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zcc精品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908章 扭來扭去煩死了鑒賞-09qmi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再顾不上追击了。
哪怕这一路的追杀,元极早已经摸清楚了贼人的手段。
其真实实力不弱,但也绝对算不上强,甚至于连炼真境界都还远远不到……这等实力,若是平日里,莫说昆仑三老联手,便是一人出手,也可轻松将其拿下。
可谁料得这小子底牌多的竟好像用不完似的。
愣是从他们昆仑派的重重包围圈之下逃了出去……
连护山阵法也来不及开启。
当那可怕的法宝在元极面前爆发开来时,纵然强如他也不得不第一时间狼狈的逃窜……那种可怕的威压,若不逃离绝对难逃一死的本能预警。
蘑菇云缓缓蒸腾而上,如一朵鲜花在天地之间盛开。
当硝烟终于散去。
敌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前方,一个偌大的深坑出现在昆仑山的正中央,就好像在那本来山清水秀的洞天福地之内狠狠的打上了一个圆形的大补丁,看起来当真不要太丑。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听见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你说什么,我也听不见。”
那些意欲追击的弟子们一个个东倒西歪,耳鸣目眩,好半天爬不起来,追?开玩笑,连他元极这会儿双耳都嗡嗡嗡的听不清东西。
怎么追?
而且敌人手下留情了,刚刚他与元稹师弟那全力一击已是将众弟子们掀飞了出去,若是他稍待片刻,等到这些人追到附近再释放这可怕的法宝的话……
恐怕在场的众人一个也活不下来。
元极脸色阴沉,冷冷的看着昆仑山上那丑陋的深坑。
其内犹还能看到流火烁金,灼热的熔浆缓缓滴淌。
就算你手下留情,潜伏我昆仑在先,又将我昆仑圣地毁至这般景象,你莫非还指望我跟你一笑泯恩仇么?
他冷冷喝道:“传下昆仑诛仙令,全力追杀今日胆敢潜伏我昆仑的贼人,无论正邪,不讲生死,只要能将他抓回来,我昆仑可奉上三件上品灵器作为谢礼!”
“是!”
元清飞奔而来,应了一声。
“还有。”
超级天师 寒情已漠
元极目光在那深邃的暗红色深坑里看了一眼,深坑深邃不见底,但他心头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似在里面有什么可怕的怪物正在酝酿一般。
“立即命阵法部弟子前来,以隔世灵阵将这深坑彻底封闭!”
他沉吟了一阵ꓹ 说道:“将阵法埋在这深坑之中,而后取我的息壤土来将此坑填平!”
元清与元稹两人飞驰而来ꓹ 元清问道:“师兄,何至于如此大费周章?”
“这深坑给我的感觉极其不详,怕是别有什么毒祸在其中酝酿ꓹ 必须如此做才能安心。”
元极说道:“内门已遭敌人入侵,外门若是也出了什么意外ꓹ 那我真正是百死难赎罪责了,去做吧ꓹ 元稹师弟ꓹ 你带上八部子弟,去抓那贼人!”
“是!”
众人纷纷忙活开了。
而元极已是转头看向了云天顶。
云天顶心知,他定然是要找自己询问这方正出现的缘由了。
我该如何才能从这中间获得最大的利益呢?
云天顶一脸憨厚的走上前去,心头却已经开始暗暗沉吟起来,这方正突然出现在此地,如今就算能躲过在明的昆仑众弟子追捕,但暗中五梅的伏杀他绝对躲不过。
可怜的浅雪终于能得回来了。
这大概可算是最好的一个消息吧……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ꓹ 就是要如何在摘出自己的前提下,透露这方正乃是蜀山弟子的消息了。
而此时。
在将核弹释放之后。
是否会误伤已经不是方正所能关心的问题了ꓹ 反正神识领域没扫到内里有什么人ꓹ 昆仑派并未太过开罪自己ꓹ 自己也不好闯入他们的宗门大杀特杀。
以最快的速度ꓹ 趁着阵法还未开启,他身化流光ꓹ 人与剑合ꓹ 直接冲破了那守山弟子的防御ꓹ 冲出了昆仑地界。
刚刚冲出阵法,迎面便是一股冷意袭来。
眼前所望ꓹ 竟是一片纯白之景。
左右辨别了一下方向,方正向着远离昆仑山的方向疾飞而去。
爆笑婚約:極品小萌貨
蛮王的荣耀 中毒不浅
直到确定身后并没有昆仑弟子出现之后……
他这才寻了一处安静的雪窝,坐下休息了起来。
太侥幸了。
如果不是有云浅雪帮自己抵御攻击,恐怕就算是有荒神圣骨之助,自己也难逃当年荒帝那被当成皮球打的命运。
最強瀧影
而且荒神圣骨能否抵御下那一击还在两说之间呢……太强了……
连云浅雪都吃不住。
方正招手,重新把云浅雪放了出来。
此时的云浅雪衣衫凌乱,浑身上下尽的血痕,殷红的鲜血顺着身体流淌,几乎将自己染成了一个血人。
看起来,好像是刚刚被方正鞭挞过一般。
若是让师父看到她这样的景象……实话实说恐怕让她担心,若不说实话,恐怕她会认为我对云浅雪做了什么吧?
想着,他在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摸了一阵,摸出了一套男式蜀山弟子制服以及一些灵创膏。
他说道:“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抹下药治伤。”
云浅雪闻言,依言乖乖的解开束腰。
方正帮她全身上药。
而后,把自己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没办法,之前的衣服满是血污,已经穿不得了。
只能暂时将就了。
尤其过程中,这云浅雪不时的抽风想要逃跑,不消说,定然是云天顶那边一直在不死心的用手环遥控着她。
可惜,纵然他的主权在方正之上,奈何云浅雪对方正的畏惧早已经烙印本能。
他索性拉着她不松……
云浅雪就不敢动弹了。
乖乖的缩在那里任方正折腾,让她抬腿她抬腿,让她挺胸她挺胸,全无半点反抗之意。
等到穿好,方正直接把她收了起来。
老是扭来扭去的,烦死了。
盘膝恢复了一阵自己那被多次冲击而有些激荡的心神和修为……确定已经恢复到万全状态之下后。
方正这才离开了雪窝。
而此时,众昆仑弟子早已经下山,从内而外如地毯式般向前搜寻。
但你们这样干的话……可就是帮我引了路了。
漫天风雪肆虐,就算神识领域再如何宽阔,也难以扫描整座巍峨雪山,不辩东南西北,就是想逃也不知该往何处逃起。
倒不如跟着这些人的脚步!
更容易逃离这昆仑山的地界。
昆仑弟子们训练很是有素,一名弟子负责一片地方,每一名弟子之间的神识都足可互相衔接,看似近千名弟子,却将整座偌大的雪山尽都覆盖在神识的范围之下。
这种搜寻的法门,几乎连一只飞鸟也飞不出去。
但他们却不知道,世上竟有人连神识都能进化。
神识领域的神奇之处,不仅较之神识更为入微,更可遮蔽神识的搜寻。
这些弟子们纵然配合的再如何密集,却始终未曾发现,已经有一个人悄然的混进了他们的神识范围之内,却好似隐形人一般,悄悄的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山下走去。
两个时辰之后。
众昆仑弟子们一无所获,心知恐怕敌人已是逃出了昆仑派了。
当下各自出山,向着各个方向搜寻……昆仑山久未有敌人入侵,这回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们自然不可能容忍敌人就那么轻松的散去。
而待得这些人都消失之后。
方正这才在昆仑山的山脚下显出身形来。
心头犹还忍不住感叹,这昆仑山果然九曲十八弯,主要到处都是一片纯白,全无半点可定位之处,如果没有这些昆仑弟子引路的话,恐怕自己还未必能那么轻易的逃出来呢。
“竟能想到利用这些昆仑弟子来帮自己引路,不得不提,方正,你真聪明,难怪道主对你另眼相待了!”
方正耳边,突的响起了一道阴恻恻得赞许声。
一道黑影,已是悄悄的出现在了方正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讥讽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