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k9優秀都市言情 超凡大航海-第五百一十九章 殺神宴與創生之父(4000)展示-nb866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
虽然自从取得乔治亚领之后,艾文就开始惦记那些已经经受了王国文化几十年熏陶的休伦人,却并没有操之过急。
先在阿普苏雅公主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随着局势发展和双方实力的变化,种子总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倒是早就已经拥有足够信任基础的阿拉瓦克氏族,却已经先一步迁徙而来。
在乔治亚领东南部沿海平原地区,已经被艾文和奥丽维娅规划为棉花种植区的地方,有大批肥沃的土地足以安置他们。
一直以来游猎的传统让阿拉瓦克人对迁徙这种事情驾轻就熟。
在艾文派遣的骡马帮助下,老老少少共计5700余人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在首府布伦斯威克港以西30公里的地方建立起了新的营地。
于此同时,固定营地的建立,也宣告着他们彻底告别了原本游猎的生活方式,转变为了定居生活的农民。
“子爵大人!”
“副团长!”
“阁下,您来了。”
在海盗团中阿拉瓦克人的代表齐纳罗和帕卡引领下,艾文带着安妮塔、奥丽维娅、安琪、卡尔文几个人一起走进了这个被命名为“新伊斯帕尼奥拉镇”的聚居地。
一路上不断有人向艾文和安妮塔行礼问好。
在草草开辟出来的道路两旁,已经有青壮在艾文派来的工匠指导下伐木建造木质的永久性房屋,生活方式的转变就从这里开始。
而部落中更多的人则在准备着今晚的宴会,一场即将改变整个氏族命运的宴会!
“女人和孩子还是太少,阿拉瓦克最大的问题还是这种不健康的人口结构。”
早就带入领地管理者角色的奥丽维娅,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我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吗?越渴望才会越虔诚。”
走在她身边的艾文笑了笑,有的时候坏事未必不能变成好事。

去年。
沦为俘虏的阿劳坎氏族400余妇幼,被送往了黄金海北部的托尔图加岛,稍稍平衡了一下这个流亡氏族极端不健康的男女比例问题。
流亡多年他们原本还有5300人,男女比例大概在7:3,新生儿极少,现在的情况实际已经比原来好了不少。
目前法勒提斯全部11个殖民地加上奴隶的总人口也不足300万,而在遍布乔治亚领十万平凡公里的土地上,实际人口加起来更是还不到20万。
穿越之绝尘朱华
虽然阿拉瓦克氏族只有不足六千人,但对乔治亚领的人口已经是一种巨大的补充。而且这些在艰苦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人,大多都是青壮年,是能够创造价值的优质人口。
至于怎么去统合明显不同人种的领民们,子爵老爷也早有腹案,最简单的办法显然就是文化教育和信仰同化。
比如香蕉人,虽然外表还是原本的民族,但精神内核早就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形状,归属感在哪一方?毋庸置疑。
所以。
前妻,不可欺
在营地建立的第一时间,艾文派遣的文法老师就已经进驻了新伊斯帕尼奥拉镇,他要干的第一件是就是普及通用语。
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需要学习。
而今天不过是扎营之后的第七天,艾文已经迫不及待亲自来到这里,解决另一个问题——信仰!
显然不是属于“王权和航海女神”的信仰,而是属于“生命树”的信仰。
自从去年齐纳罗成功就职“生命树图腾武士”之后,部落酋长本就已经开始考虑供奉“生命树”作为他们新的图腾。
对艾文来说这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既收编了人口,也为“神秘源头”的具象狠狠添上了一把火。
一开始艾文的态度只是无可无不可。
但在获得了“巫毒教”的研究资料,确认他们供奉的涵盖万神万物的“大主”,就是“巫毒学派”的神秘源头之后,艾文心中也随之跟着热切起来。
詭棺 龍虎山傳人
狼性总裁强索欢
因为。
最古学派“生命树学派”的“神秘源头”是诸多的神话起源之一,创生了万千生灵的生命树。
从高到低的“王冠”“智慧”“理解”“慈悲”“严厉”“美丽”“胜利”“光辉”“基础”“王国”这十大原质,还有连接十大原质的二十二条“火剑之路”。
虽说“生命树”奠定了整个巫师世界神秘侧的理论基石,让危险的巫师知识得以系统化规范化,但是也将它本身具现的难度无限拔高。
即使经过了无可计数的悠长岁月都没有谁能够将之具象而出,甚至开创性成果都不算太多。艾文不觉得自己拥有超越无数先贤的智慧,只能想办法另辟蹊径。
于是。
一个要生存要延续,一个缺人口缺信徒,双方立刻一拍即合!
异界兽吼 太梦
……
夜幕渐渐合拢,在营地中间优先建立起的小广场上,以及聚拢了所有阿拉瓦克的族人,就算是襁褓中的孩子也不例外。
噼里啪啦…
熊熊的篝火照耀下。
一根外形好像青铜树一般的高大图腾柱已经静静伫立在这里。
材质是毫无疑问的崭新青铜,但在艾文对其附魔并举行了对应仪式之后,却已经如同字面那样呈现出一种铜绿色,甚至连质地都有了几分半透明的玉质。
特别是在火光映衬下,流光溢彩神异非凡。
被艾文授予了自治权的氏族酋长玛鲁茵特站了出来。
在十几年前被从圣多明克岛上驱逐,部落破灭、图腾被毁、萨满传承断绝之后,这位老酋长已经是部落中地位最高的领袖。
“族人们,阿拉瓦克人当年被魔鬼般的希留斯人赶出了最初的家园伊斯帕尼奥拉岛。
流离失所的时候,不断有族人死去,却没有多少新的族人诞生,我们已经是一群矢志复仇的恶鬼。
但仁慈而强大的领主加略特子爵,不仅仅在另一片大陆击败了强大的希留斯人舰队,让那些魔鬼也血流成河,还慷慨地接纳了我们。
在这片新的土地上,阿拉瓦克人将忠诚于加略特大人,也将迎来安宁、富足、充满希望的新生活!
部落供奉的新神‘创生之父’、‘神之阶梯’也会把祂的福音赐予我们!
在此之前,让我们为已经与伊斯帕尼奥拉一起逝去的‘虎鲸神’奥卡尼斯…送葬。”
“杀死他!”
“杀死他!”
“……”
围绕在广场周围的阿拉瓦克族人们同时挥拳高呼。
这也迎来了今晚新神祭祀仪式中最关键的部分之一——“杀神宴”!
在新大陆上,神与人的关系复杂。
图腾神在低级如同游魂的时候,有部落氏族接纳便是他们最大的梦想;中等如“大海鲨”奥维格那种情况则是互相依存;在此之后随着图腾神能力的增强,强势和弱势的地位渐渐开始逆转…
————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所以既有人抛弃神的时候,也有神抛弃人的情况发生。
至今,在许多阿特利安人部落中还延续着“杀神”仪式,在新神祭祀典礼上,将一些过时的或被征服部落的神祇名标在食物上,将他们杀了吃掉。
因为游猎民族相对农耕名族较为脆弱的生存能力,这群人都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他们相信自己最终所选择的神是所有神中最重要、最高尚和最权威的。在阿特利安人的世界观中,神对世俗的统治权并非一成不变,而且神的职司也会时常更动,他们会死、会退休、会更替掌权。
甚至深刻认识到神并非全知全能,他们也有着自身的权能和不足,阿特利安人在保留祖先崇拜和本族的图腾神之外,还会有其他更加广泛的信仰对象。
这种情况与目前旧大陆诸国普遍的单一信仰差距极大。
如今阿拉瓦克氏族最终选择了抛弃“虎鲸”图腾神奥卡尼斯,彻底投入到了“生命树”的麾下。与过去了断的仪式便是“杀神宴”!
“开宴!”
老酋长一声令下,广场两侧长长的条桌上被迅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民族美食。
而在每一样食物上面都用红色的食材写着一个名字——“虎鲸”奥卡尼斯。
其中的主菜是两头烤熟的雄鹿,氏族中的所有人排成长队,无论男女老幼都分了一口。
最后,部落中所有属于“虎鲸”奥卡尼斯的标记、雕刻,都被丢到了青铜树前的火堆中。
下一刻。
“嗷——!”
灵觉敏锐的人都能听到仿佛从深邃海渊中响起的凄厉惨声,然后又戛然而止。
许多阿拉瓦克族人也同时感觉身体骤然一轻。
这位失败的图腾神在阿拉瓦克部落血脉中最后的残留,于此时彻底烟消云散。

“噢噢…”
在一片欢呼声中。
对新神“生命树”、“创生神树”、“创生之父”、“神之阶梯”、“通天桥”的祭祀仪式无缝衔接。
捡个老婆回家爱 梵茀
咚..咚..咚..
两男两女四位拥有萨满资质的年轻人,举着名为“特波纳斯特尔”的仪式手鼓,跳起了祭舞。
部落中的所有成员都挨个走上前去为新神献上了祭品,新鲜的水果、花卉、香草、精美的石头、亲手雕刻的木牌等等。
随着仪式进行。
從良小妾喜翻身 誰的執手
坐在自己座位上见证了这一切的艾文,包括身边的安琪、卡尔文,同时越发清晰地感受到了属于神秘源头“生命树”的力量。
作为学派首席的艾文,甚至藉由生命树的联系,再次清晰感受到了“灭国者”名号所携带的力量。哪怕无法运用,却能被动感受到那种浩瀚。
那是来自无数人的崇敬与畏惧。
“接近6000人的信念加持已经是一种极强的力量,对神秘源头的加持效果非常明显,我好像听到了祂成长的声音。”
天资卓绝的安琪,对神秘源头的感知仅在艾文之下,反应也是最快的。
“当然,巫毒教已经为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艾文微微颔首,一切尽在掌握。
“巫毒教”开了一个先河,在还未彻底具现之前就引入了“信”的力量。
也许古代巫师们曾经也想到过这种办法,但在远古时期那个巫师统治世界的背景下,可能有着属于巫师的骄傲,或者人口限制,并没有采用。
但艾文却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投机取巧毫无心理障碍。
不过,倒也没有生搬硬套“巫毒教”的手段。
而是从“灭国者”这个名号上得到灵感,尽量以更加纯粹的心灵力量代替芜杂的信仰。
比如声望、感激、崇敬,虽然效率稍低一些,却能避免神秘源头被杂乱的念头影响,最后像那位“大主”一样产生自我意识。
与之相对的,能够反馈给信徒们的赐福也很单一,甚至根本就只有一种【创生】!
“生命树”通过吸收土著们崇拜的力量,加工之后进行反馈,反馈的比例大概是三分之一,加持到由信徒亲手雕刻需要赐福的【白橡木护符】上。
【白橡木护符】
效果:护佑妇女和儿童,提高产子率,避免新生儿意外夭折。
作为学派神秘源头的“生命树”,力量当然十分强大,因为创生万物的概念称得上包罗万象。
但艾文只为这个属于“神明”的形象固化了这一种核心职能【创生】。
直指“生命树”的根本属性。
而且不是通过所谓虚无缥缈的神权,而是通过巫术护符间接实现。
顺应渴望延续族群的氏族成员真挚的心愿,就跟千千万万父母对孩子的爱一样也是最纯粹的。
拥有这种伟大的心念之力滋养,而不是充满各种私欲的妄念,最大限度的为生命树提供纯粹的成长资粮。
甚至艾文有的时候也在怀疑,当一位冠位巫师实现了学派的终极目标“真理具象”,之后,他如果想要更进一步,是不是也要走上收集信仰的道路?
可惜在《血肉之祭礼》的记载里面,没有哪位学派的先贤能够走到那一步,“真理具象”后面的知识他也不知道。
不过,艾文至少清楚一点。
当四阶冠位巫师主动解析了世界的一部分真理与运行规则,集合一整个学派的力量和知识,成为活生生的神秘源头之后,便意味着已经拥有了和半神抗衡的资格!
这也是他的远期目标,或者说是每一位巫师的最终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