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八十二章 吃醋的赫敏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自我隔离了两天之后,艾琳娜才重新出现在了班级里。
对于这只白毛团子时不时失踪翘课的情况,赫敏·格兰杰倒不是很惊讶,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刚开学不久,卡斯兰娜小姐就利用病假躲过了“霍格沃茨军训”。
在赫敏看来,生病或许是真的,但艾琳娜绝对偷偷开了小灶补课。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去年也是这样。
“无杖施法?你这两天到底去了什么神奇的地方……”
魔药课地下教室中,赫敏目睹了艾琳娜凭空在坩埚底下点燃火焰后,一双美丽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不可思议地看向那名正淡定地切着姜片的小女巫。
“这绝对是烈火咒吧!在《基础魔咒》上明明特别备注过,这是少数几种无法脱离魔杖施展的危险咒语,如果贸然施展的话,在火焰出现之前会首先灼烧施展这个……”
“嘘——安静,安静……我可不想被斯内普教授扣分。”
艾琳娜懒懒地说道,一边全神贯注地继续切着自己那堆生姜。
今天她们在学习一种新药剂:【提神药剂·改】。
与往常一样,斯内普教授在教室前边的黑板上罗列出了一系列独家魔药操作,这很符合这位魔药课教授的风格,在他的课堂上,完全按照课本操作反而会被扣分。
只不过,只有艾琳娜知道,她们正在调配的并不是霍格沃茨原教程安排中的药剂。
在“保护伞”公司研发注册的“魔法感冒药”中,其中有一剂非常重要的成分,就是来源于这种由姜片、淫羊藿、蜂蜜、走路菇……配制而成的特殊魔法溶剂。
这种溶剂的优点在于可以作为常规药剂的添加剂,完成相对温和的“附魔”加工。
“可、可是,这种火焰的魔法……”
赫敏眼睁睁地看着艾琳娜手指又在坩埚边弹了弹。
橙色火苗宛若有生命般绽放开来,严密地包裹住坩埚底部,均匀地升温加热——按照手册和黑板上的提示,这一步的火候调整可没有那么轻松。
“赫敏,别光在边上发愣啊,你帮忙在锅里搅拌一下——”
艾琳娜头也没抬地说,稍微停顿了一下,平静地随口解释道。
“至于你说的《基础魔咒》上面的备注说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座城堡中不止一名巫师懂得如何无杖释烈火咒……当然,我这个并不是魔咒,这是火焰魔文。”
几个月前,她亲眼看到过顶级巫师如何催动自己的双手喷火,从而烤熟土豆的。
“火焰……魔文,阿波卡利斯教授又教了你新的魔文?”
赫敏的声音中忽然夹杂了几分柠檬的清新。
上一个治愈魔文她还眼馋着呢,结果一转眼白毛团子又多了新技能。
如果有艾琳娜这样收放自如的火焰能力,她在魁地奇看台上监督大家练球时,也不至于像一只被遗弃在风雪中的流浪猫一样,蜷缩在自己的长袍中瑟瑟发抖。
“昂,别想了,你暂时学不会的——”
艾琳娜无奈地转过头,看着赫敏的眼睛,认真说道。
“倘若不是因为之前……唔,生病……邓布利多教授也不会允许我学习这个魔文。它实在太过于危险了,掌握它的前置条件是掌握厉火咒的释放……你查查书就明白了。”
“厉、厉火咒!”
赫敏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秒后,仔细看了眼坩埚下的火焰,猛地愣住了。
虽然乍一看起来,厉火咒和烈火咒都是召唤火焰的魔法,但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烈火咒是一种可以燃起熊熊烈火的魔法,霍格沃茨一年级学生就可以掌握,对应的释放咒语是incendio,它的传承历史近乎可以追溯到几万年前的上古时代。
但是厉火咒就完全不一样,这是一种极为高深危险的黑魔法。
它既是魔咒,也是诅咒。
这种火焰可以感觉到活着的目标,有些时候甚至会自主变形成一大群由火焰组成的可怕魔法生物,譬如说火蛇、客迈拉、火龙、三头犬……它属于高级黑魔法的一种,经验不足的巫师倒也可以施展,但倘若想要做到自如掌控,那可就太难了。
而如今艾琳娜束缚在坩埚下方,宛若生命般呼吸着的火焰,显然就是……
“这可是黑魔法,魔法部发现的话,你会惹上大麻烦……”
赫敏紧张地压低声音,不安地看着那些火焰。
仿佛是注意到了小海狸的目光,坩埚下方的橙色火焰忽然炸开一朵小火花,在她的目光中逐渐延展变形,最后变成了一只……憨态可爱的微型三头奶狗?
“放心吧,我施展的并不是厉火咒,而是远古火焰魔文:Kenaz——”
艾琳娜蛮不在乎地伸出手逗了逗那只小狗。
伴随着女孩的手指轻戳,只见那只微型的三头小奶狗先是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下,随后飞快地放松下来,翻转身子漂浮在半空中,毫无防备地露出肚皮任由女孩逗弄。
“无论是厉火咒、烈火咒,乃至于契约小卤味使用的魔法、光亮咒……这些魔咒的起源大多都是源自于我刚才念出的古老魔字……火焰并没有正义、邪恶之分,至少在我这样善良的小女巫手中,自然同时还象征着温暖、友善、明亮,神圣的智慧和生命之火。”
“……哦。”
赫敏颇为敷衍地应了一声。
“好吧,一种高级的火焰魔法,我知道了。”
反正白毛团子解释再多,她也学不了这个魔法。
了解得越详细,她心中的柠檬树长得就越快、越茁壮——魔文的学习不同于魔咒,倘若没有亲眼看到真正的“原始魔文”印记,想要单凭魔法现象领悟出来近乎不可能。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阿波卡利斯教授在选择传承魔文时,反而是选择了汉娜。
赫敏抓起小刀,从桌面上扒拉过几株走路菇,闷闷不乐地切了起来。
相比起慷慨的阿波卡利斯教授,选择了她的邓布利多教授明显要吝啬多了,赫敏从校长大人那里除了学会了几个加强版的魔咒外,并没有学到太多特殊的魔法。
明明是她先遇到艾琳娜的,无论是在霍格沃茨特快,还是第一次在宿舍里过夜。
但是现在来看……
汉娜可以在接下来的魁地奇球场上大杀四方,卢娜可以偷偷地回放艾琳娜之前播放过的那些动画片,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原地踏步,好不容易学会的爆炸咒也从来没用过。
真是……太偏心了……
赫敏·格兰杰有些不开心的撅起嘴,一刀刀地用力剁着面前的走路菇。
“呃,赫敏,对了!”
艾琳娜瞥了一眼那堆快要被剁碎成浆糊的走路菇,眨了眨眼睛。
“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答应过你的!这个周末开始,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
————
咕吖~好耶~
新年快乐!2021年~小胖鸡们,新年好~
位面小蝴蝶 核动力战列舰
新的一年开始了,本胖鸡2021的新年愿望就是,好好更新!好好写完这本!不咕咕!
感谢亲爱的小胖鸡们过去一年的陪伴,新年快乐,开开心心~