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家地球連諸天-第四百零四章 差距太大推薦

我家地球連諸天
小說推薦我家地球連諸天我家地球连诸天
“这是音波功!”寇仲的见识毕竟还是要高于小败,见多识广的他曾今在大唐位面听说过一些门派会的音波功,立马向小败提醒道,“抱元守神,不要受其影响!”
“喔!”小败摸了摸脑袋点头道。
寇仲:……
他感觉小败这轻松模样,自己估计是白操心了。
王重阳早已了解黄药师的诸般武学,在他拿出玉箫吹起的一刹那,就纵使飞了出去,打算配合着黄药师的笛声,攻对面两人一个不备。
结果那知王重阳的身子刚冲到一半,便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别说是乱人心神,连让人家打个恍惚都没做到。
“药师误我!”王重阳心中才一升起这念头,身体已经靠近寇仲二人,此时再想收招已然来不及了。
他只得硬着头皮,全力运转先天功,使出自己最强剑法“一炁化三清”!
可惜王重阳的剑还未达至巅峰,那本来可一化为三的剑法,还没使出来便被小败的剑气斩断了。
看着手中的短剑,王重阳只得长叹一声。
他身后的黄药师见他的音波功对人家毫无影响,曲子都还没奏完就停了下来,干脆收箫静看着面前的几人。
王重阳摇了摇头,直接提起短剑下了场,凭他现在的武功,根本就不是人家的一合之敌。
小败耸了耸肩,也没觉得自己一剑打败王重阳有什么了不起的,对方的实力本来也就不强。
“师兄,还是我们俩打吧!”小败饶有兴趣的看着寇仲,笑道。
“好!”寇仲也没在意另一边还有一个人,直接说道,“正好让而师兄见识一下你的武功如何!”
大唐楚霸王
“师兄请!”小败突然收起笑容,郑重其事抱拳道。
寇仲一愣,一向嬉皮笑脸,没大没小的小败忽然这么正式,不过他转念便想到两人都是同一派弟子,师兄弟比武切磋该有的礼节,还是要讲得。
于是寇仲旋即收拢心思,也抱起拳头向小败说道:“师弟请……”
结果哪知,寇仲话还没说完,小败的剑就到了。
一道无比磅礴的剑气顷刻而至,瞬间便铺了寇仲一个满门。
“师弟,你敢偷袭!”寇仲连忙一闪,飞身后退了三步才躲开小败的剑势范围。
正准备像王重阳那般下台的黄药师,见寇仲两人居然一下就打了起来,立马将脚步停了下来,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捡便宜的心思来。
上一场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大高手对决,杨过也是不敌,但后面的发展大家都看了出来,两人对决后完全脱力,如果当时杨过没有下场,肯定可以捡个便宜。
而冷血那一场,也是被他躺赢的。
也许等会他也有这个机会呢,谁能说的准呢?
甚至有可能邵仙长这一轮让多人混战,打得也是这个主意,好让他们这些实力弱一筹的人,有一个晋升的机会!
这么想着,黄药师顿时觉得自己又行了!
“嘿嘿!”小败见寇仲躲开,也不追击,反而笑吟吟道,“师兄啊,咱们可是在比武呢,你这么轻易便相信, 我只能说你的江湖阅历还是太浅了啊!”
寇仲:……
寇仲翻了白眼,没好气道:“你小子,还敢说我阅历浅!看来师兄得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江湖的残酷了!”
铮!
数道剑气激荡开来,小败又一次在寇仲话没说完的状态下出手了。
“你!”寇仲这次学聪明了,懒得再废话,直接一个翻身躲开剑气,背后的井中月霍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井中八法”瞬间劈出!
小败不慌不忙,手中剑气一扬,喝道:“破刀式!”
此时小败的独孤九剑已浑然天成,剑势圆满刚柔并进,既有玄铁重剑的刚柔之法,亦有无所不出无所不入的剑法精妙。
剑势无迹可寻,却又有万千变化,任寇仲刀法威力无穷,亦无法撼动分毫,反而是其刀法用老后,小败的独孤九剑趁着几刀间隙,突袭至其身前。
得到“无招胜有招”的精微奥妙后,小败的剑道境界更深从前。
寇仲在这绵绵不绝,变化多端的剑招下越发显得无力,数招过后,只得疲于应付。
论内力功法,其实才十一二岁的小败,一点不比吸收过一部分邪帝舍利的寇仲弱。
论轻功,得到邵伟杰真传的小败,近战步法更强。
可惜这世上除了有“无招胜有招”的武道真意,但亦有另一真决。
“一力破万法”!
寇仲周身荡起如潮般真气,刀气激荡悍然推开小败。
“破气式!”小败反应飞快,剑诀迅疾变化。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小败的心态瞬间转变,他不仅是在与寇仲对招,亦是在利用这机会提升自己的境界。
棋差一着!
小败怎么也没想到,寇仲他那滚滚如潮的真气,不是想用来以气压人的,只是为了推开小败。
蓝光一闪,磅礴的刀气瞬间凝练。
“这是……”曾经见识过这一刀的郭靖,瞬间想起了那一日初见寇仲的场景。
那是仿若天人降世,以一人敌一军,出入百万大军如无人之境的霸气。
如果说归海的一刀修炼的霸刀是一城之霸主,那现在寇仲展现出来的霸气,那就是君临天下的帝王才能具有的。
“踏雪寻梅!”
寇仲的刀出手了,那遇强越强的刀招轰然而至,一道长达数十米的宏伟刀气,就如同一面巨刃斩下。
这一宏伟的刀气,瞬间引起场下一片惊呼,就连已经猜到寇仲的会使出怎样刀法的郭靖黄蓉,再一次见到这刀法时也克制不住心中的骇然。
小败的眼睛陡然一变,哪怕此刻他已经知道寇仲此招奥秘,却也无法避免那强大的刀意临身。
这一刀诡异难测,小败纵使轻功高绝也避无可避,本就慢了一筹,预料失误的他,此刻只能提前全部功力硬加抵挡。
这是一势奇怪的刀,敌人愈强则刀意愈烈,若果小败此时退招便必输无疑,但他如果强提功力,又会助长寇仲的刀意,在这一瞬间,小败和寇仲之间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个小败必输无疑的死循环。
可是他又不得不提升功力应对,不然他瞬间便会迫于刀式威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