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80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起點-第130章 逃要快推薦-0jh9l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燕子矶上,张征提着刀,严阵以待。
等到过了子时,虽然燕子矶下还是全无动静,张征却是耐心无比。
前两次半夜偷袭,都是丑正前后,现在,还早。
腹黑小冤家:扮豬吃虎黏上妳
丑正也过了,燕子矶下面还是动静全无,张征提了面盾牌,掩着头,靠近垛口,凝神仔细听。
鼓声还在响,江水拍打着燕子矶,风从木头的缝隙中吹过,发出高高低低的啸叫。
安静的仿佛没有人一般。
张征疑心顿起,正要让人点一根火把扔下去,燕子矶下,下午被堆满船板的地方,火光突然腾起。
“警戒!”张征急忙后退,厉声大喊。
火光爆起,伴着浓烟,明显是浇了油,又扔了不少起烟的青树枝。
张征盯着升腾的黑烟,呼吸都有些急了。
这样的大火,把他们逼退,可齐军一样不能靠近!
这是要干什么?惑敌之计?难道他们要绕道?还有两条路,他早就布下人马,堵的死死的了,他们早就尝试过了,一触即退,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征急的汗都出来了。
“提水!把火浇灭!”张征厉声高喊。
不能等这火烧完,那就来不及了!
燕子矶上的守军动作极快,一桶桶提了水过来,浇向燃烧的火堆。
午夜遊戲:惡魔在身邊
黄彦明部所剩无几的那些船上,根本就没有多少桐油了,除了浇上船底的,余下的,全放在一口大锅里,缓缓燃烧的蜡烛烧尽,点燃桐油,也就一个爆起,油就烧尽了。被燕子矶上面的一通水淋下来,火就熄的差不多了。
只有火光不见声响,张征已经觉出不对,举着盾牌,急步过去,靠到垛口,借着这一点那一点的火堆的光亮,小心的往下看:
原本坐满齐军的那片滩地上,一个人都没有了。
五六匹驮马,蒙着眼,转着圈,拖着鼓槌一下下敲在大鼓上。
张征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齐军,跑了!
……………………
回去通知接应的黑马等人,黑马走在最前。
太阳刚刚落到地平线上,黑马浑身热汗,赶到了他们下船的地方。
下了马,黑马将马系在棵小树上,甩着袖子呼呼扇着风,横着步,一幅人傻钱多的乡绅家傻儿子的派头,气势横横的往四下看了一圈。
见黑马转过一圈,高抬着脚,踩着块石头站稳了,嗯,四下没人,勒马停在一射之外的大头急忙抖动缰绳,赶上来。
跟在大头后面的窜条和蚂蚱也赶上来,小陆子是最后一骑,黑马见人都到齐了,气派十足的挥了下手,“你仨看着,窜条跟我来。”
黑马和窜条刚往下冲了几步,一块大石头旁边,一大堆乱草掀起,乱草下,露出一张笑脸,看着拨出刀,眼看要冲他砍过来的黑马和窜条,急忙摆手,“马爷马爷!自己人!自己人!”
听到喊马爷,黑马松了半口气,刀却没收回来,指向那张脸,警惕问道:“你是谁?”
“夜里送大当家的,还有马爷您几个过来,就有小的。
邵统领让小的几个留在这里,等马爷你们回来,好往回报信儿,就您几个回来了?”
乱草下的人站起来,一边说话,一边抖着满身的泥土。
从他爬出来的位置往江边,又有三四个人从石头后面,树底下,灌木丛中钻出来。
“吓我一跳。”黑马收了刀,“你这么一说,那还真是自己人,你贵姓?”
“免贵,姓江,江周。”江周抖干净身上的土,弯腰拿刀,再拽出件鱼皮服。
“是这么回事。”黑马架势十足,“老大让我们几个先回来报信,让你们邵统领准备接应,说是今天夜里赶一夜路,明天天亮前后,就该到了。
乔将军说,有二万来人,得有个几十条船。
对了,你产怎么报信?有船?用船可不行,这江上,光秃秃的,啥玩意儿都没有,船太显眼了。”
“要什么船哪,马爷您瞧,我们几个,都带着鱼皮服哪,游过去就是了,不是啥大事儿。”江周语调轻松。
“一气儿游过去?”窜条伸头过来,插话道。
“那得看到哪儿,只要不是直接过到夹江那边儿,到那边角,或是到南滩头,那都得是一气儿。”江周颇为自傲。
他这一伙,被邵统领点名留在这里,就是因为论水性,他和他的伙伴,至少邵统领这一部里,首屈一指!
“我也都是一气儿!游到南滩头,也就两盅茶的功夫,不用鱼皮服。”窜条觉得还是他厉害一些,用鱼皮服和不用鱼皮服,那可是两样儿!
“南滩头啊,那是最多两盅茶,到南滩头,最多歇上半刻钟,就能接着过夹江,也就两盅茶。”江周毫不示弱。
“要不,咱比试比试?”窜条搓着手指。
“这会儿是比试的时候?”黑马派头十足的横了眼窜条。
真不懂事儿,真让人操心!
窜条脖子一缩,却不服气的嘀咕道:“反正,得游过去,顺便。”
“我们几个过去就行,这位爷……”江周笑着点头,确实是顺便的事儿。
“窜条也得过去,我们老大说了,游来游去的传信儿,太耽误事儿。
让窜条过去,等在南滩头,等这边人到了,小陆子学鸟儿叫,窜条回一声。两边就都知道了,就行了。
这鸟儿叫,你们指定听不出来,老大说了,得让窜条过去听着。”黑马打断江周的话,认真解释道。
“那行,我跟……”江周看着窜条,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他这窜条,姓窜?没听说过有人姓窜。
“你叫我窜条就行!”窜条立刻就明白了。
为了他这姓啥,难为过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
“老张,把你的鱼皮服给窜条大爷,你留在这儿等船。
臥底秘書:首席,老子有槍
窜爷,咱们三个过去,你留在滩头,我俩接着往夹江那边,邵统领的船,就泊在南滩那边。”江周一边说话,一边套鱼皮服。
窜条接过鱼皮服往身上套。
黑马拧眉攒额,看着三个人套好鱼皮服,严肃认真的答道:“成,我觉得这样挺好。”
……………………
从燕子矶下撤出来的黄彦明部,连走带跑了小半个时辰后,从最前,一队接一队的传了军令下来:
大帅派了船,在濡须口接应过江,天亮之前赶到濡须口,就能平安过江。
这道军令,一下子让所有的军卒都精神十足,行军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果然,逃命的时候,跑的最快。
离天亮还有好大一会儿,黄彦明部最前锋,已经抵达了上船的地方。
李桑柔骑着马,走在最前,看到奔跑迎上来的黑马和小陆子等人,急忙示意小陆子。
小陆子调头冲到江边,手指放进嘴里,发出一串清脆的鸟叫声,片刻,又是一串,这一串过后,江对岸立刻传过来两声鸟叫。
黑马叉着腰,一脸愉快,“好了!听到了。”
三刻钟后,黝黑的江面上,一只大船靠近岸边,放下跳板,十几个水兵抱着长长的跳板,在那片满是尖碎石头的烂泥滩上,铺出条和跳板同宽的通道。
邵统领站在船头,看着急冲上船的楚兴,见他要站住指挥,急忙往后挥手,“往后去,往后!一直往后,快!”
三四十条船,首尾相连,中间搭着跳板,连成一串儿,从江南排向江北岸。
楚兴拖着伤腿,直冲在前,一路跳过三四十条船,冲到最后一条船上,看着兵卒一个个跑过来,数够一条船的人数,拖着腿往前一条船,接着数人,盯着不许急不许乱。
最后一条船装满了人,立刻抽掉跳板,掉头往北。
刚走了四五条船,天边就泛起了鱼肚白。
楚兴拼命叫喊催促,士卒一队队跑的飞快。
李桑柔眯眼看着越来越亮的天边,转头看向大常,“把弩拿出来。”
大常嗯了一声,转身走到驮马前,先取下只沉重的箭袋,递给黑马背上,再从另一只驮马上拿下两张弩,背上另一只沉重的箭袋,走到李桑柔旁边,拉开一只弩,递给李桑柔。
乔安带着云梦卫,排列成阵,守护在流水般急冲上船的步卒们外面。
太阳越升越高,长长的船队越来越短。
李桑柔再次回头,只有六条船了。
“来了来了!娘的还真来了!人不少,得上千!后头还有,他娘的!”站在一棵高树上的小陆子,突然叫道。
“下来吧,你们上船,把马牵上。”李桑柔扬声叫了句,跳下马。
大常和黑马也下了马,跟着李桑柔,走过去,站到云梦卫队列前面十来步。
“咦,咱们那面旗带没带?”李桑柔刚刚站稳,回头看向大常问道。
“带了。”大常解下缠在箭袋外面的那面桑字旗。
乔安反应极快,急忙转头示意,后排的云梦卫队长跳下马,从奔跑着的一个步卒手里,拿过根长枪,抛向乔安,乔安接过,递给大常。
大常将那面旗套到枪杆上,往前十几步,枪尖往下,用力扎在地上。
大红的绸子被风吹起,迎风招展。
疾冲而来的梁军轻骑,远远看到那面迎着风,张扬舒展的桑字旗,一片惊叫,急急勒马,急急掉头往回冲。
李桑柔回头看了眼,只有最后两队步卒了。
“你们也上船。”李桑柔示意乔安。
乔安稍一沉吟,立刻挥手命令云梦卫上船。
云梦卫诸人动作极快,纵马冲到跳板前,下马牵马,两人一排,一排接一排,冲上跳板,直冲上船。
被桑字旗吓退的梁军轻骑,很快又调头回来,被后面的统领催促着,呵骂着,尽可能的散开,小心翼翼的压上来。
李桑柔平举起钢弩,最前一排轻骑立刻勒马停住,却没敢掉头,统领提着刀在后面,掉头更要死。
片刻,轻骑抖动绳缰,往前欺近。
李桑柔扣动扳机,左侧翼没能完全散开的四五个轻骑,应声摔跌下马。
轻骑队伍一片人叫马嘶,再一次勒马掉头,往后奔逃,押在后面的统领连砍了两三个人,总算止住溃退,勉强整顿出队形,再次往前欺压过来。
统领在后面狂喊着要快,冲,他就一个人,却没人理会。
相比于前面强弩在手的桑字杀神,统领的刀就太钝了,反正,自己肯定不冲在最前,冲前必死!
鬥氣冤家:落跑俏佳人 無心燕雁
李桑柔换了把钢弩,托在手里,对着勒着马原地踏步的梁军轻骑。
他们不动,她就不动。
李桑柔听着身后的马蹄声,吩咐了句,“黑马先走。”
黑马掉头就跑。
对面的轻骑队伍里,冲出几匹马,李桑柔扣动扳机,刚冲出半个马身的两三个轻骑,马往前冲,人往后倒,摔下马,被马拖着,拖出一道血线。
梁军轻骑队伍再次停滞不敢动。
大常回头暼了眼,只有最后十来个人没上船了。
“撤!”乔安的声音传过来。
他上了船,就爬上桅杆横栏,盯着南梁轻骑,估算南梁轻骑和李桑柔的位置。
這只貓就是我的主人嗎
李桑柔有四百步的时间,也就十来息。
“大常走!”李桑柔头也不回的叫道。
大常干脆直接,掉头就跑。
对面的梁军轻骑一阵骚动,没等他们开始冲,李桑柔扣动扳机,对面五六个轻骑落马的同时,李桑柔掉头就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投资好文】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对面的轻骑瞬间混乱之后,急急纵马,张弓搭箭,不管射不射得着,先射了再说。
大常跑上跳板时,李桑柔就赶了上来。
大常那条跳板,被大常猛一步踩下,压的弯曲要断,再猛然弹起,借着跳板的弹起之力,大常跳起来扑到甲板上。
李桑柔冲上另一条跳板,大常脸朝下,重重的摔在甲板上时,李桑柔也冲上了船。
身后,梁军轻骑已经不足百步。
誰伴我瘋狂 老大難
这个穿越女主有点惨
船头,十几名云梦卫并排站着,张弓搭箭,射向梁军轻骑。
五百名云梦卫是挑遍齐军,精锐中选精锐,一轮一轮挑选出来的,两石弓的神射手,几十上百,在梁军的箭射到船上之前,一轮箭出,最前的十来个轻骑跌落下马。
第一排云梦卫射完立刻蹲下,第二排强弓手手松箭出。
李桑柔一只脚踩到船上,十几支长篙立刻齐齐撑动,船如离弦的箭一般,往后疾退,搭在船上的几块跳板,轰然落入江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