“难道你是在怀疑夏明涵?”
破鏡
“我知道,夏明涵是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就像你的哥哥一样,你是信任他的。然而他中间出国的十年,你对这个人了解多少。他回来,是为了你哥哥报仇,从接近你开始,就在撺掇你杀了我。”
注意到南意棠的目光,秦北穆特地的为自己澄清了一下,“我并没有记仇的意思,只是客观理性的分析,夏明涵的很多行为都是奇怪的。多年没有交往的女友,怎么就突然间让唐佳音成为了他的未婚妻。虽然看起来唐家河夏家是门当户对,可是此前两家并没有什么交集,也并没有太大的联姻的必要,可他们偏偏就成了。”
唐佳音是南意棠一直怀疑的,但是,对于夏明涵,南意棠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过怀疑,但是不得不说,秦北穆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在某些程度上,夏明涵是很难完全摘干净的。
“我原本以为,夏明涵之所以破天荒的有了未婚妻是因为家里的压力,又或许是因为唐佳音真的长得像一个人……”
“你哥哥?”秦北穆问道。
“你也看出来了?”原来不仅仅是他,夏明涵对于南意扬的那种维护,从来都是明目张胆的。
“夏明涵对南意扬的那种关心确实是超出了一般人。”
“你已经开始对夏明涵调查了,是吗?”
“是。”秦北穆轻轻的将南意棠的手握着,揉了一下,“你不会怪我没跟你商量就调查他吧。”
“我为什么要怪你?”南意棠转过身,双臂环在秦北穆的脖颈上,“我觉得,你做的是对的,我是永远站在你这边的。”
”有你这句话,我便再没有什么顾虑了。“
南意棠和秦北穆结束了他们的假期,虽然有个不是很完美的结尾,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是快乐的。
将近一个月没见着他们的秦远山和尚清秋倒是对他们热情了一些,虽然主要问的还是南意棠。
南意棠被围在中间,被问着,“棠棠怎么瘦了许多?难道秦北穆这小子没有好好照顾你吗?”
“也不是,就是在外面走的地方太多了,晒黑了一点,实际上还是胖了点,肚子这里还大了一点呢,你看。”
“是吗?看不出来。知道你回来了,今天让厨师做了些汤,给你好好的补一补,这些天瘦下来的都补回来。”
南意棠看着满满的一大碗汤,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妈,这么多我喝不下的。”
邪武傲世 轮回的轨迹
“不要紧,慢慢喝。”
南意棠喝了一碗,已经非常的饱了,只能朝秦北穆投去求助的目光,她吃不下了。
“妈,我也想喝,让我喝一点吧。”
秦北穆火速领会了南意棠的意思,起身想去把南意棠面前的汤碗挪过来。
“给你媳妇儿补身体的,你也要抢着喝,看你那点儿出息。”
“妈。我是不是亲生的?”秦北穆都想笑了,自己没得喝,跟捡来的一样。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跟你媳妇儿争宠。”
“我反正也喝不完,让他陪我喝一点儿吧。”
“行吧,行吧。”尚清秋也并不想说什么了,看小两口都这样说了,她哪还能继续当什么恶人呢。
“我吃撑了。”回到房间,南意棠整个人几乎都要累瘫了,揉着自己的肚子,“我明明就胖了,为什么你妈还觉得我瘦了呢?不懂。”
“大概是家长看孩子都是这样吧。”秦北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