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lqi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四百零六章 廢話少說閲讀-7me0m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你们的问题,公子已经回答了!”
而在众人听着方寸的话,暗自思揣之时,一直老老实实站在了一边,似乎很守规矩的巫族月部圣女月寒妆,便已适时的开口:“而公子出的这道题,不知道你们如何来解?”
她这话问了出来,神微子脸色顿时尤其的难看。
他几乎是求救也似,向着身后的洞幽院院主看了过去……
那眼神里的求救之意,尤为的明显……
再不救,我可就死了……
家有豹妖宝宝 碧落水果
……
……
“咳!”
而在众人目光之间,那位洞幽院院主,也轻咳了一声,抬头看向了方寸,道:“方二公子,老夫有一个请求,这一番洞幽院,倒是当真见识了公子的底蕴,与高深的法力,我洞幽院出的题,可以算是公子解了,也可以再做探讨,而公子这个难题,我洞幽院若是多有些时间,也未必解不开来,你我这一阵,不如就算一个平手结局,无胜无败,意下如何?”
周围众人听得此言,心底倒是略略一动。
看样子,与陆平生败了之后,观云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不同。
神微子在洞幽院,还是有人疼的。
到了这一步,能有院主亲自求情,望得一个平局,也可见这位院主十分在意他了。
当然,这位院主说的话,其实也有不少人可以理解。
很明显,方寸出的这道难题,短时间内,洞幽院是解不了的,但是洞幽院那道难题,某种程度上,方寸也没有解开,他只是用了一种取巧的法子,让洞幽院有苦难言而已……
既然如此,定为平局的话……
“老先生说得有理!”
而方寸听着他的话,已笑着开口,道:“定为平局,当然……”
“……不行!”
“唰!”
那位洞幽院院主听得此言,已是脸色一变。
周围不少炼气士,也下意识发出了一声低呼,旋及脸上有些兴奋之色。
谁也没想到方寸居然这么不给洞幽院院主面子。
当然了,不给的好,越是不给,这一场热闹看的越尽兴不是?
“老先生的话看似有理,实则胡说八道!”
而在这时,方寸已经冷淡的开口:“说什么看似解了,也可再做探讨,解了就是解了,周围诸同道人所共见,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只管说出来便是,哪有什么探讨不探讨的说法,至于我方二出的问题,如今就放在了这里,你洞幽院能解便解,不能解,还嘴硬什么?”
“你……”
那位洞幽院院主听着此言,面上都已闪过了一层怒意。
即便周围的围观人群里,也有不少,隐隐觉得方寸这做派有些独绝了……
可是他们这些看法,却分毫也影响不到方寸。
方寸不是嗜杀之人,但做人做事,也该有自己的规矩。
此前洞幽院、观云山、参天院、轮回院的得意弟子联手挑战自己,甚至给自己扣了一个诛心的大帽子时,险恶用心已可见一斑,自己要跟他们赌命,无非也是以牙还牙的做法。
如今既然赢了,那又何必再与他们讲什么你让我一步,我让你一步的皆大欢喜?
若是大家都欢喜了,岂不人人都觉得自己可以讨价还价了?
而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便是……
你都已经表明了态度,是想请我答应平局收场,可结果,一口一个公子叫谁呢?
谁他妈是你家公子!
你若真是叫我一声方二先生,说不定我还会考虑!
……
……
各有各有的想法,也各有各的怒气。
但明眼见得,场间这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了起来,虚空有风。
风寒如刀,削得众人寒毛直竖!
“哈哈,依我看来,这洞幽院也确实是输了呀……”
一边的麟神王,忽然哈哈一笑,道:“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方小仙师,就算取了巧,可毕竟也看出了你们那道难题的门道,所以才能取巧,可你们面对着那玉中鬼修,却只束手无策,两相比较,高下立判,说一声你们洞幽院输得彻底,也当真不算是冤枉了你们的……”
“而既然输了,那么……”
迷局(大木)
他说着话,忽然大手一抓。
大袖滚荡之际,一只大手忽然从天而降,抓向了神微子。
那神微子大吃一惊,下意识想逃,但在麟神王手下,他又哪里有逃掉的本事,便如抓小鸡崽似的被捏在了手里,随后向着断头台位置一摁,便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
神情惊惧,浑身颤抖,但却一动也动不得。
应是麟神王抓他的时候,已顺势将他一身经脉都给封住了。
鬼帝盛宠妻:神医废柴妃
“哗啦……”
众人的心绪,都跟着跳了一跳。
得,这等着被斩的又多了一个……
而那位洞幽院老院主被方寸一番话说得下不来台,心间已是惊怒不已,又见得麟神王在这里幸灾乐祸,推波助澜,更是敢怒不敢言,便忽然紧张的向着另外一位老者看去,那正是参天院的院主,他们二人是老友,只在一个眼神之中,许多想表达的意思,便皆已表达明白。
洞幽院输了,便该参天院动手了。
尤其是,洞幽院可不想就这么丢了一位天才弟子的性命,那也太亏。
所以,为今之计,便只有参天院将这一阵赢回来。
既然赌命,参天院赢了这一阵,方寸便也一样要上断头台。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到了那时候,才可以谈条件,用他的命,换自家弟子……以及陆平生的命。
嗯,这么说起来,有些便宜观云山了。
“没成想,担子倒是压在了我参天院的身上……”
而那位参天院院主,却也轻轻一叹,掌中拂尘轻轻一摆,道:“去吧!”
他这话,正是向参天院肖离说的。
那肖离一直静静的坐在旁边,哪怕是神微子与方寸斗法之时,也一直没有睁开来看,此时听到了院主的声音,才默然睁开了眼睛,脸上却是闪过了一抹毅然之色。
老老实实起身,来到了那一片废墟之上,轻轻向方寸行了一礼:
我们的世界大战 龙灵骑士
“方二公子,此举过了……”
而在对面的仙台之上,方寸挑了挑眉梢:“哦?”
肖离轻轻开口道:“三山四院与方二公子之争,乃是道理之争,竟至赌命,这……”
方寸眉头皱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你什么辈分,也来跟我讲道理?”
葬星泯月
终极怪物 零夜
“这……”
肖离一下子噎住,抬头看向了方寸。
方寸则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耐烦之意,已分明浮在脸上。
“斗法就是斗法,既然来挑战了,便拿实在的本事出来,每每好事被你们占了,偏又说得如此好听,一会子除恶务尽,一会子又慈悲为怀,你们是参经参傻了还是怎么样?”
方寸冷淡开口:“我看,有时间了你们都要来老经院学学道理才是!”
“咦?”
一边被说到的老经院有些意外,旋及喜上眉梢。
醜皇後
而肖离这时候则已暗暗咬牙,他本是个平淡性子,但这时候却也平淡不了了,只觉心间怒气渐涨,可又不愿与方寸针锋相对,便只略略一沉,点头道:“既然如此,便开始吧!”
说着话时,他忽然间大袖一挥,一道道玉简冲天而起。
那些玉简,每一枚都如巴掌大小,于空中变化,爆发灵光,却显得漫天华彩,飞将出去之后,直飞到了数百丈外,才在所有看热闹的人群之外,结结实实的落地,倾刻之间,灵光交织,彼此相连,有的化作了门户,有的则形成了幽暗的通道,足覆盖了千丈范围。
周围众修见得,人人惊愕,纷纷猜测其来历。
“此乃我参天院异宝九来十回阵,还请方二公子指教!”
肖离转过身来,脸色还是那般平静,但声音却也隐隐多了几分挑衅:“而方二公子若想礼尚往来,也尽可以布下一方大阵来,肖离不才,愿意与方二公子同时闯阵,以分胜负!”
“九来十回阵?”
宮女不低調 壹個大包
周围有人听了这名字无感,也有人脸色诧异:“这不是参天院最新术算么?”
“合着参天院看起来最淡定,实际上早就准备好了拼命?”
“……”
“哎哟……”
而在周围一片猜测之声中,方寸望着那一方气势磅礴,变化莫测的大阵。
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笑吟吟的向肖离道:“不必那么麻烦,既然你想斗阵……”
“就是说,我破了此阵,就结束了?”
“……”
肖离静静抬头,看了方寸一眼:“正是如此!”
“这倒不难!”
方寸慢慢从仙台上站了起来,远远向那大阵看了过去,道:“变化繁多,机巧灵动,看起来就已经非常复杂,若真是入了你们这阵里,也不知道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出来……”
肖离心间微微一动,道:“既如此,倒该提前定个时间……”
“不必!”
方寸笑着打断了他,道:“就盏茶功夫好了……”
肖离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什么……”
话还未落时,便见得方寸忽然抬起手来,手中一个模样像是冬瓜的八宝葫芦,忽然间高高的飞在了半空,而后霎那之间光华大作,然后被他“嘿”的一声,用力向着远处的九来十回大阵砸了过去,飞在半空之中,这葫芦便已不停的变化,最后直若一座小山……
霜月噬魂 月夜邪魅
瘟疫醫生
这小山,径直砸在了大阵之上。
倾刻间,摧枯拉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