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9xh好看的都市异能 禁區獵人討論-第八百零六章 我殺我自己讀書-idte1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香山公爵府,会客厅,林朔应邀跟香山公爵会面。
这位头上有点儿绿的香山公爵,这会儿看上去就跟大病初愈似的,宾主落座之后,林朔发现他端茶碗的手都有些发抖。
猎门总魁首于是就希望,大西洲的暗号风俗,跟华夏古代有相似的部分。
比如摔杯为号,然后屏风后头杀出五百刀斧手,要把自己这个情敌给剁了。
要是这样的话,对林朔而言事情倒反而好办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香山公爵要是个厚道人,林朔还不好意思动手对付他。
只可惜在林朔此刻的鼻子里,没刀斧手的存在,不仅没刀斧手,整个会客厅周边,所有人都被清退了。
果然是跟邀请时的说辞一样,这是两人私下里的聚会。
于是林朔就看着这位公爵大人,等他开口说话,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而香山公爵也时不时看看林朔,神情似乎很为难,好几次话到嘴边又给咽回去了。
林朔估计着这人的心思,干脆提前堵住了口子:“别惦记了,我不卖媳妇。”
香山公爵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颤抖着声线说道:“你有俩,我只要其中一个。”
“别说一个,一根寒毛都不行。”
“多少钱都不卖?”
“不卖。”
香山公爵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神色挣扎了一番,似是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最后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你把香山公国拿去吧,把阿尔忒弥斯给我。”
林朔愣了一下,心里反而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年轻人了,这是个情种啊。
只可惜自己是接了买卖的人,要为金主负责,所以他只能摇摇头:“你把整个天澜帝国打下来送给我都没用,老婆我不让。”
香山公爵一听这个答案似是很受打击,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整个人缩在椅子里,半天不吭声。
林朔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同情他。
不过他也知道,这会儿要是好言相劝,那是反效果。
自己情敌的身份摆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
猎门总魁首只能说道:“你要是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
“你不要逼我。”香山公爵抬起一双血红的泪眼,神情挣扎,“你不要逼我!”
“看样子,软得不行要来硬的。”林朔点点头,“行,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试试。”
“不行!”香山公爵整个人又垮了下去,“我要是动了你,她会恨我的。”
林朔心想这倒是个明白人,于是好奇地问道:“那你应该怎么办呢?”
香山公爵神色绝望,嘴里喃喃说道:“我……我不知道。”
林朔嘬了个牙花子:“你自己都没想好怎么办,那把我叫来干什么?”
“我怎么没想好,我连公国都可以不要!”香山公爵说道。
“废话,你这个香山公国,对我有吸引力吗?”林朔反问道,“还有,香山公国是天澜帝国当今皇后的娘家,这是你想给就能给的吗?”
“这……”
“我教你一招。”林朔说道,“至少比你目前的这个馊主意靠谱。”
香山公爵脸上神情一阵怪异,嘴里喃喃说道:“还请指教。”
“你直接对我动手,或者香山公爵府的人对我下手,都是不行的,原因你也想到了。”林朔正色说道,“不过,如果不是你或者你的人对我下手呢?”
“你的意思是……借刀杀人?”
“对。”林朔点点头,“你好好想想,我娶了阿尔忒弥斯做侧室,这世上除了你不满意之外,还有谁会不满意?”
香山公爵略作思忖,随后眼前一亮:“三皇子?”
“聪明。”林朔捧了他一句,“你可以让他来杀我,这样我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这是一石二鸟。”
“哦。”香山公爵如梦初醒,“有道理。”
“你看,是不是比你之前的主意靠谱?”
我的表弟會捉鬼捉妖2
“靠谱是靠谱。”香山公爵点点头,“不过我虽然比较痴情,但好像不是一个傻子。”
“原来你不是。”林朔抱拳拱手,“失敬。”
穿成男主陰影怎麽破 丁丁團長
“谁会这么想不开,教唆别人杀自己呢?”香山公爵指了指林朔,“你是傻子吗?”
“我当然也不是。”林朔笑了笑。
無疆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香山公爵问道。
林朔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刚才你在门口说,香山老公爵就是被三皇子和阿尔忒弥斯的婚约气死的。
这么说起来,三皇子是你的杀父仇人。
另外你的姑妈,也就是天澜帝国当今皇后,是大皇子的生母,应该是不希望看到将来皇位落在三皇子手里的。”
林朔说到这里顿了顿,观察着香山公爵的反映。
只见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继续说。”
……
当天晚上这顿晚宴,对香山公爵来说到底什么滋味林朔不清楚,至少林朔本人吃得挺香。
之前几天在路上,林朔亲手制作的狮鹫肉干虽然大补,可这东西硬,费牙口,林朔吃一顿腮帮子都发酸。
相比之下,酒宴上的饭菜那就顺口多了,吃下去舒舒服服的。
另外比起涅墨亚,香山公爵家底更殷实,香山公爵府上的酒宴是有异种肉的。
功效比起狮鹫那是差一些,可比普通的肉类强,所以林朔这天晚上又吃撑了,躺在床上让苏冬冬给自己揉肚子。
结果苏冬冬刚上手没一会儿,四夫人眼眸燃起两道紫色火焰,五夫人来了。
头两天林朔在赶路,晚上是跟魏行山和杨宝坤一块儿睡车上的,西王母一看没甜头,于是就没来。
今晚算是有片瓦遮头了,房门一关这叫夫妻生活,五夫人西王母这就迫不及待地来了。
林朔一看西王母的这双眸子,感到一阵头疼。
因为今晚不止林朔和苏冬冬两人,阿尔忒弥斯也在呢,正坐在床边跟林朔聊天。
西王母一现身,炼神修为精湛的阿尔忒弥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西王母也看了看阿尔忒弥斯,对林朔说道:“老公,这是老六?”
“什么就老六了?”林朔一头雾水。
沫鹿之恋
“苏冬冬是老四,我是老五。”西王母指了指阿尔忒弥斯,“那这个女的不就是老六吗?”
網遊傳奇之職業玩家
阿尔忒弥斯原本正盯着西王母,直觉告诉她情况不对,眼前这个女人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在用念力试探。
结果一听西王母的话,她注意力一下子就回到林朔身上了,问道:“哦,原来在苏冬冬前面,你还有三个老婆。”
猎门总魁首很尴尬,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吭声。
他以为阿尔忒弥斯早知道这事儿了,结果苏冬冬跟她单独相处了那么久,愣是没告诉她。
阿尔忒弥斯一拍大腿,似是很不高兴:“那苏冬冬在我面前摆什么谱嘛?她又不是大老婆,也是个小的嘛。”
西王母一听这话也不高兴了,说道:“苏冬冬再小也是老四,别说她了,我这个老五也比你大啊,摆谱怎么了,还不快叫姐姐?”
阿尔忒弥斯又看了看西王母,发现自己的念力根本就摸不清这人的底细,于是低头问林朔道:“老公,冬冬是不是脑子有点儿问题?”
“一,我不是你老公。别人眼前咱们是这么演戏,私下里别弄混了。 ”林朔纠正道,“二,苏冬冬脑子没问题。你是我师姐妹,这事儿我也不用瞒着你,这是西王母,我的五夫人,暂时跟苏冬冬共享一个身体。”
西王母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了,你这个老六要是表现好的话,我也可以跟你共享身体,不过你现在身体不行,晚上经不起我老公折腾。”
“我不是说了嘛,她不是什么老六。”林朔瞪了西王母一眼。
“嗐,晚上都一个屋了,早晚的事儿。”西王母翻身跨坐在了林朔的身上,回头对阿尔忒弥斯说道,“老六,你就好好观摩一下,提前适应适应强度。”
“你别着急。”林朔赶紧抓住了自己裤腰带,“我还没消食呢,再给我揉揉。”
“哦。”西王母很听话,翻身下来继续给林朔揉肚子,然后说道,“老公,下午的时候,我听到你跟香山公爵说的话了,我觉得你这是在与虎谋皮。”
阿尔忒弥斯之前有些弄不清状况,这会儿听懂了,赶紧问道:“他们说什么了?”
“商量着把你卖了呗。”西王母调笑道,“人家出价可不低啊,说是香山公国都可以拱手相让。”
“是吗?”阿尔忒弥斯似是有些意外,然后恶狠狠地等着林朔,“然后你就答应了?”
“要是真能卖得出这个价钱,我早答应了。”林朔翻了翻白眼,“可他这是话术,我还能真信他啊?”
“嗯,演技也确实挺浮夸的。”西王母点头说道,“他要是真那么喜欢老六,之前老六在海上飘的那一年时间,他干嘛去了?
就算三皇子权势比他大,他不敢明着来,暗地里帮忙总可以吧,结果他有动静吗?
所以说,老六你也别自我感觉这么良好,人家喜欢你应该是真的,不过程度也就那么回事儿,说到底,谋得还是你的家业。”
“是这个道理。”林朔说道,“米亚公国现在确实是一盘散沙,可一旦有了外界压力,几个兄弟姐妹说不定就团结起来了,毕竟论整体兵力,两国之间是差距不大的。真要是正面攻打,那还不如娶了米亚女公爵合算,到时候孩子出生头衔给出去,两国自然就合并了。”
阿尔忒弥斯白了林朔一眼:“你以为你们说的这些我不知道?”
“你当然知道。”西王母笑道,“你就是想在我老公面前彰显一下你的女性魅力嘛,看啊,追求者多么狂热啊!”
“你!”阿尔忒弥斯瞪了西王母一眼。
“我是林家五夫人。”西王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阿尔忒弥斯,“你最多是个老六,表现不好还不一定是,请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阿尔忒弥斯翻了翻白眼,起身走到一旁生闷气去了。
林朔笑了:“还真是一物降一物,以后你就专门对付她,省得我头疼。”
“那是,好不容易来了个比我小的,我可不得管着她嘛。”西王母笑了笑,“话说回来,老公你跟香山公爵合作,心未免太大了。”
林朔笑道:“虱多狗不痒,债多人不愁。我在乎多他一个算计我的吗?”
“也对,遇事不决,先把水搅浑了。”西王母点点头,“要来就一块儿来,省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