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二十六章 謊話連篇相伴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管家此刻风风火火的跑进来,看了看眼前的场面之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王爷可有受伤?老奴罪该万死!”说罢狠狠的磕了一个头,额上立刻肿出一个鸽子蛋来。
丁潇潇见状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半步,这服里都是些狠人,有哭泣皇后,还有磕头天王。
“本王无事,多亏了这位……”
见王爷突然提到自己,丁潇潇慌忙表态:“小女子不才,只要王爷还有侧妃娘娘没有受伤便好。”
管家闻言极有深意的看了丁潇潇一眼,又疑惑的看了看房梁上的高度。
毕竟,身材娇小的丁潇潇若是徒手接这颗珠子几乎已自杀无益,但是若说她能飞檐走壁,管家也不太相信。
“林儿侧室救驾护宝有功,今日就填了生辰八字,写入族谱吧。”燕王突然说道。
在场众人,包括李林都呆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了。
“写入族谱?”丁潇潇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今后你就是我燕王府的李家人了,生在燕王府,死后可以葬入燕王祖坟。”见丁潇潇傻愣愣的,燕王继续说道。
管家第一个反应过来,慌忙走到丁潇潇身边:“给主子道喜了,快谢恩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觉得误会一层比一层深了。丁潇潇正要开口解释,却被李林拦住:“燕儿是小家碧玉,突然受到王爷的恩典,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儿子替她谢过了。”
文娛 帝國
听见燕儿这个名字,王爷微微蹙眉,一旁的侧妃也早就不哭了,终于找到机会插话道:“燕儿!这名字……不太合适吧。”
丁潇潇觉得自己像个被人摆弄的木偶,反正凌燕也不是她的本名,也便冷眼旁观起来,看看这假面三人组能作出什么妖。
管家眼珠一转,主动上前道:“既然世子侧室是因为拾起夜明珠获封的,不如就取其谐音,用时辰的时,更名时夜怎么样?”
时夜?!
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但丁潇潇总觉得怪怪的,因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管家迅速的与侧妃对着一个眼神,二者会心一笑。
李林没等王爷做出反应,开口道:“时夜?管家这是编着花样说我女人是鸡?”
丁潇潇被口水呛到,顿时咳出泪来。
邪修 流落
没文化果然在哪都没法混啊,她突然觉得以自己的智商和学识,在这座燕王府,两集都活不到。
对比起来,突然开始怀念在城主府的日子。真是岁月静好,舒适惬意。
管家赶紧一拍脑门,哎哟一声,道起歉来:“在南郡不少地方,时夜确实指鸡,我怎么给忘了。真是对不住世子爷对不住世子侧室了。不要,就叫……”
李林生硬的打断了他的话:“如果一定要改就叫凤儿吧,这名字才配得上我女人一飞冲天,救驾护宝的壮举。”
这话一出,轮到管家和侧妃,满脸不悦了。
丁潇潇从山鸡突然变了凤凰,却不知道王爷私下里唤这位侧妃的昵称便是凤儿。可是这个名字也没写进族谱,台面上论起来,也不算僭越。
如果从一开始李林就说想要给丁潇潇起名凤儿,王爷是会出言阻止的。可是之前偏偏有一个山鸡的操作,他若是在阻止这个名字就显得过分针对了。
“凤儿……倒也不是不行……”王爷掂量着词汇,“只不过”三个字还没有出口,李林突然下跪。
網 遊 小說
“儿子携妾室谢父亲赐名。”之后,他拉了拉站着看戏的丁潇潇,“凌凤,还不快谢谢爹。”
这名字本身问题还不算大,但是加上前面这个字可就有点难看了。
侧妃眼睛里就像要充血,王爷也是一愣,可两个人已经下跪磕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起来吧,今天正好东临郡主也在你们一起见见面。”王爷假装看不见,从旁边飘来的哀怨眼神,直到对方轻咳的两声,他才醒过神来,表情又略带严肃的说道:“不过之前我听说你从西归找了一个歌舞团,来给我的寿辰助兴?”
李林笑道:“东临郡主都能不顾路途险阻,亲自来给父亲贺寿,儿子从西归找一个歌舞团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那个歌舞团原本没有名字,你偏偏要给他取一个云梦情?”
王爷的话还没说完,李林便开口问道:“父亲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责问,忽然被怼了这么个问题,燕王愣了片刻。
侧妃出身不少人都知道,可这又是没办法拖到台面上说的事情,他没想到李林能如此坦然的装出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来。一时气结又有些许理亏,王爷只能默默起来。
“问题当然有一点,云梦闲情毕竟是有些晦暗的意思在里面的,用这个词语作为王爷寿辰上歌舞团的名字,多少有些尴尬吧。”侧妃现状不得不开口了,毕竟这个名字是直接冲着她来的。
“云梦闲情?”李林一副不懂的模样,“本世子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不过是因为妾室是云梦人,这才起了这个名字。”
管家一愣:“世子侧室是歌舞团的人吗?”
“著名舞姬。”李林给丁潇潇加了个名头,得意洋洋的看着父亲。
燕王虽感意外,却还是更关心丁潇潇的出生地:“这位姑娘是云梦人?”
云梦是哪啊,丁潇潇漫不经心的看了李林一眼,没读出任何有用信息,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
反正这个凌燕也好凌凤也好,都不是她,再编个出生地也无非是多撒个谎。
“回禀王爷,民女确实是在云梦出生的。”
眼看对方眼眸一亮,就要再问的时候,丁潇潇赶紧加了一句。
“不过,出生没多久,我就随着母亲离开了。所以,对云梦没什么印象。”
燕王果然有些失望,微叹了一声又问:“你母亲现在何处啊,本王寿宴,可以请她一同前来。怎么说都是亲家,座上宾,绝不会亏待。”
这个问题丁潇潇终于能回答句真话了:“家母过世多年了,不然,我也不至于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