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一百八十三章 此道至神,玄珠形兆!分享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的碎裂声中,冰晶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多,听得张房是心惊肉跳,更看得那张竞北啧啧称奇。
哗啦啦!
忽然,碎片跌落,冰晶散落,一道金光冲出,被陈错一把抓住!
嗡!
光与手接,涟漪荡漾。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是心神震荡!
“好家伙,这是什么?”张竞北满脸惊奇与骇然,眼前一阵恍惚,隐隐见着一座庙宇!
陈错心中,六十四枚烫金字符震颤变幻,与外界金光遥相呼应,他的额头上,浮现一道细线,隐约间,一座桃源村庄的虚幻之境浮现眼前!
头顶,一点虚幻花朵若隐若现。
那人念金书中,诸多人念沸腾起来,尤其是他在秘境人间,自“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中凝练出的一道“绝”念,更是升腾变幻。
跟着,他在山道上听沿途之人交谈,凝聚的一点人念也雀跃起来,在金书中翻腾之间,隐隐也凝成一字,但模糊难变。
怀中,《九歌》注解震颤起来,有缥缈而虚幻的歌谣在众人耳边萦绕!
而后,陈错手中金光不受控制,自双目而入心头,与六十四枚字符结合,勾勒出一道模糊身影,无想无念。
这心中殿堂乃是陈错道基根本,他不敢掉以轻心,正要探查、禁锢,未料那身影似是受到牵引,直接入了小葫芦。
当即,梦泽之中降临一道模糊身影,与原本的符篆碎片结合为一,化作一颗混元珠子,沉寂下来。
种种异象接连消散!
邪 醫 毒 妃
这一连串的变化,陈错尚有几分措手不及,但随着那身影步入梦泽,总算是告一段落,只是先前诸多变化的余韵尚在,他心里有几分感悟,本该好生参详,奈何那神灵符篆碎片可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时入了葫芦,那就拿不出来了,总该有个说法。
对面的张房,在见着陈错头上的虚幻花朵后,就哆嗦了一下,眼中满是惊疑和敬畏!
张竞北则揉了揉眼睛,眉头紧锁,却是一脑子浆糊,索性也不想了,对陈错赞道:“厉害!我用尽劲力都没能将这冰晶打碎,你只看了两眼,不仅冰晶碎裂,更生异象!”
“术业有专攻,兄台不善此道罢了。”陈错说着,对张房拱手道:“还要向道长告罪,一时感悟,未控制住,纳了那块碎片!”
“不碍事!不碍事!”张房赶紧摆摆手,一脸诚恳的道:“此物合该与道友有缘!理应如此!”
陈错听着古怪,这话让他想起了西方某教,便道:“再是无意,总是拿了道长的东西,只是情况特殊,一时也难以拿出,不知什么地方能帮上忙?又或者道长有什么可让在下效劳的?”
他心里想着,要是实在不行,他就在去寻一块还来。
虽然应下小猪之请,更以庙龙王心得引领共鸣,几乎确定了符篆碎片来历,但这次实在理亏,总要补偿,至于其他,日后再计较。
医等邪妃 蛮杏出墙来
张房一听,心里是又惊又喜。
他让徒弟取来血冰晶,本想用实例说服侄子知难而退,结果多年难题,在这位客人手上迎刃而解!
只看那符篆碎片最后迫不及待的一冲,宛如游子归乡,张房就知道此事并不简单,再想着那朵虚幻花朵,更是知晓厉害。
那符篆他本就不打算留着,现在更是不愿再提及了,只是,看着张竞北那副模样,张房就知道今日苦心尽付东流。
再看陈错表情认真,张房忽的心中一动,有了个主意,便道:“实不相瞒,这枚碎片就是那北河水君派人送来的,贫道留着也是浪费,入得道友手中,总好在在贫道手中蒙尘,但既然恰逢此事,贫道确实有一事相求。”
他看了张竞北一眼,继续道:“贫道这俗家侄子争强好胜,又不知进退,日后在那水府宴席之中,还望倒下能护持一二,至少保其性命!”
“张老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张竞北当即不乐意,他指着陈错,“我承认这小哥手段不凡,但看他模样还没我大,我哪需要他来保护?还有,你怎么就觉得,我去了水府就得出事?”
张房并不理会。
陈错也不含糊,点头道:“我若是前往那水府之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自当护佑令侄,但那位北河水君毕竟长生久视,我不能与你保证。”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张竞北嚷嚷道:“说你胖还喘上了,这话忒得托大,好像你能与那长生水君一战时的!若真这般厉害,我以后就叫你大哥,让我往东,绝不往西!”
张房还是不理侄子,只对陈错道:“多谢道友。”
“既已说定,那我先告辞,改日再来拜访。”
陈错看这气氛,知道不好再留了,当即告辞离开。
他此番过来,本就为了打探北河水君虚实,现在得了些许情报,更意外得了第二块符篆碎片,反倒是欠了这道人人情了。
“这人到底是谁!”
等人一走,张竞北还在嘀嘀咕咕
张房却是擦着冷汗,长舒一口气。
那小道士瞧着疑惑,就凑过来,问道:“师父,就这般让他离去?可还没问出他的来历呢!”
“好家伙,说了半天,你还不知他的来历?就和他说了这么多!”张竞北又诧异起来,“就不怕他是那水君的探子?”
张房摇摇头,道:“这河东之地,就没有北河水君不知之事,哪里还要堤防?”
“这么厉害?”张竞北心头一跳。
张房瞥了他一眼,道:“知道厉害了?那水府宴还去不去?”
“怎么不去?”张竞北一瞪眼,“这是两回事。”
张房摇摇头,不复理会,只对那小道士说道:“方才那人的身份,为师已经猜到几分,但他既然不说,为师就不能问!”
“老师知他是谁?”小道士很是惊奇。
“不错,”张房脸上有着后怕,“结合其人的道行、年龄,以及一点命数气息,自是明了了,了不得啊,了不得啊,难怪能压住群雄!独占鳌头!”
小道士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过来,面露惊奇,道:“如此说来,他是靠着真本事占着位置?我还真没看出来,如此说来,这人比典云子厉害多了,结果那典云子却比他还狂傲!”
张房就道:“过几日,在水府宴上,二人怕是就要碰面了……”
张竞北听得云里雾里,宛如猫儿挠心一般,就道:“张老道,方才那人到底什么来头?听着很厉害啊,有多厉害?听你的口气,比典云子还要厉害?那……我岂不是真要认他做大哥了?”
张房闻言,却是眼中一亮。
.
.
走出道观,陈错行于山路,感悟着心中与梦泽变化,过了一会,神色古怪。
“那梦泽中的混元珠子不染意念,难以探查,还有和长生化身的气息相似,莫非还要再寻碎片,才能明晰奥秘?相比之下,倒是那第二道人念共识,有了几分凝聚迹象,似乎随时可以凝聚出来!或许,我该往人口密集之地一探,以此为突破口。”
他正想着,忽然心有所感,而后加快了脚步,没过多久,就碰上了就碰上了满脸忧色的刘难和钱媛。
二人行色匆匆,见着陈错之后,那刘难更是快步上前,急切道:“恩公,世叔似是在城中出了事,有人带着他的口信过来,说是让我等找个地方隐匿,暂时不要如城……”说着说着,他低下头去,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给陈错惹了麻烦。
“无妨,此乃应有之事,你们先找个地方落脚,我去城中看看。”
陈错早有预料,吩咐了两句,安排了二人,也不停留,径直前往晋州城。
“正好,看今日能否凝聚第二道人念共识……”
想着想着,他抬眼远望。
夜已深。
晋州城安静伫立,城中众人安眠,一道道人念交缠变化,城池北方,隐约能见着一团金光,含而不放,但蕴含莫大威严。
“似有高僧坐镇。”
一年落下,陈错身上泛起涟漪,转眼变了个模样,成了那巫毒道的聂峥嵘。
“今日入城,还得顺便去一隐患,未免麻烦,得先套一层马甲……”
几日赶路,陈错不光参悟聚厚歌诀,亦了解和熟悉了心魂幡投影,知道此番一魂魄包裹真名,覆盖变化,连命数都能遮掩不少,是名副其实的小号利器,他心里存着念头,肯定要先做准备。
“聚厚歌已经掌握了三成,辅之三火神通,足以以假乱真,配合记忆碎片和魂魄命数,就是聂峥嵘的同门当面,我也自信能以假乱真……”
这念头刚落,虚空中忽然一点意念涟漪传来,被他收到。
陈错不由一愣。
那涟漪源头,赫然是造化道的同门求救之念!
“还真是巧了,正好打探消息,倒也不用真个援助,不过,谁逼得他们求救?似乎不是那位高僧……”陈错念头一转,亦按着造化法门传出意念,与涟漪源头遥遥呼应。
.
.
“有圣教弟子在城外,说不定可谓援手!便是不成,也能拉着做个挡箭牌……”
城池夜色之中,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皆着黑衣,狼狈奔行!
两人身后,是气定神闲的典云子。
“还不把藏匿诸金的地点说出来,真以为我不敢要你们的性命?”说着,屈指一弹,一点精芒飞出,将那男子贯穿!
那人惨叫一声,刺激精血元气,强忍着不倒,但心头惊恐,回头道:“典云子,你莫嚣张!我圣门高手已至!你若真个下手,休想活着离开晋州!”
“门中高手?”典云子摇摇头,朝着城外看去,“那我还真是有几分期待了,希望这位造化高手,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