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一把长刀,裹在鲨鱼皮制成的刀鞘中,静静地摆在天藏背后的柜台。
柜台后方,站在一个千娇百媚的心魔族女子,炼化出魔躯的魔女,刻意和柜台保持距离,似乎不愿太过接近。
她显然是认得天藏的,所以每每看向天藏时,她眼中都露出崇拜的光芒。
天藏招呼虞渊过来,指着那把一米多长的刀,“就它。”
虞渊凑近时,心脏突突狂跳,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居然都在高速旋转。
他停下后,想着暗中释放一缕血气,去探察一下。
“别,别那么做。”
心魔族的魔女,看出了他的意图,急忙阻止。
也在第六层,商会的第一客卿君宸,从别处踱步而来。
一闪后,就到了虞渊身前,他微微皱眉,看着天藏说:“你给它推荐血狱作甚?”
“血,血狱?!”
跟着虞渊过来的安梓晴,闻言,陡然变色。
虚空灵魅的费雪,星族的贝鲁和利奥,也在听到“血狱”两字后,猛地瞧来。
呼!
大妖绿柳倏地现身,他张开手,按向那柜台,对虞渊摇头说:“这把妖刀,我看不适合你。”
虞渊哑然。
他没听过“血狱”的名号,不过看安梓晴,君宸和绿柳的神情举止,他就知道“血狱”恐怕不简单。
他的心脏,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也在无声地述说着那把刀的诡异……
“血狱,是一百五十年前,器宗一位神级炼器师铸造出来的。那位炼器师,在血狱成形的当天,被这把妖刀吞噬了血肉,骨头渣都没剩,当场就死透了,阴神也爆灭了。”
安梓晴说起这件事时,神情很凝重。
“之后,这把妖刀被封印起来,送到了外域星河,一头九级的震天辕手中。那头震天辕,炼化了血狱以后,实力暴涨。可据说只用血狱战斗三次,也步入了那个神级炼器师的后尘,被妖刀吞食了血肉和妖魂而亡。”
喜相逢之替身情 米洛
“再往后,这把妖刀又先后易主五次。有修罗族强者,有古荒宗大修,还有银鳞族的战士,和魔宫的自在境大修。无一例外,这些觉得体魄坚韧,气血如海的家伙,都在战斗中,被妖刀反噬而亡。”
“算上它的缔造者,一共有七位强者,在一百多年内,死于妖刀之手。”
名门蜜婚
“……”
安梓晴详细解释。
虞渊的心情,因她的这番话,渐渐沉重了。
一把,反噬了七个主人的妖刀?
“缔造他的神级炼器师,叫什么名字?”虞渊皱眉询问,他在三百年前,和器宗的不少炼器师熟悉,神级的炼器师,和炼药师一样罕见,他想知道缔造者是谁。
“玄风。”安梓晴答道。
“玄风!玄风,因这把妖刀而亡?”虞渊微微变色。
他知道的玄风,当年还是天级炼器师,性格孤僻,偏执,在器宗好友不多,可炼器手法不凡。
当初虞渊在器宗的朋友说过,玄风早晚误入歧途,如他般踏上极端之路。
没想到……
“那头震天辕,以前受我统御,他很强。”绿柳沉着脸,“他死于这把妖刀时,我在剑狱关押着,没在现场。但我知道,能够反噬他的妖刀,绝对非同寻常,你别去作死。”
君宸也道:“不论是黎会长,还是神魂宗,都不希望你有事。”
说这句话时,他眼中隐隐有些怒意和不满,针对的是鬼王天藏。
“你们啊,其实和虞渊不太熟,相处的时间太短。”天藏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以魔手推开了绿柳,将那柜台下面的妖刀,又给显现出来,“虞渊体内,有那么一座‘生命祭坛’在,他应该有能力镇压此妖刀。”
“虞渊,最好不要去尝试。”贝鲁喝道。
明光族的灿莉,抿嘴浅笑,说:“我和尤潜大人态度一致,我也觉得,如果世间有什么人,能驾驭这把妖刀的话,他绝对算一个。”
呼!
一道带着凤冠的优美身影,从第七层下来,她注意到这边的争论,于是停下。
“青鸾女皇。”
第六层的很多异族强者,人族的邪修,大妖,不由自主地望向她。
可她只驻留片刻,看了看虞渊,便又向下面一层而去。
不少异族强者,望着她的眼神,颇为不善……
没被神魂宗和商会,邀请来千鸟界前的几十年,死在这位青鸾女皇手中的异族精锐,怕是有一百多个,都是各族的耀眼新星,和大有潜力的新贵。
因此,很多异族强者,都极为仇视她。她似乎也知道,所以没逗留,飘然而去。
一胎六宝,孩子妈是大明星 会说话的栗子
“如果你想对付溟沌鲲的话,这柄叫血狱的妖刀,兴许能派上用场。此刀凶戾,你炼化起来会很麻烦,我可以给予一些帮助。”一缕她的心声,在虞渊心湖悄然响起。
本还有些犹豫的虞渊,因她的这句话,瞬间有了决定,“这把妖刀什么价码?”
“三万灵玉。”
心魔族的魔女,怯怯地说。
“那么贵?”
虞渊吃了一惊,他的魂念飞入乾坤戒,清点了一下财物,发现他手中所藏的灵玉和灵晶,远远不足以买下这把妖刀。
除非,他去变卖些别的东西,譬如丹丸……
“你可以赊账的。”
黎会长的声音,从第七层传来,带着点揶揄。
第六层陈列的器物,甲胄,大多是天级,贝鲁口中的圣器“幻星海”,以浩漭天地的器具等级来划分的话,大概和天级相当。
异族,也将最顶尖的器物,称呼为神器。
虞渊别的不清楚,却知道在此宫殿最高的第七层,这趟有两样神器陈列着。
一样是源于异族,另外一样,人族的修行者能用。
但,具体是那两样神器,商会秘而不宣。
虞渊由于不缺器物,所以也没去追问,不过看青鸾女皇从第七层下来,黎会长亲自坐镇,他便知道第七层的神器,恐怕极其不简单。
“我后面会变卖丹丸,还有一些东西,来补上欠下的灵玉。”虞渊点了点头,就对那位心魔族的魔女说,“这把长刀,它属于我了。”这么说时,他已打算伸手将妖刀带出。
“虞渊,你连柜台一起带走,柜台有封印阵列。”黎会长再道。
“也好。”
虞渊上前,示意君宸、绿柳和天藏让开一点,便将乾坤戒搭向妖刀,打算将柜台丢入戒指空间。
一霎后,他脸色怪异起来,“竟然不行?”
“芥子手镯,乾坤戒,储物袋,只能存放死物。魂灵的话,已经相当麻烦,不太容易了。”天藏摇了摇头,“至于蕴含气血的活物,乾坤戒怕是无法容纳。所以呢,你搬起此柜台,将其整个带走吧。”
“哦。”
虞渊倏然移到楼梯口,朝着下面,大声吆喝了,“铜老钱,你给我上来。”
“好咧!”
不多时,铜老钱就一路冲过来,等虞渊说明情况,他讨好地凑上来,抬起那柜台,丢向了自己的“玉楼”,将这把名为“血狱”的妖刀,给带离了第六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