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951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冰與火之魔山討論-0903章 斬首布蘭相伴-wjptd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血液的确不会说谎,但是测验的人会。
布兰·史塔克知道自己已经不是血鸦,但简妮·维斯特林的验证却说他就是血鸦。
“以神之名,你不后悔么?简妮王后?!”布兰淡淡说道。
“以神之名,说我所见,神谕不可亵渎。”简妮·维斯特林同样淡然,冷峻,居高临下,铁石心肠。
简妮是能在少女时候就用刀片锯断病人腿的医术学徒。锯断病人手脚,她的手绝不会颤抖。
大厅里,艾德的心还是狠狠的跳了一下。他本经过了心理建设,以为自己能够平静的看待布兰的结局。
如果布兰不是血鸦,那自然无事;如果布兰是血鸦,于公于私,都无话可说。
但当简妮说出布兰是血鸦布林登的时候,艾德的心还是震动了。
凯特琳·徒利的眼眶里一下子就蓄满了泪水,泪水的蓄积完全不受她本人的控制。
艾莉亚·史塔克的脸色冷峻如窄剑!
珊莎无法相信,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小口。
丈夫雷纳德把她拉进怀里,伸手搂住了她。
艾德慕发出了一声低低的不敢相信的呼声。
魔山不动如山。
魔山旗下的数名悍匪将军都是手按上了剑柄,只等国王一声令下。虽然这里有御前执法官,有御林铁卫,但魔山的悍匪将军,对威胁到国王的任何人都是虎视眈眈,杀意满溢。
布兰的目光看向珊莎:“珊莎,我看见了坐在高庭城的情景,你和姐夫——”他的目光看向雷纳德,“——会有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恭喜你,你会在不久成为河湾地公爵夫人,坐拥七国粮仓。”
“布兰,你没有看见你今天的结局么?”艾莉亚锐声质问道。
“艾莉亚,魔山不远数千里来救你,他是你值得珍惜的国王朋友。不管如何,我不希望史塔克家族和克里冈家族再发生任何嫌隙。魔山对我们家族有大恩,我愿意坦然赴死。既然简妮王后以神之名判定我是血鸦布林登,我无话可说,那么,国王陛下,下令行刑吧。”
布兰明白了简妮说谎的原因:他死,才能换来史塔克家族和克里冈家族的真正的和平共处。原来一个先知,才是简妮无法容忍的原因,而不在于这个先知是史塔克还是布林登。只是,简妮的说谎,不知道是出于魔山的秘密授意,还是出于简妮本人的意图。
简妮是王后,她不惜说谎也要维护魔山的王位,巩固王朝的稳定,而一个先知知道的事情——好像确实太多!无人能够保证他在今后会不会有什么类似‘龙石岛坑杀计划’的行动,他自己也无法保证自己。他的心灵,已经被血鸦深深侵蚀过,深受影响。
“布兰,你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魔山沉声说道。
凯特琳·徒利泪眼朦胧的看向布兰,魔山的话提醒了她。她看向布兰,希望能知道儿子最后的心愿。
“未了的心愿,我只是欠一个人的‘对不起’。”布兰满是沉重的语气,就好像他突然戴上了一副无形的枷锁。
“谁?”
“卡林湾的现任领主:梅拉·黎德伯爵。”
梅拉·黎德,艾德最好的朋友霍兰·黎德的长女,她和弟弟玖健·黎德一路护送布兰从临冬城去到了绝境长城,去到了鬼影森林,历经千辛万苦,带着布兰找到了三眼乌鸦布林登·河文居住的鱼梁木大树。弟弟玖健·黎德为了保护布兰献出了生命,而护卫着布兰直到最后安全的梅拉·黎德爱上了布兰,但布兰那时候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是把梅拉·黎德当侍从一般的看待。
“你有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话要我转达给梅拉·黎德?”
布兰目光看向了大门外,看向了外面那高高的天空,他沉默了好一会:“不必了,魔山,我欠她的,不是一句对不起可以弥补的。如果有来世,我想我一定会娶她。”
“陛下,北境愿意臣服于您,永不背叛,看在史塔克家族臣服的份上,能不能把布兰关押在红堡的地下黑牢里?囚禁终身,但留他一命。”凯特琳·徒利单膝下跪,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夫人,你让我很为难。”魔山沉重说道。
“凯特琳夫人,艾德大人,国王陛下初登铁王座,王权不可被人蔑视,律法不可被人践越,威望不可被人破坏。”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站出来慨然说道,“布兰累次要杀死国王,谋夺铁王座,他的死罪,无可赦免!”
“陛下,布兰死罪确凿,请陛下下令,就地斩首!”大国师科本颤巍巍的站出来进言。科本的身体其实很好,说话走路根本就不会颤巍巍的。在君临的夜晚,他可是健步如飞的进入女院寻欢作乐。做国师的日子久了,科本也具有了派席尔大国师的虚伪做派。
御前执法官是多恩亚莲恩·马泰尔的人,他站了出来:“陛下,请把布兰交给臣斩首示众!”
魔山看向艾德,他本有意让艾德把布兰带回去,以言语挤兑,让艾德自己动手杀了布兰,以保证自己的手不沾惹史塔克家族的鲜血——但让老子杀死儿子,好像有点太过诛心。
“艾德大人,我很为难。”魔山眼望天花板,叹了一口气。
艾德·史塔克慢慢单膝下跪,他明白魔山要他一句明白话,魔山要杀布兰,大势所趋,这谁能拦住:“陛下,史塔克家族会率领北境封臣来到君临归顺铁王座,在贝勒大圣堂和神木林里向国王陛下宣誓效忠,永不背叛。”
魔山忙俯下身子,把艾德和凯特琳夫人扶起来:“夫人,公爵大人,我们出去走走吧。”
“是,国王陛下。”艾德镇定回答,而凯特琳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
出去走走,那自然是不想令艾德和凯特琳亲眼看见布兰的人头落地。
艾莉亚和珊莎上前,一左一右,扶了凯特琳·徒利走出大厅。
魔山和艾德一起走出。
至始至终,布兰都没有再看父亲和母亲一眼。
琼恩走到布兰身边,俯下身子,用力抱了一下布兰,然后大踏步走出。
艾德慕走到布兰身边,伸出手要拍拍布兰的肩,但最终没有拍下去,他挽着妻子艾琳妮亚·维斯特林的手走了出去。黑鱼布林登·徒利走到布兰身边:“布兰,你明知道会被斩首,却还是要求血液验证?你为什么选择如此做?”
提出血液验证清白的,正是布兰自己。
黑鱼布林登·徒利认为布兰是先知,没有理由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但神也有打盹的时候,一个先知,并不是万能的。布兰累次打盹失败,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布兰却好像没有听见黑鱼的话,他定定的看着天空,不发一言。
黑鱼布林登·徒利拍了拍布兰的肩膀,走了出去。
最后,大厅里就剩下了简妮、梅丽珊卓、亚莲恩、丹妮莉丝、道尔蒂·昆蒂娜、四名御林铁卫,御前执法官和魔山的数名死士将军。
死士将军们一定要亲眼看见布兰人头落地。他们就好像是魔山的眼睛。其中的一名矮下的死士将军,是来自北方的自由民将军六形人瓦拉米尔。他是北方最著名的异形人,能附身飞禽走兽,控制它们为他所用。
魔山特意安排瓦拉米尔监视布兰,防止布兰异形逃脱——灵魂附身动物远遁。魔山做好了一切细节准备,但布兰并无逃走的打算。他是史塔克,他要维护史塔克家族的千年基业的继续存在和辉煌。如果他不死,这就是国王陛下心中的一根刺,一个隐患。
简妮说道:“布兰,你希望能埋葬在什么地方?”
“我死后,身体属于史塔克家族,请王后陛下帮我藏于史塔克家族的墓窖。”
“好,我一定为你办到。”
布兰是以血鸦的身份被斩首,死后能不能进入史塔克家族的墓窖,这存在极其微小的变数。
丹妮莉丝走上前:“布林登·河文,龙石岛坑杀计划,我和琼恩差一点就被你害死。在布拉佛斯,我已经向你说了魔山的克里冈新村的建设,他是神选中的王者,我和琼恩都能转变,为何你始终一意孤行,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布兰慢慢的收回目光看着丹妮莉丝:“丹妮莉丝,我不是布林登·河文,我是布兰·史塔克。以前我别无选择,现在的我,也别无选择。”他的目光看向天空,“我就是当年被詹姆·兰尼斯特一手推下残塔的少年,我的身体一直在从高空坠落,一个从高空下坠的身体是我无法控制的,我别无选择,唯有死亡。”
简妮举起手,轻轻一挥,御前执法官上前,把布兰的轮椅推向外面。简妮做出手势,两名御林铁卫和魔山的数名死士将军一起上前,左右护卫,监斩布兰。
布兰回头:“简妮王后陛下,你亵渎了血神,我看见了你未来的死亡,很悲惨。你和我一样,在这件事情上,好像也别无选择。”
简妮微微一笑:“布兰,你一直在犯错,这次也不例外。异鬼和守夜人、夜王和魔山、铁王座和厄斯索斯大陆,一切都有定数,但也有很多不确定,唯有实力和智慧才能决定一切。史塔克家族和克里冈家族,如今已经是一家人。珊莎是史塔克,也是维斯特林家族的人;我是维斯特林,也是克里冈家族的人。龙是最高魔法生物,而龙已经在魔山的计划中成功繁衍。我的未来,你看见的,也许并不准确。”
一丝淡淡的微笑爬上布兰的脸庞:“也许你是对的,但死亡于你,无法改变。亵渎血神的谎言,终将反噬。一切为了家族。”他最后的一句话几乎已经不可闻,变成了自我的喃喃。
“为了家族,为了王国。”简妮心中沉凝道。布兰的话在她的心中种下了一颗阴影的种子。
最终,她冲布兰点了点头,布兰也对简妮点了点头。两人心照不宣,简妮一定要布兰死,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一切都是因为王国。
一个王国不能容下两个国王。一个王国也不能留下任何能威胁到王国统治和国王生命安全的人物。史塔克家族,绝不能有一名曾经多次想要杀死魔山的先知的继续存在。
布兰也许无罪,但他是先知,就一定得死!
很快,御前执法官手捧托盘回到学士塔大厅,托盘上,布兰人头鲜血淋漓,两只眼睛如生前一样平静,他是睁着眼睛被斩首的。
这次的斩首,没有仪式,没有人围观,没有国王的当众宣判布兰的罪恶,没有史官记载,没有对外宣传,一切都是为了史塔克家族的尊严。
简妮看了一眼布兰,面无表情。她的目光看向六形人瓦拉米尔,瓦拉米尔对王后陛下点了点头,简妮明白,布兰也许是为了回报家族、回报父母恩情,没有选择附身逃遁。当然,只要他选择附身逃遁,就一定会立即被瓦拉米尔察觉。而在天空,魔山的巨龙早已经等候着,不管布兰附身任何飞禽走兽,一旦瓦拉米尔发出信号,吹响龙之号角,指明方向,都难逃偷羊贼的龙焱。
“不要声张,用最好的棺木,把布兰好好梳洗,打扮,收殓。我们会派专人护送他回归临冬城。”简妮说道。
“是,王后陛下。”御前执法官说道。
魔山的数名死士将军上前向王后陛下致敬,一起告辞。六形人瓦拉米尔负责向国王陛下报告布兰的死讯。
*
伊耿历301年的五月的第一天,凛冬席卷维斯特洛大陆。就连最南方的多恩,都下起了少少的雪雨。大陆变冷,而北境,早已经天寒地冻。
西境兰尼斯港在寒风中却依然热火朝天,城主罗莎蒙·兰尼斯特伯爵和魔山养子柯姆·华纳爵士结婚,这次的婚姻,全西境的贵族和铁群岛的贵族全部来到。
虽然重量级的御前廷臣和王国的其他公爵侯爵大人物来得极少,但人数,却不比珊莎和雷纳德的婚礼人少,魔山旗下的主要将军除了在布拉佛斯守卫铁金库的甜嘴拉夫、刽子手邓森和艺术家波利佛外,几乎全部来到。
新婚的珊莎·史塔克和雷纳德和魔山一道,坐上了婚礼的贵宾席位。
婚礼后的第三天,珊莎·史塔克和雷纳德率领峭岩城的三千西境军和北境艾德公爵支持的一千北境骑兵,魔山支持的一千最精锐的弓骑和神箭手安盖将军,这支部队从兰尼斯港出发,南下,走直通高庭城的滨海大道,攻击河湾地的高庭城,铲除叛贼维拉斯·提利尔。
珊莎和雷纳德向魔山立下了军令状,三个月内拿下河湾地,并向魔山献上维拉斯的人头。
拿下七国粮仓,扶持雷纳德成为河湾地领主,这是魔山统一维斯特洛大陆的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