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e9n优美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 起點-第九百六十七章 族裔(4K)熱推-4f04z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这…”
听到李昂的话语,村长略微迟疑了一下,思索片刻,诚恳道:“实不相瞒,我们村落中也有医师,几十年来一直在钻研早衰病症的本质,甚至动用了库存中一切能用得上的知识、技术与物品,至今为止,依旧一无所获。这种早衰病症,也许属于奇迹层面的范畴,非人力所能及,
電競之巔峰女王
勇者大人您的医术可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村长话音未落,就看见那位勇者挥了挥手,淡定道:“你那个没用,
我这个也许就有用。
不信的话,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
说罢,李昂摘下右手的蜃龙红鬣外衣手套,
横抬右臂,右掌横置,掌心朝向自己,然后用左手食指与中指,轻轻捏住右掌的大拇指,做横拉状。
村长愣了一下,颇有些哭笑不得,
这不就是那个老掉牙的视觉魔术么?右掌大拇指的指头上半段向下勾,用左手大拇指上半段替代,平移手掌的时候假装把右掌大拇指拔断,
连视觉魔术都算不上,就是逗小孩玩的街头小把戏而已…
刺啦——
只见那位勇者竟然真的用蛮力拔下了右掌大拇指,霎时间,指头断面如高压水龙头一般狂喷鲜血,场面状况无比。
—————
而那位龙头面罩勇者也早有准备,提早将伤口指向嘴巴,用龙口一滴不漏地接住了所有鲜血,甚至还有空闲淡定说道:“怎么样,村长,我这是不是,露了一手啊?”
别管露了几手了啊,那什么,你不止一下血吗?出血量超大的啊!
在村长与其他玩家震惊错愕的目光当中,李昂将断掉的右手大拇指重新按了回去,瞬间止住血柱,再将右手整个塞进龙头面罩的嘴巴当中,
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过后,他再抽出右手,上面没有任何血迹残留,就好像压根没被拔断掉过。
“这一招就是断肢续接,只要不是头断掉,都能接的回来。”
李昂用街头卖大力丸的语气,推销夸耀道:“实际上就算是头断掉,不断太长时间,大脑不丢失太多的鲜血与氧气,我也能接的回来。
就是有可能会遗失部分记忆,导致大脑混乱等等。
要是村长你想自己亲身体验一番的话,我这里还有把刀…”
“不用不用!”
村长抬起双手连忙拒绝,苍老面孔上的惨白表情让人有种他随时都可能昏过去的既视感。
“不用么?那太可惜了。”
李昂将不知道从哪里拔出来的菜刀,赛回到白大褂的内侧口袋当中,
啪嗒一声,龙头面罩里掉下来一颗玻璃球似的物体。
仔细一看,竟然是颗有着褐黄色眼眸的眼球。
“啊,我眼睛掉了。”
李昂伸手抓住在空中滑落的眼球,将其赛回到龙头面罩的嘴巴当中。
哗啦——
下一秒,龙头面罩口中滚落下来十数颗大小、形状、瞳孔颜色不一的眼球来,
九陰絕學 水小墨
李昂低喝一声:“单龙戏珠!”
竟然用手掌抓住所有眼球,将其像马戏团表演一般,一个接一个抛到空中,
令眼球在半空中划过弧形轨迹,最后再跌回到龙头面罩嘴巴里。
咕噜——
龙头面罩当中传出了咀嚼与吞咽的声音,像是李昂将所有眼球重新嚼碎吃回到肚子,
这一回不只是村长脸色惨白如同白纸,连丁真嗣的脸庞都有些发白,感觉自己理智值掉了一点。
那些眼球估摸着不是假货,末端还连接着神经丝线,而且从外形来看,明显就不是一个人的…
越想越恐怖了,靠。
丁真嗣恍惚间想起了邢河愁对李日升的可靠评价,里面似乎也没提到他是个披着人类形态外皮的深渊魔物啊…
李昂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笑呵呵地说道:“村长,怎么样,我这医术还算过得去吧?
反正也就是试试,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如果我真有办法解决你们村落的早衰病症,也算是为了圣山安宁做出点贡献嘛。”
村长非常想要婉言拒绝,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就先…试试吧…”
对方是数十年来第一支踏入圣山范围的勇者团队,而且还貌似斩杀了那头阴影魔兽,夺回了圣山大门的砖石,实力自然有所保障。
如果对方不同意将许愿机会,花费在解除早衰病症上面的话,那就只能依靠医术手段了…
村长犹豫着走出房屋,带领着玩家以及几位守在屋外的村庄护卫,向着村庄一角走去。
没过几分钟,众人便来到一座小屋前,踏入其中,就看见一大堆的丧葬用品堆放在客厅当中。
经村长介绍,玩家们这才知道,
由于守护者村庄长期遭受早衰病症困扰,村中众人在十四五岁之后便会急速衰老,少有人能活过三十岁。
这座小屋中居住着一位二十八岁高龄的村民,他自知时日无多,便按照村中习俗,提早准备包括棺材在内的丧葬用品,随时准备下葬。
这也是村中常态,在村长的个人书房当中,也放置着一具棺材,平时竖着拿来当书柜用,哪天他死了就把书柜横置,拆掉挡板直接躺进去就行。
尽管早就知道人人都有这么一天,但持续感受到死亡逐渐接近的痛苦,依旧让人无法接受。
房屋中忙碌着丧葬事宜的村民家人,脸上都挂着悲苦表情,听到村长向他们介绍“神医”亲至的时候,都颇为惊讶。
村庄里还保持着旧时习俗,村长在村落中说一不二,有极高权威,
那位村民家人很快就同意了让神医上楼问诊。
由于这座小屋比较狭窄,驾驶着夔牛机甲的丁真嗣没法进屋,在屋外等待,
其他玩家跟着村民一起,沿着咯吱作响的木质台阶,走上二楼,来到了那位二十八岁高龄村民的卧室。
一进门除李昂之外的众人便眉头微皱,房间的窗户开着,光线明亮,却依旧弥漫着一股陈腐气息,充满濒死氛围。
床上躺着的那位村民,比白发苍苍的村长还要苍老许多,全身皮肤如朽木般干枯晦暗,满是皱纹,紧绷在枯柴般的骨骼上,
眼眸浑浊暗淡,飘浮着丝丝缕缕的浑浊沉淀物,
星空的傳承
头发已经脱落到只剩一两缕的程度,凌乱生长在满是黑色斑点的头皮上。
“安德鲁?安德鲁?”
村长坐在床边,轻轻叫了两句那位村村民的名字,
后者静静躺在床上,过了半天,才像是有反应一般,极为缓慢地歪过了头,浑浊眼眸中倒映出村长的身影。
“我们给你找了个医生,如果顺利的话,他能治好你的早衰疾病,说不定还能拯救其他人,甚至挽救我们的村庄,你能听见我说话么?”
村长反复问了几句,都得不到有意义的回应,这才站了起来,倒吸了口气,咬咬牙,下定决定看向李昂,沉声道:“勇者大人,你就帮他看一下吧。”
“嗯。”
李昂点了点头,搬了张椅子过来,在床边坐下,伸手握住了那位衰老村民的手掌,缓缓闭上眼睛。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落,李昂掌心穿刺出大量纤细到极点的植物纤维丝线,穿破村民皮肤,汲取血液,分析机体。
这一分析,就分析了十分钟之久,
在村长以及这位村民家人终于快要坐不住的时候,李昂缓缓睁开了眼睛,吐出长长的一口浊气。
“医生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
一个看上去像中年男子,实际年龄不知道多大的村民紧张问道。
李昂转头看去,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死者的家属吧?”
???
房间气氛为之一滞,
李昂拍了拍龙头面罩的后脑勺,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这位患者的情况太过特殊,连我都误以为他已经死了。
咳咳,他还没事,
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个早衰病症…”
“怎么样?”村长紧张问道。
“能治。”
李昂拖长了声音,缓缓说道:“但非常非常麻烦。”
村长和一众村民脑海中只剩下了“能治”这两个字,急忙问道:“您有办法么?什么办法?要我们准备什么?”
李昂摆了摆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去说吧。”
他跟村长走到阳台上,倚靠在阳台边缘,挥手示意远处的玩家同伴也可以过来——这么点距离也屏蔽不了队友的听力,而且也不是什么机密信息,需要防着临时队友。
众人在阳台上站定,李昂俯瞰下方街道景象,沉吟道:“村长阁下,我就有话直说了,你们村落,应该不是正常人类吧?”
三國之最強軍神
村长闻言表情一怔,片刻后长叹一声,“您都知道了?”
“对于我们这种等级的勇者来说,光凭气味就能分辨出一些物种之间的不同。何况贵村落衰败了许多,村民们无法掩盖身上自己淡薄的血脉气息。”
李昂平静说道:“不过我也是刚才诊断的时候,才最终确认的。
贵村落所属的种族,应该是某种暗之族裔,以鲜活生物为食。”
村长脸庞神情变化,长叹道:“阁下就不要用暗之族裔的故作高贵的说法了,自己最知道自己的情况,
我们只不过是一群,吞食尸体的食尸鬼而已。”
食尸鬼?
除了霍恩海姆之外,其他玩家表情一怔,大卫眉头紧锁,安博里重新打量了一下村长,咂了咂嘴巴,颇为意外。
这些隶属于大型组织的玩家们身上,其实都携带了侦测类型的装备道具,
虽然不像夔牛机甲一样,能够扫描包括异学会资料库中记录在内的各类物种物质,
但也足够应付普通剧本中的大多数情况。
至少在对面走过来一个人的时候,能够鉴别出对方是人类,还是伪装成人类的终结者亦或是血族。
大齡未婚 單衣鳴琴
在绝大多数神秘学定义当中,血族与食尸鬼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佛仙异界游 千里雪
前者时代遭受诅咒,不受神明钟爱,既非魔鬼也非人类,以鲜血为食,具备一系列的超凡能力,包括不限于于化身蝙蝠,飞天遁地,操控血能,极速再生,长生不老,
不破不滅 血隱
并且有着悠久的历史,庞大的族裔,条条框框的家族规定,
个个都是俊男靓女,自带时髦值加成。
而最早来自阿拉伯传说的食尸鬼,则要低端的多,
它们以死人尸体为食,外表丑陋,智商低下,四肢行走,近似于野兽,除了皮糙肉厚之外,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超凡力量,
在一些神秘学典籍当中,食尸鬼甚至只是血族饲养出的奴隶、忠仆与宠物,负责清除潜在敌人,或者充当炮灰送死。
以霍恩海姆等人的眼光,几乎没有可能认错这两种生物,除非…
鬼王妃 若有若无
村长幽幽一叹,解释道:“在很久很久,久到没有任何文字典籍记载的时代,我们的祖先当时应该只是一群最为蛮荒低智的野兽。
丞相夫人
也许是单纯的幸运,它们漂洋过海,来到了这片土地,作为第一批居民,遭到了圣山的感召。
圣山接纳了食尸鬼族群,并在漫长的岁月中,用神圣而不可言说的伟大力量,改造了那一支食尸鬼。
使其从丑陋狰狞的野兽,拥有了智慧,转化为了人类形态。
我们的先祖无比崇敬圣山,自愿在圣山脚下时代生存,建立村落,从不离开。
在一个时间节点上,我们的某一代先祖据说接到了圣山的启示,启示他圣山拥有能够满足世间一切愿望的能力,并且将有一支冒险者将在不久之后抵达岛屿。
那一代先祖接待了冒险者,目送对方攀登雪山,完成试炼,最终实现愿望,
并将圣山的伟大,传播到世界各地。
在那之后,就是常规的历史了——四面八方的勇者团队络绎不绝,前来圣山接受试炼,
我们的村落也成为了世界枢纽。
但是,就像您猜到的那样,我们的血管中流淌着食尸鬼的鲜血。”
村长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圣山教化并感召了我们,但是除了那一代先祖之外,就极少再有人接到过圣山的神启。
在勇者到来之前,我们村落一直人口稀少,维持在十几户的规模,依靠在森林边缘狩猎野兽,吃掉其血肉,就能维持生存。
而在勇者到来之后,因为通婚联姻的缘故,我们村落的人口规模不断上升,从几十人膨胀到几百人,乃至几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